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掉她的,不是这些「黑料」

问你哦。

一个女生,同时享有五个男人。

试想,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女尊文女主?刷刷乐高级玩家?风华绝代、恃靓行凶的大美人?

哦,换种说法,如果这五男,全是炮友呢?

毁三观?!

不不不,先抛开那么无趣的东西,来看看这女人——

桃江,一个动画工作室的普通白领。

一个学生时代不怎么受欢迎,外表清纯温顺,内心性欲如虎的,单身女性。

她拥有ABCDE五个炮友。

这是种什么生活,爽或空虚?

都是,也都不止。

今天,飘就来唠唠这部体量小,而内容狠的日剧。

下辈子我再好好过

女主桃江在App上找了ABCDE五个炮友。

A君是有钱有颜的富帅

B君是做经销商的普通白领

C君是运动社团系的油腻男

D君是个前小混混的无脑小年轻

E是立志睡遍所有职业的女性、但骨子里仇女的投资人

她夜夜流连于这五个男人之间,“就算一个放鸽子,还有另外四个正在兴致勃勃地等我”。

对于约炮这件事,桃江十分坦然——

在五人中,A君是桃江最中意的一个。

毕竟长得帅,性格优雅,有钱。

当然,这么好的条件预示了一个必然的结果——有女朋友了。

除此之外,这人还有一些奇怪的性癖。

比如,喜欢玩捆绑,看到桃江像狗一样进食,会兴奋得当下老二起飞。

比如,恋脏。

看到桃江家垃圾满室,立马高潮脸。

但这并不影响桃江痴恋他。

由于坐拥了五个男人的肉体,有了抽样调查的基数。

桃江也可以从中研究一些两性问题。

比如,从对“女生姨妈期”这句话的反应,鉴别渣男。

当然,这项调查在炮友里面进行,得到的结果只可能有一个——一个比一个渣。

A君,真名士派。

D君,豪放派。

B君,婉约派。

除了桃江,办公室还有另一个男性炮王。

会撩、情商高、长相中上、阅女无数。

桃江一看到他,就透过他干净的外表看清了他的炮王本质。

而另一边,男炮王对桃江也慧眼识珠。

按理说,两个炮王一相逢,本应胜却人间无数。

但高段位炮王们,却有心照不宣的生存原则——兔子不吃窝边草。

所以,哪怕被编剧困在孤男寡女的储物室里,两人心痒得不行,也只能自己挠挠。

当然,这两人,成了目前全剧人气最高的CP。

值得说明的是,虽然女主大胆逐欲、夜夜笙歌。

但这并不是一部鼓励女性解放欲望的榜样式作品。

它并没有什么模仿意义。

桃江的性观念、感情状态,绝对不是什么girl power博主。

虽然和五个男人保持开放的性关系。

但在飞速行驶的欲望号里,她并不是坐在驾驶舱里的老司机。

而是一个无法决定车速、路线、目的地的观光客。

在性关系里,她没占据主体地位。

最明显地体现在,对A君的姿态。

桃江对于A君的卑微,剧中不吝啬笔墨描写。

桃江渴望成为A君的正牌女友,但A君看不上她。

她就阿Q精神地安慰自己——

他不会离开我的,毕竟他女朋友不可能和他玩这么大胆的play。

A君一召唤她,她就随叫随到。

哪怕还在加班,都要马上放下手上的工作,换内衣、赶电车,还要被A君嫌弃踩点。

A君正牌女友的电话一来,哪怕是在进行中,他也会先接电话。

女朋友临时要过来?

好的,你可以走了,走之前顺便把你头发捡干净。

为了让A君性致勃勃,桃江还能在大衣里穿兔女郎套装,坐电车过来见他。

姐妹,太拼了。

如果说,对A君是走心了。

那,对其他人的讨好,更加暴露了她无法扮演好一个纯走肾的角色。

在性爱中,她的成就感,永远在于讨好对方。

办公室里随时准备内衣,有约即换。

只要对方想做,就可以为他尝试开后庭。

哪怕一点都不觉得舒服。

全剧第一个桃江见炮友的场景,她和C君的性爱状态,也让人不舒服。

它表现了一种被凝视被物化的性行为。

没有前戏,甚至没有言语上的挑逗。

只有一个油腻的男人,一边自言自语着:很好、很性感,一边猥琐地宽衣解带,把桃江摁到床上。

桃江试图沟通、试图提的需求,全都被对方屏蔽了。

虽说是你情我愿。

但无疑,在男方眼中桃江就是个充气娃娃。

所以,桃江欲望的底层逻辑,明显,不是纯粹的,为性而性。

而是通过性,确认自己的存在感,解决自己的感情刚需。

目的和实现途径的错位,造成了桃江这个人物身上的破碎感。

她试图在每个炮友身上,寻得一点恋人的温存。

哪怕这种温存暖不过五秒。上一秒还和你言笑晏晏,转眼就提到晚饭要AA。

晚上还和你悱恻缠绵,半夜起来起来身边的床位就空无一人。

就这样,你还能说桃江是什么为女性欲望正名的KOL么?

