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场刚刚好的爱情

1

屋内放着帕赫贝尔的D大调卡农,我光着脚踩在没有地热的地板上,不知道脚早已冻得麻痹,心上的哀伤早已将我变得麻木,只剩躯壳。

“混蛋,说离开就离开,难道不知道我已经爱上你了么?”当卡农再一次循环时,我抑制不住的放声大哭,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抹在了阿吉的大衣上。原来失去一个人,心真的很痛。

门铃突然响了,我疯一般的去开门,以为是阿吉回心转意了。可当门口露出死党那张嬉皮笑脸,我彻底绝望了。

“怎么啦,这么嫌弃我啊。不过你这是几天没拾掇自己了。这发型……哈哈哈。”死党指着我乱糟糟的头发不合时宜的笑着。

“我和阿吉分手了。就在昨天。”我抱着死党,再次痛哭。“你说,我怎么这么浑呢。等他不要我了,我才知道,我爱上了他。”

死党张张嘴,无奈的叹了声气,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背,“其实,也就你不知道他爱你而已。”

当我想抓住爱情时,爱情却走了,我才明白,错过的悔恨大于离别的悲哀。

2

我和阿吉是在一场相亲会上认识的。第一次见他,他很内向,也很绅士。我对他的认知也仅此而已。我对内向的人没什么太过好感。因而也就匆匆的结束了。

但巧的是,自从我和他见了面后,我总能在某些地方遇见他。比如在某个地铁站遇见,有时是不同站的同辆公交车上;有时会在天台上的咖啡店内的某个角落,相视对笑;有时会在古典吉他的演奏会结束后的门口,惊讶的指着对方,然后轻轻地笑了。

相遇,似乎对于我们而言再简单不过的了。

他很多方面和我很相似。例如他同我一样是个素食主义者,却爱吃鸡蛋和鱼肉;我们都不喜欢在大夏天喝雪碧可乐,但会在大冬天的时候,特地去找寻雪糕,然后站在雪中瑟瑟发抖的津津有味的吃着嘴里的冰凉;我们都很低调,微信中的朋友圈从来不发,干净的似乎人间蒸发。

在处事方面,他和我的立场和想法总是不谋而合。这种默契,让我们就像照见了自己,彼此开始惺惺相惜。我懂他,而他刚刚好懂我,仅仅如此。

我想这就是命运,让两个灵魂相近的人遇见了一块。

正如电影《触不可及》中说的:我想每个人都至少有这么一个挚友,你和他在人生的拐点遇到,惊叹于彼此的不同或者相似,有过不少平淡无奇却值得纪念的时光,任白云苍狗,风云变幻。

3

然而,很多现实却是被幻想所蒙蔽了。

我们的默契不过是一个圈套。

阿吉即将派到澳洲工作,时长一年。为了给他送行,我们再次在大冬天的冰饮店门口,哆嗦的吐着口中的热气,搓着两手,但却看到雪糕的那一刻,狠狠的咬上一口。

阿吉拿着雪糕,没有戴手套,冻得通红的手背却也不愿意去暖和。我对着阿吉说,“现在去了澳洲,估计可不能像现在这样吃雪冰了,毕竟那边是夏天呢。别太想我哈。哈哈哈。”我用力的拍拍他的肩,用力的笑着,一种感伤油然升起。这和我心灵相通的知己,即将分隔在两地,我不确定没有他的相伴,谁还能够真正的了解我,来懂我。

阿吉并没有吃雪糕,他盯着我看了许久,轻轻的说,冬天里别再吃雪冰了,对胃不好,答应我。

我说,“阿吉,这世界只有你能懂我,若是你不让,我便不吃。你放心的走吧。”

阿吉似乎又在考虑什么,轻轻的叹了口气,开始咬手中的雪冰。天太冷了,雪冰一点也没融化。

我们默默的走了一段路,终于他开了口。

“我能抱抱你么?作为离别时的礼物。”阿吉对着我说,眼镜起了一层迷雾。

“嗯。”说这话时,我莫名的也想好好抱住他。

我以为这是最后的离别,但第二天我知道了事实。

4

第二天中午,我接到了他姐姐的电话,他进了手术室,原因是胃出血。

他一直都有胃炎,吃不了冰。在冬天吃雪冰,只不过是因为我喜欢。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他一直在观察我。喜欢我的喜欢,讨厌我的讨厌。

他的主治医生还纳闷的对我们说,他不是一向很注重自己的身体么,怎么竟然又搞成这样了呢。

阿吉醒了,苍白的脸庞,盯着我看了好久,似乎正在努力的辨认我是谁。好久,他开了口,说道“你不该在这儿,昨晚,我们已经说再见了。”

那一刻,我涌泪而出,泪已涟涟的对他说,“我不准你去澳洲,留下来吧,阿吉。”

“来不及了,公司已经帮我办了所有的手续。我曾经向你明示暗示了很多次,可你一直在拒绝我。我们,错过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去,只知道自己是多么可笑又脆弱。原来,哪有什么灵魂伴侣,只不过是个圈套,追求人的把戏,所有的巧合,不过是人为的创造。我把他当成知己,他把我当做猎物。如今我心甘情愿成为他的猎物,他却收起了网。

5

“是不是我一直拿他当知己,他心寒了呢?”我抹去眼泪,狠狠的吃下口中的雪冰,对着死党说。“是不是他已经开始嫌弃我了,不再理我了呢?”

“不是答应我,不再吃雪冰了么?难道想跟我一样,得胃炎么?要是我们都出了事,下半辈子,谁来照顾我们?”头顶传来温润的声响。我抬头,温暖的手掌包裹了我的小手,将手中的雪冰轻轻的拿掉,丢进了垃圾桶。

死党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我们在寒冬牵起了手,一点也感受不到冷意。

这个懂我所有的他,终究和我恋爱了。

6

上个月,我们结婚了。他的澳洲出差也取消了。很多人都说我们算是闪婚。但只有我们知道,婚姻对于我们而言不过是早晚的区别。

就像王小波笔下的李银河,对他的爱情是这样说的:你想知道我对你的爱情是什么吗?就是从心底里喜欢你,觉得你的一举一动很亲切,不高兴你比喜欢我更喜欢别人。你要是喜欢了别人我会哭,但是还是喜欢你。

我想,阿吉对我便是如此。喜欢我的喜欢,讨厌我的讨厌。

真正的爱情是懂得。你懂我,而我刚好也懂你,这就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和孩子坐车去逛街,在车上时,中间站上来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生,径直走到我们前面座位的一个女人面前,那是她的妈妈,...
    有理想的猪阅读 106评论 0 1
  • 文|阿杰说 经常有人问:你为什么要每天阅读? 这个问题一开始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后来,我总结了一下,觉得是这样的...
    阿杰说阅读 1,518评论 33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