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夜》讀書筆記

《幻夜》

如果說《白夜行》中的雪穗還有著人性的複雜,那《幻夜》中的冬美則已經完全被慾望所控制了雖說東野圭吾說過“不希望《幻夜》被當做《白夜行》的續集”,但若不把《幻夜》與《白夜行》聯繫起來,那很多細節都無法解釋了。我認為冬美就是雪穗的另一個身份。即便有一些人認為她們並非一個人,那也無法否認她們之間的共同點,無法否認她們是一類人。

《幻夜》這本書讓讀者看到當一個人完全被慾望控制的時候,會變得多麼可怕。沒有道德,沒有法律,沒有感情,沒有自我,泯滅了人性,變成了一台只會操縱的機器,想控制身邊的一切,玩弄身邊對她信任的人,除掉一切對她有威脅的人。

《白夜行》中的雪穗曾說:“我的天空里沒有太陽,總是黑夜,但並不暗,因為有東西代替了太陽。雖然沒有那麼明亮,但對我來說已經足夠。憑藉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當成白天。”但亮司的死,令這份光明也消失了。亮司的死,帶走了雪穗的愛情、“太陽”、人性以及她唯一的缺點,她進入了徹底的黑暗。她由西本雪穗變為了新海冬美。冬美則對雅也說“我們身邊沒有白晝,在任何時候都是黑夜,所以,我們要在黑夜中生存下去。”白夜徹底消失,白夜不復存在,有的只有幻夜。

冬美成功的在泡沫經濟中,創出一份屬於自己的事業,成功躋身上流社會。她不惜一切手段,只為達到她自己的目的,但她的慾望是永遠都不會被滿足的。我從整本小說中都沒有看出她所說的“幸福”到底在何處,她的慾望讓我看不到盡頭。為了能“在這個世界活下去”,她可以犧牲掉所有,不會有任何的猶豫,拋棄一切,像扔掉垃圾一樣。而雅也和加藤的死,不過是這個幻夜的開始罷了。

小說從欲念開始,以欲念結束,以惡開篇,以惡結尾,所有的一切都被惡化,只要稍作反抗就會被惡消滅掉。說到底,他們也是被他們自己的欲念所消滅的,因為不滿足的慾望。一開始,被雅也殺害的俊也,勒索親兄弟也毫不手軟;俊也的女兒,對父親滿不在乎,只想得到從雅也那獲得父親的保險金;青江則不滿足于現狀,追求慾望與金錢;被誣陷的濱中,雖然已婚,但仍在外鬼混,毀掉多人的人生;倉田瀨子從婚外情中尋找激情;雅也親手殺死詐騙他父親的舅舅;曾我夫人從不肯放棄尋找丈夫到希望見到他的尸體到尋找新的依靠;甚至連加藤,也只是想撕下冬美的面具,而獲得快感與成就感,才會如此執著,他對其他有關人命的案子卻毫不關心,認為在浪費時間······這些人性的小惡,穿插在冬美冷酷無情極度可怕的大惡之中,更加讓人不寒而慄,體味人性之惡,慾望之怖。借加藤那句話“時間徹底流逝,人心就是要變的,而且,有些必須變化,否則人將無法生存下去。”人的慾望在這本書中得到了最大化的體現,也讓我更加理解《罪與罰》中的那句話,“人這種卑鄙的東西,什麼都會習慣的。”

不論黑夜如何漫長,我們都還是應該去創造愛與希望,尋找光明。堅守本心我們,不失去自我。從幻夜中走出來,在白夜中找尋真正的太陽。

“我們只能走在幻夜的路上,即使四周明亮如白畫,那也僅是假象。就算與你共度的每個夜晚都是幻夜,我也愿為你化身為影,至死不渝!”

“所謂的自卑,除了自己之外,誰也無法理解。”       ——《白夜行》

                                                                                                     Yoon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