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割难舍的爱

      每个人有都有自己的最爱,当爱成隐,最难割舍。

      话说戒烟,二十多年了,见过小舅两次,一次是和父母在小舅家聚歺,一桌野生生物,我无的下筷,妈妈说:她戒晕吃素。舅舅说:傻子啊!

        几年后,一家人又相聚在北京天安门,长安街,故宫.......

        久别重逢,关心犹今。别后电话,我对小舅的嘱付词:“敬爱的小舅,可以戒烟吗,”小舅说:“饭可以戒,烟戒不了,抽了一辈子,也没别的爱好!“哦!我说:”也没见您戒饭啊!我现在戒不吃晚饭呢。话我不多说,送您方法:有恒心,有毅力,还省钱,还健体。”

        也许是感动,也许是亲情难舍。一个月后,妈妈打电话告诉我,”你小舅戒了二十八天的烟。“

          烟酒对于男人来说,此物最相思。亲人啊!我的老父亲,跌倒又爬起,爬起又跌倒,只为这烟和酒。

          父亲慈悲喜舍,唯独难舍烟酒。这一次,他在医院做了二次试验,输完液第二天跑侧所抽了一颗出来,腿软如棉,我架起他—侧胳膊,没想到烟却安排了父子亲,能看出父亲的爱一直藏在心里,此刻,不再排斥我的关怀,对我说,不是烟的事,是肚子空了,吃点东西就好。

          陪在父亲身边,默默地体验,情感交融,父子很开心。此时他又去侧所抽烟回来,那双腿告诉了他生病的原因。一个星期过去了,父亲不再找烟了。满脸笑容出离医院。

        回家了,和母亲团聚在一起用餐,家人早就把烟酒藏了起来。

        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痛,这天,我回去吃午饭了,满桌的菜饭,思酒瘾,父亲对着母亲牢骚:“我不能抽烟,不能喝酒,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一辈了断不掉。“父亲的为人最要面子,此时我灵机一动,打破您这张网。我说:“抽烟喝酒就是做贼,您都做了一辈子的贼,该戒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