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光 现实世界(17)

96
戲子J
2017.01.19 18:26* 字数 4771
图片来自网络

“求求你们别这样对我好不好,好不好?”

我真的要支撑不住了,我开始苦苦乞求,希望能够得到父母的理解,哪怕只是极其微小的一丁点理解也是好的。可是,施加在身上的拉力丝毫未减。我觉得心灰意冷,终究还是被抽离床面,整个人就这样掉在了地上。

“砰”,沉闷巨大的声响在耳旁爆开,我猛睁开眼。

漆黑的空间,棺材般的木床,夜虫的鸣叫声,麻将的聒噪音,人类的交谈笑闹,或争吵谩骂,火车倾轧铁轨庄严驶近的动静。我躺在地上,与薄被纠缠在一起呈现出挣扎的丑陋姿态,浑身湿透,冷汗漫体。

原来是梦!

火车发出悠长的鸣笛音,倾轧铁轨的动静正在减弱,变得不易捕捉。我看不见火车倾轧而来又倾轧而去,渐渐靠近又渐渐远离的真实情景,但脑海中早已勾勒出这样一幅画面,漫长黑夜下,一条由钢铁堆砌而成的庞然大物孤独行进,似兽类般呼啸着碾过荒漠,山川,平原,峡谷。火车没有思想没有心脏,它只不过是受人操纵的庞大器械,起点,终点,时间,路线,速度,状态,它全然不知,却无时无刻不在遵照指令执行,由不得选择,由不得说不,它的每一步于它自身而言都是徒劳,没有任何意义。火车是没有思想的空壳,昼夜行走在悲剧的荒漠。无知。无觉。无情。无感。无悲。无喜。


竟然睡着了,如此不小心,如此放纵自己。我从地上一点点爬起,打开不常使用的电风扇,躺回床上。此时是九月一日的凌晨一点,开学的日子,回归学校、继续补习的日子。电风扇在头顶上方转动,一圈一圈,机械地搅动着周边沉闷空气,睡意消失殆尽,梦与现实让我莫名的哀伤。

多美的画面,遥远到无法触及;多残酷的惊醒,形影不离的真实梦魇;多凄凉的结局,注定无法逃离。

是梦,原来都是梦。为什么是梦,只能是梦?


天亮。毫无色彩的五天假期正式宣告落幕。我整理好书包,吃了几片吐司,喝完一杯牛奶,便走去学校。等待我的是五天前模拟考试的成绩,还有排名,以及我再也掩饰不了的暴露。

忐忑。不安。


学校。人群拥挤,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交织混杂,如海潮般滚涌、淹覆。空气越发躁动,温度不断上升,叫人呼吸困难。

“早啊!”

混沌的意识突然疏散。微笑,反过头,是慧子。五天不见,慧子似乎精神了许多,但若非要说清楚是怎么样的精神法还真叫人形容不出,慧子的黑眼圈还在,面部油迹也未褪去,整个人还是那么瘦。也许慧子的精神气与外在肉体是没有多大关联的,而她的体内却蕴藏着另一种强大物质,无形,无影,无名,那是属于更深层次的特殊存在,类似于意志、信念,但决不仅仅局限于意志,信念。

“早!”我停了停,望向之前让我陷入混沌的人群,“开学的人可真多呀!”

慧子也望向人群。“是啊,每年这时候学校都要增添一大批新生,不知道这届新生们学习怎么样呢!”

“每年学校都要增添一大批新生。”我重复慧子说的话。

“他们是注入学校的新鲜血液,是新陈代谢的一种具体形式,符合自然规律。而你,我,乃至我们这群胡同里的人,算是旧的血液吧?本该更新转化却停滞在了原地,霸占血管一隅,”我将眼神从人群中移回,确定慧子在听我说话,于是我继续说下去,“你看,河水满了便会泛滥,那么血液会不会因为我们的存在变浓变稠,或者变拥挤?血管它能承受得起这样的多余重量吗?我真担心它会不堪重负,突然爆裂。”

我想我又说了些奇怪的东西。连我自己都不太明白这样的话是怎么酝酿出来,又是如何排列成句的。但慧子仍能平静地回答,从中抽取出与考试有关的信息。好学生就是不一样,脑袋都比我们转得要快得多。

“这话说得有点儿……怎么说呢,颓废美?非主流的味道,现在说说倒还没多大关系,但写作文的时候就千万别用这样的语句了。”

“为什么?”

