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的茶

记得小时候。住在郭家湾,每当家里来客人的时候,爸爸妈妈总会让我从堂屋里的供桌上拿来一个绿色的茶叶罐。就是铁皮盒子那种,如今想起来应该是我吃饼干的饼干盒改装的。当我拿出茶叶罐的时候,妈妈也就从做饭的锅里烧开了热水。然后,泡茶,跟客人聊天是爸爸妈妈的事。我也不管那茶叶的好坏了,因为那时七八岁的我根本就不爱喝茶。八十年代初还没有现在那么多的饮料和牛奶,唯一喝的还是什么麦乳精之类的,也是需要用开水冲泡着喝的。

小时候有次去大姑家,表姐们从大姑家西边山坡下的十几棵竹子上采来新鲜的竹叶煮茶喝。那时因为天气热,觉得喝着挺解渴的。

后来转学到上天梯小学读书。学校会在每年采茶的季节组织学生们到擒龙山采茶,很是热闹的情景,漫山遍野都是春天,到处都是同学采茶。可惜那时还不喜欢喝茶,采来的茶叶都上交了。

某年去安徽宣城王家。正好是采茶的季节,陪大伯家的兄弟嫂子们采茶,然后回来自已炒茶喝,感觉也很好喝的。

喜欢上喝茶还是农场茶队的茶,那时我刚刚二十岁。茶队的茶就跟二十岁的年纪一样青青的,还散发出浓厚的茶香。

由于喜欢吃辣的,胃火大。所以到现在仍然喜欢喝茶,睡觉之前也要偷偷的喝上一杯茶。没有茶香的味道,我根本就无法入睡。有的人喜欢烟酒,而我独喜喝茶。清静的夜晚,聆听着附近的铁路“穷穷”的声音,泡上一杯茶,那种感觉真是好。

如今,我的腰包里会随时备有一包茶叶。随时喝,随时泡。不论茶叶的好坏,只论喝茶的感觉。青岛茶叶,黄山毛峰,黄山猴魁,铁观音。还有一次,无锡的李总还给我寄来了溧阳名茶。

但是跟平顶山的栾总开茶庄的相比,我这仅仅只是繁重工作之外的一种驱赶疲劳的办法而已。平顶山的栾总经营全国各地名茶,茶具等等学问让我请教几天也未必能请教得完。

我只爱喝茶,并不在意茶叶和茶具的好坏。就民工和开大货车的司机喝茶那种意境也差不多,解乏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