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广告供应商

广告是为了更好地支持作者创作

第二章:鼎湖流水清且闲,吞云河车载玉女 众人一片慌乱,太医赶来,把了脉,说乃伤心过度所致,并无大碍,待醒转后服一剂调理精气之药即可。区大人见六皇子无大碍,便带领内阁诸位匆匆回文渊阁,商量接下来的事宜。宫中那边,一切由皇后主持。次日,皇帝驾崩之事昭告天下,举国哀痛,各家不得嫁娶,以服国丧。 新皇登基,封先皇皇后为母后皇太后,其余妃子为太妃,就连澜妃也得了封号。一切交接都是那样平静自然,好像那个夜晚什么也没有发生。 一日,皇帝午休后,见天气甚好,便在宫中随处溜达,不知不觉到了兰芷阁附近。这兰芷阁是文轩公主的住处,文轩公主乃当今皇帝的亲妹妹,都系陈贵妃所生,只是陈贵妃过世的早,二人虽生于皇家,锦衣玉食,但鲜有人用心照料,唯有二人相依为命,感情极好。文轩公主正是二八芳龄,但因母亲早逝,自然无人仔细打点她的婚嫁之事,如今国丧,更是不得婚嫁,便还在宫中居住。先皇过世,颐祜在这宫中唯一的亲人便是文轩公主,想到此,感慨万千。又发觉自登基后,政务繁忙,更是许久没有瞧妹妹,竟又有些愧疚。走进兰芷阁,下人正要高声通报,颐祜便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下去,便自己走进兰芷阁,生怕妹妹觉得自己当了皇帝也要同她摆起皇帝的架子,与自己生疏起来。走进庭中,那桃花树的枝叉上铺着厚厚的积雪,晶莹剔透,地上昨夜的雪还未打扫,走起来有些困难,院中虽然格外安静,但屋内倒是叽叽喳喳的,颐祜悄悄走进去,宫女们见到赶忙下跪,暖阁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谁来了?”皇帝一边往里走,一边笑着说道:“你看是谁来了?”暖阁内传来一声皇兄,颐祜走进,看到正忙着在炕上穿鞋的公主,公主抱怨道:“皇兄进来也不通报,显得雪儿如此无礼,见到圣上连礼都不行!”颐祜笑着说:“不行礼也就罢了,还责怪我,整个皇宫怕只有你如此大胆了。” 公主嗔道:“皇上好大的架子,兰芷阁怎能盛得下圣上呢?” 皇上哈哈大笑,坐到暖炕上,说道:“那雪儿今后见到我就不用行礼啦,我准啦。” 这时,颐祜看到地上跪着一位女子,穿着打扮不似寻常宫女,发髻上插着一支簪子,上面点缀着几个珠子,那珠子光亮圆润,乃上乘珍珠,面颊两侧充耳琇莹,摇摇晃晃的翠玉让颐祜更是心旌摇曳,颐祜不禁问道:“这位姑娘是什么人啊?”

第二章:鼎湖流水清且闲,吞云河车载玉女

众人一片慌乱,太医赶来,把了脉,说乃伤心过度所致,并无大碍,待醒转后服一剂调理精气之药即可。区大人见六皇子无大碍,便带领内阁诸位匆匆回文渊阁,商量接下来的事宜。宫中那边,一切由皇后主持。次日,皇帝驾崩之事昭告天下,举国哀痛,各家不得嫁娶,以服国丧。

新皇登基,封先皇皇后为母后皇太后,其余妃子为太妃,就连澜妃也得了封号。一切交接都是那样平静自然,好像那个夜晚什么也没有发生。

一日,皇帝午休后,见天气甚好,便在宫中随处溜达,不知不觉到了兰芷阁附近。这兰芷阁是文轩公主的住处,文轩公主乃当今皇帝的亲妹妹,都系陈贵妃所生,只是陈贵妃过世的早,二人虽生于皇家,锦衣玉食,但鲜有人用心照料,唯有二人相依为命,感情极好。文轩公主正是二八芳龄,但因母亲早逝,自然无人仔细打点她的婚嫁之事,如今国丧,更是不得婚嫁,便还在宫中居住。先皇过世,颐祜在这宫中唯一的亲人便是文轩公主,想到此,感慨万千。又发觉自登基后,政务繁忙,更是许久没有瞧妹妹,竟又有些愧疚。走进兰芷阁,下人正要高声通报,颐祜便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下去,便自己走进兰芷阁,生怕妹妹觉得自己当了皇帝也要同她摆起皇帝的架子,与自己生疏起来。走进庭中,那桃花树的枝叉上铺着厚厚的积雪,晶莹剔透,地上昨夜的雪还未打扫,走起来有些困难,院中虽然格外安静,但屋内倒是叽叽喳喳的,颐祜悄悄走进去,宫女们见到赶忙下跪,暖阁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谁来了?”皇帝一边往里走,一边笑着说道:“你看是谁来了?”暖阁内接着传来一声皇兄,颐祜走进,看到正忙着在炕上穿鞋的公主,公主抱怨道:“皇兄进来也不通报,显得雪儿如此无礼,见到圣上连礼都不行!”颐祜笑着说:“不行礼也就罢了,还责怪我,整个皇宫怕只有你如此大胆了。”

公主嗔道:“皇上好大的架子,兰芷阁怎能盛得下圣上呢?”

