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远嫁的侄女,迟早灿烂如花(13)

娟子的]情绪时好时坏,我决定尽早安排她去成人学校。

这个成人学校有个很好听的名子“雅安”。它坐落在群山环抱之中,安静而神秘。

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她自我介绍说:“您好!我是旋姑,负责对您的服务。”她把我们安置在在一个靠窗房间,我挺纳闷,既然对外宣称学校,怎么没见教室,也没有学生呢?

没见到我想见到的一切,我决定先陪侄女住下来。到了饭点,旋姑把饭直接送到我们房间。还没等我开口问她,她抢先说:“这几天你们可以到处走走看看,有事情以后再说”。她根本就不顾及我们的反应,说完坚定而霸道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清晨,我们是被鸟的叫声吵醒的,起床吧,这么多的小生灵都在唱歌,我这样说的时候,娟子已经洗漱完毕。

走出院子,映入眼帘的是满眼的苍翠,绿的树,绿的草,黄的花、紫旳花、红的花、白的花,柔美的让你不忍心深看它几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娟子发现一股流泉,清澈见底的泉水洁净而温柔,它就这样温暖地流着,不温不火。几条小鱼结伴前行,还有小虾在东游西逛。

娟子欢快地寻找泉水的源头,她在一个神秘的小山洞前停下来。娟子说:“小姑,咱们进去吧?看看里面都有什么东东!”我说:“什么东东都可能有,但我更希望有娟子的白马王子。”侄女被我的话逗乐了,露出少有的笑容。

我们相搀相扶走进洞里,洞里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黑暗,不知是人工塑造还是天然形成,洞顶相隔不远就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小圆洞,外面的亮光由洞孔射入,形成一个个或笔直,或倾斜的小小光柱。

洞底有些潮滑,需要小心前行,洞壁上竟然开满各色大花小花,五颜六色。好像一个调皮的青年画家,随意张扬着的杰作……

我们回到住处已经是中午了,旋姑正在路口等我们回来,这里又新来一位学员,旋姑这样说的时候,我和娟子都看到了那位新来的学员。

新来的学员人高马大,说真的有几分帅气,从他的年龄看,说不上历尽沧桑,也够得着阅历丰富。让我做梦都不会想到的是,娟子的人生能和他叠加在一起。

通过几天的了解,我慢慢知道“雅安”的故事。“雅安”的老板就是旋姑,旋姑是一个满身故事的人,不知当年经受过什么挫折,在这里盘下地盖起房子。来这里的学员要么是自愿,要么是被家人挟持,每一个人都是满带着故事来的。

“雅安”的教室就是大自然,“雅安”的导师就是自己。娟子喜欢上这个学校,她让我回家,她要继续留下来。

娟子从“雅安”毕业,在家小住一段时间,她提出去广州。我、大哥大嫂都没有阻拦她,因为我相信她能给自己好好的定位。

娟子知道学习了,她打电话告诉我, 她给自己制定了详细的读书计划,每天至少阅读五千字。

一天娟子给我打电话说,她谈男朋友了,让我晚上等她电话,她说开视频让我看看,帮她把把关。

时间过的很快,娟子打开视频,我从视频里,看到一个并不陌生的面孔,“雅安”那个高大的男人。娟子说,这个男人是自愿去“雅安的”。

关掉视频我就给娟子打电话,我问娟子:“这个男人是什么背景,年龄跟你不般配,小心他是个色情狂,打算结婚还为时过早,千万要考虑周全,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

娟子给我说:“你放心吧小姑,这个男人很适合我,各个方面都适合,我信任他,时间会验证一切的”。

大哥大嫂死活不同意娟子的婚事,最重要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娟子的对象乔宇是离过婚的,比娟子大十五岁。第二乔宇的家是黑龙江的,嫁那么远哥嫂不放心,他们怕娟子受委屈。

乔宇的母亲健在,父亲已经去世,有一哥一姐,乔宇家里人也不看好这门亲事。

拉锯战持续了两年多,最后的结果是,乔宇在大哥指定的地方修建房子,让娟子和乔宇在老家结婚生活。尽管乔宇的家人不不同意这样做,但乔宇选择和娟子结婚。

就这样娟子和乔宇结婚了,第二年他们生下第一个孩子,娟子在家带孩子,乔宇忙他的生意。

乔宇的母亲不放心乔宇,带着 他的哥姐来看他,他们说这里空气好,人也好。就是生活条件不好,教育条件不好,乔宇母亲说,乔宇的哥哥两个女儿,想把孙子带回黑龙江,接受好的教育。娟子态度很坚决“不行,不可以,不可能”。

儿子上幼儿园了,娟子正张罗着去上班,却发现自己怀孕了,他和乔宇商量打胎,乔宇说生下来吧,男女他都喜欢。

娟子又生下一个儿子,这让乔宇一家人喜不自胜,特别是他的母亲,放下乔宇的电话就去买车票,她要尽快看到她的孙子。

乔宇的母亲从此和娟子她们住在一起,撵都撵不走。乔宇的哥姐也隔三差五过来看母亲看孩子,乔宇的母亲一直强调,让乔宇娟子,带着孩子回黑龙江生活。

乔宇开始随着母亲做娟子的工作,娟子考虑到,我们毕竟是在农村,各方面条件都不如乔宇家,最终答应随婆婆去黑龙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婆婆、哥姐的安排下,乔宇和娟子很快融入到新的环境中。娟子用她的行动彻底践行了她的“远嫁”。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这句话很不幸落实到娟子身上,二儿子小乔楠得病了。小乔楠患的是白血病。

娟子一下子跌到谷底,她给我打电话时泣不成声,我找不出合适的话去安慰她,如果我对她说这个病不难治,是不是检查有误?或者说小乔楠很快就能好起来!这些话根本不能缓解她的忧伤。

我选择去陪伴她,娟子见到我,已经哭干的眼泪有涌出眼眶,我们娘俩相拥哭了很久,无论怎样生活总要继续。

稳定好娟子的情绪,我和她商议孩子的治疗方法。娟子说:“乔楠的医疗费很高,目前花去五十多万,医生说做完全部疗程,大概要一百七十多万。现在存款已经花掉了,下一步除非卖房子。”

说到房子,我在心里沉了一下,乔宇和娟子结婚的房子,在当地农村是最豪华的,但如果要卖掉,在农村是不会有人出高价的,卖掉房子也是杯水车薪。

我利用一切人脉关系寻找最好的方法,一个新闻界的朋友微信我,说可以做“网上轻松筹”,还有“滴水爱心筹”。都能帮助重病患者。

我和娟子多方走访,积极配合各种调查,提交各种资料,认真填写有关表格。“滴水爱心筹”和人们见面了。

点滴爱心从四面八方涌来,汇成一条爱的小溪,凝聚到小乔楠的身躯,爱心无处不在,爱心能解救一颗小苗的枯萎。

现在小乔楠,已经治疗到第三个阶段,娟子说病情正往乐观方面发展。感谢所有好心人的帮助!

我还是找不到,更合适的话安慰娟子,不过我还是要对她说:“娟子坚强些,我相信你的生活一定会灿烂如花!”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更营第十七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