“你不知道啊,高考作文是要体现我们当代中学生的朝气与活力的,比较倾向于那些乐观向上的、有思想有内涵的、利于社会和谐发展的文章,你刚刚说的什么血呀,爆开呀,一听就让人毛骨悚然,这算是一种呻吟。呻吟是什么?呻吟就是和文学主流作对,是抱怨生活,不满社会。光是冲着这样消极的人生态度审卷老师也不敢给你高分,弄不好原本不错的作文终究只能得个一二十分,岂不亏大了!”

我的嘴巴无意识张开,我想到了高考那天写下的语文作文,文字似乎用得有几分阴暗。难道果真是作文的缘故导致我那次的语文成绩不得不归类于九十分的行列?

“天啊,考了这么多年的试,我怎么没有发现这规律呢?你知道吗,上次高考我语文只得了九十分,我左对答案右对答案怎么都觉得不可能,想必问题就出在那篇作文上了,我本是想创新,让自己的文章不那么千篇一律,没想到却不慎触犯到了雷区!”

“恩,可能性很大。如果你能多上那十几分,应该一本是没问题了,说不定还能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这样也就不用来补习了。真是可惜,太可惜了啊!”

听到慧子的感慨,我觉得自己正被各种莫名的尖针扎刺,一阵一阵,全身上下尽是清晰的痛感。她真把我当成和班里同学们一样好的学生了。她怎想得到其实我连二本都没有考到。我想解释,我想提前“自首”,给之后的暴露做好铺垫,可是我和慧子已经走进教室被另一番情景牵扯。

教室内同学们纷纷忙于传递试卷。

我看见一张张试卷刚被发在第一排课桌上,课桌主人便立即拿起试卷搜索试卷上印烙的分数,然后,他们的脸会同步显现出或惊讶,或羡慕,或平静的表情,最后,他们才肯将试卷继续传递,向左,向右,或向后。于是,试卷经过了一双又一双手,一对又一对眼,毫无遮掩、赤裸裸地展现在众人面前。试卷与主人的距离被越拉越远,变成一个未知的长串数字。

“走,找我们的试卷去!”慧子拉着我的手走到前排发卷人面前,询问道,“慧子和暖城的试卷有没有?”

发卷人开始一张张仔细翻查。我们站在原地等待,时间封冻成透明冰棱,停滞不前,我听见了来自心脏底部的涛声。我在紧张。

“慧子,考得不错!”一高个子男生手拿数张试卷走来,把试卷传递到慧子手中,俯下身,贴近慧子耳部,笑得灿烂又得意,“很可能是班里第一名哟!”

“别胡说!”慧子接过试卷,看了看,脸部呈现微红,想必是因为刚刚男生的话语而红的。

“暖城,我的卷子齐了,我先回座位去了!”

“哦,好,你去吧。考得不错?”我看着慧子朝座位的方向走去觉得她确实精神了许多,即使是从背面看去。

慧子反过头,她的脸也是精神的,散发着美丽的光,肉眼看不见却能清晰感受到的特殊光芒。“还行,等会儿再给你看!”

我点点头,似乎说了个“好”字。之后脑袋清空,一片空白,像是被什么流动性的东西突然漂洗了般,“嗡嗡”直响。我发觉自己正置身于一个陌生的容器中,这里所有的物件,运动的、静止的,有生命的、无生命的,我都曾见过,至少有那么一段时间是天天时时刻刻分秒都能够见到,都必须要见到的,但我还是记不出它们的具体位置,分辨不出它们的不同,我还是叫不出他们的名字,记不住他们的轮廓,我还是走不进她们的领域,谈不了她们的话题。这又如何,我从来没有抚摸过那些物件,也没有要去抚摸的想法,无论是过去,现在,抑或将来。可是现在,就是这样陌生的有生命的与我毫无瓜葛的某个物件的手中正握有我的试卷,并准备着或正在将那份试卷继续传递下去,他们不知道我的存在,他们只能这样互相传递直到试卷与主人相遇。既然这样,我站在前排的等待多半是无意义的,我想我还是坐到座位上去等待比较好,这样就算是胡思乱想也不会被人打扰,更不会被人察觉了。当我刚准备将空白大脑唯一能够想到的行动付诸实践时,教室门外便响起了我的名字,男生的声音。

“暖城,班主任找你谈话!”

我惊讶地盯向声源处,是之前见到的那个高个子男生。

“班主任?我?”

男生点头。“对,你。何老师的办公室就在教室隔壁,快去吧!”

我听话地开始朝外走,心里杂草肆意荒长,复杂杂乱得无从收拾,无法整理。

班主任找我?为什么?是不是这次模拟考试成绩差得不堪入目?老师发怒了要单独责训我吗?