皇上哈哈大笑,坐到暖炕上,说道:“不仅责怪我,还赶我。我这妹妹可是越发大胆了。”

这时,颐祜看到地上跪着一位女子,穿着打扮不似寻常宫女,发髻上插着一支簪子,上面点缀着两个珠子,那珠子光亮圆润,乃上乘珍珠,面颊两侧充耳琇莹,摇摇晃晃的翠玉让颐祜更是心旌摇曳,颐祜不禁问道:“这位姑娘是什么人啊?”

只听这女子徐徐说道:“臣是公主的伴读枕书。”她说话有淡淡的北方口音,一听就知道从小长在京城附近,虽说话不快,但丝毫不拖拉,给人一种干脆的感觉,声音细而不尖,语调更是平静,让人听不出一丝轻佻与谄媚。颐祜赶忙宣了平身,又问道:“令尊在朝中担任何职?”

“家父程世丹任五军都督府左都督,现于滇南协助郡王打仗。”

颐祜微微皱了皱眉,但立刻恢复了和颜悦色,说道:“程大将军既是开国功臣,如今更有保卫边关之功,陈小姐乃将门之后,也颇具将门之风啊。

“臣一介女子,又哪来的将门之风,平日也只是陪公主读书作画,就连这些也难以和公主望其项背。”

颐祜笑道:“就她那画,山不似山,水不似水,你可别抬举她了。”

公主忙说道:“皇兄不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吗?”说着便叫人去拿今早上刚完成的画,颐祜接过,只见画中空空荡荡,只有一棵歪着脖子的枯树,枯树旁边有一位翩翩公子,遗世独立,穿着一个白色的大氅,双手垂在后面,虽是画中人,又好似在看这空荡荡的画;仔细一看,雪地上布满了凌乱的脚印,延伸到不同的方向,却没有一个是向那白衣少年走去。风雪之中,孑然一身之人,此时此刻又有谁?颐祜顿时明白,那白衣少年竟是自己。她什么都懂,自己一直希望无论这皇宫多么污秽,都不要玷污了自己的妹妹,但她还是什么都知道,想来也是,身处漩涡,又有谁能独善其身呢?如今自己虽得了天下,但步步如履薄冰,前朝后宫,也只有她真心忧虑我的处境。想到此,不禁潸然泪下,又赶忙假装咳嗽了几声,收住泪水,哂笑道:“哎,看来有人嫌弃朕把她留在身边太久了,画中都画出意中人了。”说完便哈哈大笑。

公主听了,脸一红,佯嗔道:“这是皇兄该说的话吗?!你……为老不尊!”

颐祜哈哈大笑,不过立刻又止住了笑容:“雪儿,你既懂事,这宫中的规矩就更加要在意,你同我可以没大没小,但对太后可不得无礼,今儿个我我瞧见你院中连主径上的积雪都没打扫,路上也不像你这画中那样遍地脚印,想必是没有和太后请安吧。”

“皇兄鲜返后宫,哪知太后娘娘现在概不见人,免了所有人的请安,甚至连后宫事务都懒得打理了。“

“那这后宫岂不乱了?”

“乱倒不至于,一来先皇曾反复宣扬以俭立名,以侈自败,宫中吃穿用度本就花销不大,也好打理;二来,太后还是皇后娘娘的时候立下不少规矩,以至虽无人打理,但还算井井有条。”

“行,朕知道了。”

三人一下午就这样聊着,屋内手炉抱着,火炉烧着,甚是温暖,忙了许久的颐祜也就懒得回去打理奏折,在炕上同她二人说话。到了用晚膳的时间,公主留颐祜用膳,还吩咐自己的厨房赶忙加几个菜,颐祜一来看她兴致不错,二来听到她报的菜名,也有些发馋,便留下来用膳。期间公主提议小酌几杯暖暖身子,颐祜和枕书也就顺着她意,一同饮酒。

桂花酒入口醇厚而甘甜,回味起来更是齿颊留香;而饮下后,三人更是觉得胃暖而舒服,心情也舒畅了不少。公主道:“古人绿蚁新醅酒,不过是寻常米酒,我这桂花酒乃由江南兴福寺空心潭的泉水酿成,密封足足三年才得的佳酿,若无佳咏,岂不是糟践了我这美酒?不如今日我们也学学王羲之他们流殇曲水,附庸风雅一番,如何?”

