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戏之王》里的文学理论1

  从叙事的视角来看,《马戏之王》的叙事模式遵循了《千面英雄》里对英雄神话故事的总结。主角永远在路上,主角的人生之路,是在圆周的一点画圆,画圆的开始就是主角的‘出发’,或主动,或被动。从另一个叙事学的视角就是,打破平衡。让主角上路处理的不好,容易产生期待视野中的完全受挫或者顺向相应。前者会让故事晦涩难懂,后者会让读者觉得故事发生太过简单,缺乏阅读乐趣。

  主角的第二部分是冒险。这一部分是产生故事高潮的地方。前面说过,主角的人生之旅是在圆周画圆,但并不是重复卷圈,是波浪的上升。这样的好处无非就是为了产生一波三折的剧情。这里要补充一点的是,叙事学里忌讳描写扁平人物,所谓扁平人物就是要么是善良,要么是邪恶的单一人物。与之相对的就是圆形人物,圆形人物具有多面的可塑性,可以是在某一方面具有缺陷。但是他究竟是圆形人物还是扁平人物,这都取决于作者对其的塑造。所以叙事学里就有圆形叙事的概念。因为一个角色的性格塑造,需要通过几个故事来充实化它,所以故事如何发展,对人物是扁平还是圆形具有很大影响。

  冒险这一部分是讲好整个故事里风险最大的一部分。故事的每一步发展都必须步步为营,否则要么流于平庸,要么直接出局。当然这里又和读者的阅读心境有关,读者在读一个故事之前,必然带着阅读之前的心境进行阅读。所以,‘冒险’这一部分没有做好,很有可能是‘出发’到‘冒险’这一路上没有将读者带入进来你所期望的心境。

  《马戏之王》这部电影的成功之一不是因为故事多有趣,而是他成功地转移了读者的关注点。它用自己歌舞的形式弥补了比较单薄的内容,这里就涉及到内容形式化,和形式内容化。简而言之,就是作者善于将原有的素材进行生发,改造,用创造性的思维改变了内容的表达方式。但是内容是没有发生变化的。

  一般来说冒险的结局是主角的回归,但是也有可能出现另外一种结局,拒绝归来,这是相对于圆满式结局的一种创造性的结局。也是一种留白的处理。主角一直在路上,并没有停止,也不知道何时停止。但有一点,主角相对出发那会的他,发生了变化。从这点上来说,主角的圆点产生了向上平移。用之前平衡论的叙事学观点就是说,产生了新的平衡。

  最圆满式的结局是主角的回归,这也是英雄神话故事里最常见的结局。《马戏之王》里的结局是主角找回自我,但同样相对于出发时的他,他是进行了向上平移,也就是内容里说的升华。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无论是拒绝归来,还是回归,都是故事产生了一个新的平衡,这也是给叙事产生了一种继续说下去的可塑性。但至于能不能继续说下去,就要取决于内容是不是有这个空间来展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虽然,最后我们没有在一起,但我的脑海里,依然保存着我们俩的青春印记。 我们的初遇,实在可以用“冤家路窄”来形容。开...
    红色蓝鸽阅读 67评论 0 0
  • 一天,途经益阳大道。一个熟悉的路口跃入眼帘,那是以前上班的必经之路。这路口有二条路通往办公室,大路或小路。只要天气...
    Wuyan无盐阅读 110评论 0 4
  • 中午,看到丽丽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图片是放在盘里的两只炸鸡腿,金灿灿黄澄澄的。 配文是:哈哈哈哈,老公想用两只鸡...
    c小尘阅读 213评论 5 1
  • 很多放弃爱情的,对婚姻失望的,甚至离婚的,都是因为要求爱情一直亢奋,不接受它的常态。 你和一个人越亲密,会越多看到...
    maomaoxiong阅读 16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