这剧明显意不在此。

作者的立场,从剧名开始就挑明了——《下辈子我再好好过》。

桃江这一世,活得她自己都不想认。

但却又不必因此全面取缔、苦大仇深。

一部剧心胸之宽广就在于,连人生的失败,都可以被它纳入审美的范畴。

日本都市恋爱剧,以失败为美,久矣。

和一拍感情,就爱拍伟光正、甜爽宠的正经恋爱不同。

日剧,喜欢关注恋爱里的边缘人群。

啥人群?

就是那群在国内各大感情bot被列为奇葩,围观嘲笑的人群。

拍“舔狗”的——

大名鼎鼎的《失恋巧克力职人》。

虽然剧里的小妖精,石原里美的“德芙婊”纱绘子出圈到国内。

但真正看过这个故事的人应该不在多数。

虽然是以甜甜的巧克力元素作引子,但《失巧》讲述的却是一个苦涩的单恋+自我感动的故事。

爽太是国际著名的巧克力师,看似人生赢家,但他获得如此巨大的人生成就的动力,就在于一个字“舔”。

十年来,他一直单恋着女神,纱绘子。

他能在巧克力领域登峰造极的原因只有一个——纱绘子喜欢吃巧克力。

女神面前,爽太有多卑微?

高中时期爽太和纱绘子交往过两个月,但不幸的是,这两个月里,纱绘子一直把他当备胎。

十年后,纱绘子第一次用“前男友”形容爽太,他居然受宠若惊,觉得自己连升两级。

但《失巧》的立场是在批判纱绘子们和“舔狗”们吗?

当然不是。

它残忍地点破了一点。

像爽太这样的“舔狗”,看似在“舔”纱绘子,其实是在“舔”自己。

纱绘子这样的女神,看似舔狗无数,但其本身早已活成一个符号。

而舔狗们舔着舔着,逐渐也变成了一种感情的自我投射。

能对另一个个体舔到这种份上的,往往都是自恋的。

他们在和自己谈恋爱。

能对“舔狗”这种如此标签化的人群,进行这样细致的探究。

不得不说具有人文关怀。

但日剧式关怀中的“毒”和“奇”,并未止步于此。

拍“pua渣男”的——

《你已藏在我心底》。

如果用国内各大情感bot三姑六婆的眼光对这部剧进行评估的话。

这故事很简单,就是男方pua,女方犯贱的糟心故事。

今日子是内衣公司的面料科的员工,由于原生家庭,她性格唯唯诺诺,像只慌脚鸡,被人嘲笑为“今慌子”。

因此,从小被人嫌弃到大,直到星名先生出现,“拯救”了她。

星名对她说,被讨厌有什么关系,不用努力,你就像现在这样就可以了。

就此,今日子对星名产生了不正常的执念和依赖。

但,所有星名对今日子的控制、打压、欺辱也同步开始。

一脚踏多船、剪她头发、诱骗她在社团男生面前裸体走秀。

最终,今日子受不了逃离了他,但却发现,就算遇到了人格健康、保护鼓励她的男二吉崎,她还是放不下星名。

没错,看到最后一集,大家才骂骂咧咧地发现,《你已藏在我心底》的“你”,说的不是守护天使吉崎。

而是那个恶魔,星名。

星名对今日子,并非单方面的玩弄。

看似是强者,他自己,也处于这场感情泥淖的中心。

星名和今日子,都是人格亚健康的群体。

由于在追求健康的关系上,屡屡受挫,通过施虐与被虐这种扭曲的方式,寻求与他人的联系。

所以,今日子和星名之间的羁绊,远比今日子和男二之间的羁绊深,哪怕这种羁绊是极其不健康的。

《你已藏在我心底》,是在为这种病态的恋爱关系正名吗?

并不是,它只是少有地,第一次正视了这种感情里的“施受虐共生关系”问题。

平等独立互相尊重的恋爱,是我们应当去追求的理想恋爱状态。

可现实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和运气,去谈这种健康的恋爱。

那,这些感情亚健康的男男女女的故事,就该藏着掖着不说吗?

日本都市情感剧的魅力点,就在这里。

在情感领域,它们愿意打着手电筒,去照亮那些阳光照不到的犄角旮旯。

哪怕它们落灰、肮脏、龌龊、边缘,令某些正气无邪人士羞以启齿。

从创作角度,这类作品向观众说明了一个很简单、如今却不是人人都懂的道理——

呈现不等于鼓励。

揭露不等于批判。

当没有创作者愿意去写生活中的“怪相”,只去高歌主流。

就会让“怪相”越来越多,因为我们的眼里,再也容不下沙子。

所以,当日剧题材越来越边缘化的同时,它们也正是在反抗动不动就将他人边缘化。

人类对感情的理解,对人群的感知,应该是越来越细化的。

健康的社会,没有人需要因为自己的“怪”,而去躲闪,而去道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