走到办公室门口,停住脚步,右手举起,握拳,不断向前却又在与门接触的最后瞬间缩了回来。这样的欲敲门动作重复了三四遍,我终于成功强制右手敲到了办公室的门。

“咚”,“咚”,“咚”,敲门声虽然又轻又小极其微弱,但我听到了老师让我进去的声音。

小心翼翼地转动门阀,走进去,空调的冷气直面扑来,给人以不好的预感。

“哦,是暖城啊,来来来,先坐下,先坐下!”

何老师一见我便热情招呼我坐下,我胆颤心惊地遵循他的旨意坐在附近一张椅子上。他的热情让我有些犯糊涂,真不知道接下来他要说些什么。

何老师打开桌上一本文件夹,从中拿出几张很像试卷的东西,放在我和他之间的办公桌的中部,展开,果真是试卷,并且这些试卷上写有我的名字,我看得很是清楚。

“这些是你模拟考试的试卷,你先自己看看吧!”

我不敢伸手去拿试卷,所以遵照老师的话只是用眼看,迅速看试卷科目类型,看试卷中央标有分数的红色字体。

语文,95,数学,137,英语90,文综,140。

老师开始说话:“这次考试数学考得很不错,137分是吧,在全班也能排到前几名了,但是,看看,这整体成绩还不是很理想啊,150满分的语文和英语都丢了三分之一的分,这文综呢,就更……更……哎!”

老师拖延着“更”字,始终没有将他想表达的话说出。我觉得丢人,羞愧地将头放得越来越低。如果可以,我真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躲起来。

何老师把展开的试卷叠放在一起,双手交叉放在桌上。“哎呀,老师把你叫过来并不是想要批评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我们现在就是要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样才会进步,才会有提高,你说是不是?”

我的视线依旧停留在试卷上,我不知道老师是不是正看着我,但我一点也不想说话,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能说些什么。我只是机械地点头,再点头。

老师继续说下去:“这些考卷等下各科老师都会作详细讲解,你要好好听,做好笔记,如果还有什么不太懂的地方可以直接来问老师,或者问同学也行。”

“恩”我轻声应答。

“你的同桌慧子就是个很不错的学生,应该知道了吧,慧子同学在我们这次模拟考试中拿了全年级第一。这孩子学习确实吃得了苦,下了功夫,老师把你们安排坐在一起,也是希望她能多帮帮你的学习,两人相处得怎么样?”

“挺好的。”

“那就好,那就好!”何老师满意地点头,看了看表,“哎哟,这都要上课了,那今天就先谈到这,改天我再找你过来详细聊聊,看看你的计划和想法。那么现在你先回去上课吧,别耽误了课程!”

我站起身,礼貌地说了声“老师再见”,终于离开压抑的办公室,回到教室。

“班主任找你谈话了?”慧子见我回来,问道。

我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羞愧地回答:“恩,考得不好,很糟糕!”

慧子微微笑了笑。“没关系,一次考试根本说不了什么,不要灰心,只要你肯努力,我一定会帮你。要不,你把试卷拿出来,我给你分析分析,介意吗?”

犹豫片刻,摇头。“不介意,但你千万别嘲笑我!”

“傻暖城,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们可是朋友,朋友有困难我着急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嘲笑呢?”

慧子的话如冬日的阳光,一点一点洒进我的心窝,那么温暖,那般轻柔,我勉强挤出几丝笑容,把失败的试卷交到慧子手里。“谢谢你!恩……我可不可以也看看你的试卷呀,老师说你是我们年级第一呢,真厉害!”

“来,给你,”慧子毫不吝惜地拿出她的试卷,很是平静,“其实这只是一个小考试,说明不了什么的,真正能说明事的是高考,前面这些什么都只是在为高考做铺垫。”

……

九月一日,开学第一天的上午,我们补习生照常上课,老师们分别细心讲解完了四张试卷,伴以慧子的解说,我基本明白了自己错在什么地方。

慧子真的是个非常好的女孩,认真,刻苦,乐于帮助人。看见我的分数她一点也没有显现出惊讶或是蔑视的表情,她淡然到几乎直接忽略掉了成绩,而只是不厌其烦地帮我分析、讲解,告诉我她自己的思考路线以及做题方法。她不断试图放松我灰暗的心情想要我快乐起来,她激励我,鼓舞我,叫我坚持到底,不要害怕,不要愧疚,更不要放弃。她让我看到了希望。我想,有慧子的帮助我的学习一定会进步的,我相信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虽然需要一些过程,我真的相信。但是,这次的考试该如何向爸爸妈妈交代,我还是有些拿不准。担忧并害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