想和我谈恋爱,先挣够一千万!

        爸爸妈妈不吵架了吗?他们今天怎么显得格外平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吃过晚饭,坐在卧室写作业的小丫心里这样想着。

        小丫的妈妈,是一个肥肥胖胖的中年妇女。其实,她原来是个苗条的女人,自从生下小丫,身体就开始横向发展,现在已经胖得大腹便便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丫知道,自己的爸爸在与妈妈闹离婚,可是,她觉得自己无能为力,那就顺其自然吧。

        小丫把心里的难过压下去,开始努力学习。她觉得自己必须得努力学习。她需要把自己打造得强大起来。

        很小的时候,小丫就知道,因为自己是个女孩子,住在乡下的爷爷一家就不喜欢她。爷爷奶奶从来没有给过她好吃的东西,好看的衣服,过年过节回老家,压岁钱也都是爸爸先偷偷给奶奶,奶奶再装模作样地给她。

        这时,一道物理题难住了小丫,“爸爸,给我讲讲这一道物理题,我怎么也搞不明白。”

        “好好好!”说着,一个相貌英俊,个头不高的四十来岁的男人,从客厅沙发来到小丫的房间,这是小丫的爸爸,一个虽然很小,但盈利颇丰的小厂的厂长。他是八十年代大学生,掌握着全厂的技术核心的领军人物。

        爸爸认真地看着题目,一边看一边给小丫分析题目。

        “咚咚咚,”敲门声,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宁静。小丫的妈妈去开门。

      “找谁呀!”小丫妈妈看到门外站着两个女人。一个身量苗条,眉梢带俏的年龄大一些女人。另一个个子不高,虽然微胖却不失美艳的年轻女子,奇怪的是,年轻的女人是个扛着大肚子的孕妇。

        小丫的妈妈正在纳闷儿,年纪大一些的女人开口了

        “张连升是住这里吗?”

        “你是?”小丫妈妈感到奇怪,自己从来不认识这两个女人。

        “想必你是张连生的爱人了吧!”年纪大的女人问。年轻的女人,一直不开口。

        “是的。你是?”

        “这就对了。咱们得进去说。”苗条的女人说着就要进门。

        “站住!我不认识你!”小丫妈妈觉得这两个女人太无理。

        “你不认识,没关系,张连生认识就行!”说着对年轻的女人说:“走,进去!”

        小丫妈妈似乎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她的理智明确地告诉她,该来的已经来了!

        可是,她不能让女儿亲眼目睹这种事情。她不能想象当女儿小丫看到大肚子女人和她的爸爸在一起时,孩子会有什么感觉。

        “我同意离婚!明天去民政局办离婚证,放心!”小丫妈妈强制自己冷静下来。

        “哈哈!,连生,你的朋友找你了,你出来一下。”小丫妈妈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她担心房间里的女儿小丫听出来什么。张连生从小丫的房间走出来了,他看到眼前的情景,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们怎么到这儿来了?!”他有一些恼怒。

        “你今天给个说法吧!”高个子女人不急不慢地。

        小丫妈妈平静地对着自己的丈夫以及那两个女人又说了一遍刚才的话“我明天同你去办理离婚手续。”

        “行了,你们都可以走了,别打扰到孩子,她还小。”小丫妈妈又压低声音说。

        这一场波澜壮阔的争斗,被小丫妈妈平息了。她牺牲了自己作为女主人的尊严,没有一点犹豫地答应了。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八年后,小丫在东南部的一个省份成为一名公务员。妈妈也去跟小丫一起生活。

        可是,不久,小丫陷入了更加艰难的处境。妈妈的糖尿病犯了,而且又加上了脑梗。她成了一个与植物人一样的人,必须全天住院。

        母子二人相依为命这么些年,妈妈是她最亲的人。小丫给母亲办了住院手续,找了一个护工照顾妈妈。小丫必须上班,挣钱给妈妈治病。

        住院费加上医疗费药费,小丫每个月得拿出大约一万元。可是,她坚持不让妈妈出院。过了一段时间,妈妈的病治疗已经没有意义,而且又有了褥疮。医生强烈要求小丫妈妈出院,放弃治疗。交往一段时间的男朋友也让小丫放弃治疗。小丫痛苦万分,她认为妈妈还有生命,为什么让出院?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只要没有死亡,医院有责任救治。在小丫强烈要求下,医院仍然坚持让出院,小丫明白,一旦出院,妈妈就意味着死亡。她不能这样让母亲活活地没有治疗地死去。那一天,小丫姑娘,来到理发店,要求理发师给她理个光头。

        她来到医院找到医生说:“医生,我不想看到我妈得不到医治而死亡。您如果再逼我,我就去做尼姑,并且发布新闻,说你们不医治病人,逼病人女儿做尼姑。”

        医院最终讨论的结果是同意小丫妈妈继续住院。小丫从此每天带着假发生活。

        妈妈终于可以继续住院,这是小丫最大的心愿。小丫给护工一部分上网费用,在外地出差时,给妈妈视频,了解妈妈的病情和身体状况。

        后来,小丫和男朋友分手了。

        现在,小丫的妈妈病情好转了许多。妈妈已经会笑了,而且笑出了声。小丫对治疗妈妈的病更加有信心了。

        小丫的薪水加福利,全部给妈妈治病了,她自己在单位食堂每个月交一点伙食费,吃食堂。

        “吃食堂多方便,多省事儿!”这是小丫的口头禅。

        “住单位分的单身公寓,房子哪有毛病,一个电话,就有人免费修理,比自己家里好。否则,我还得自己拿修理费。”

        小丫现在处处谈钱,把看得钱极重!

      小丫,再也不找男朋友了。

        她说“谁想跟我谈恋爱,先挣够一千万!”

        “其实,一个人,我过得挺好的!”

        小丫,为妈妈治病三年,已经花去了六十多万,她说:“值!”

        她微笑了,那笑容是有母亲的孩子的脸上常有的幸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气渐渐转凉,早上起来,浓浓的大雾伸手不见五指,首都的雾霾越来越严重了。柔和的轻音乐里,泡了一壶菊花茶,一个人坐在...
    张玉晶阅读 588评论 14 16
  • #1 Hi, 终于还是坐下来,给你写这封信。不是因为爱摆形式,有些想法真的是不吐不快。私以为,在任何关系的相处中,...
    张文博阅读 209评论 0 0
  • 什么是标识符 Java中给变量、方法、常量、类等命名的符号就是标识符
    前程科技阅读 80评论 0 0
  • 一、整体产品概念 企业的营销人员对顾客的许诺(充满诱惑的价值主张)与交付给顾客的产品着正具备的性能之间往往存在着差...
    阿东咚咚咚阅读 509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