颐祜笑道:“这顿酒既你做东,你说怎个流殇法,朕和程小姐便客从主便呗。”

“倒也简单,我出题,你们二人吟上句,彼此接下句,你们看如何?”

枕书忖道:公主可不忌讳主上之位,我则不可,不如我来出题,让他们兄妹二人比试。枕书便笑着讲道:“枕书实属不才,估计连一个也对不上,那岂不是实在无趣,不如我来出题?”

颐祜猜到枕书心思,不知为什么,却实在不愿枕书觉得自己贵为天子,不可接近,便笑着道:“程小姐过谦了,京城盛传程小姐才比谢奕之女,又怎会才疏学浅,不如程小姐先出题,朕来答,如何?雪儿,出题吧。”

公主出的第一个乃桂花,枕书极力想了个既风雅又不甚偏怪的诗词:安知南山桂。

颐祜想都没想,笑着拿起酒杯斟酒,喝了一杯,说:“自罚,不会。”

公主笑道:“你是假装不会骗酒喝了吧,这等佳酿哪能给笨蛋喝?谁赢才给谁喝?”

    颐祜接着便出题:何须浅碧深红色,又补充道:“不许说不会,朕不信。”

    枕书见他兴致正浓,今晚也不拘礼法,便大方答道:“皇上猜错了,枕书确实不会,自罚“,说着,便拿起酒杯自罚。

     颐祜见她放下君臣之别,甚至学起了自己,便更不想显得生疏,说道:“不应自罚,这首诗确实无解。若这桂花乃花中一流,那程小姐算什么呢?”

    “我比不上任何花,花虽无百日红,有盛有衰,但年年依旧笑春风,而花树于深山中自开自落,笑与不笑全凭自己而不必顾人之心意,这才真真是庄子的逍遥境界。”

    枕书离家许久,起初以为自己就是简简单单的伴读女官,进入宫中才渐渐明白父亲在朝中德高望重,此次协理六皇子滇南打仗,军权在握,怕引发先皇猜忌,便将自己送入宫中做这伴读赞善,实则人质。自己虽被公主以礼相待,吃穿用度样样皆是上品,但还是时常感怀身世。今日枕书虽知自己不胜酒力,但还是想借酒消愁,哪知酒没消了愁,反倒让自己话多了不少。话刚出口,枕书便觉得不妥,皇上夸自己,自己反倒顶撞皇上,这胆子也有点太大了,正不知所措时,突然觉得手背一热,一只手轻轻地握住了自己,枕书扭头一看,发觉皇上身体向自己倾来,微带笑意,静静地看着自己,四目相对却无言,枕书只觉被盯得脸上发热,不好意思地说道:“皇上……”颐祜拉着她的手,轻轻地说道:“自开自落,无人问津,不错,也是好境界!”突然,“邦”的一声,两人惊了一下,发现一个酒杯碎了一地,颐祜这才把手松开,对公主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有没有伤到自己?”

公主此时脸上虽还挂着笑容,但笑意明显有了疏远,说道:“可能有点醉了,连举杯都觉得乏,颐祜自觉刚刚有些失态,便趁机说道:“我也累了,你么也早早休息罢”,便起身准备回去,公主和枕书起身相送,兰芷阁外,众人一听皇帝起驾,赶紧将一切准备好,枕书在一旁行着礼,目送着皇上一行远去,只觉得皇家威仪,与刚刚在屋内的欢声笑语完全是两个世界。

脚步声听不到后,公主便利索地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往院里走,宫人们纷纷追了过去,枕书和贴身丫鬟也随后跟了进去。枕书思绪太乱,刚喝了酒又让风一吹更是头痛万分,只想和公主道一声便回去休息,还没进屋,就看到听雨过来说,程小姐不必道晚安了,公主已经休息,程小姐也注意休息,有什么事明日也无妨,枕书心里又松了一口气,正不知怎么和公主讲刚刚发生的事,这下倒什么都不用说了,便向听雨到过谢,便会了自己的屋子。

    夜里躺在床上,枕书只觉手上还有余温,那宽大而温润的手掌,仿佛春日的阳光,家中猫的白肚子,又什么都不像,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还有那灼灼的目光,枕书只觉从未与同龄男子如此近地注视着彼此,那目光好似把自己看了个透,然后再把自己吸入他的身体,灼烧着自己的每一寸。胡思乱想到自己也累了,终于不知不觉睡着了,连梦都没有。

优质广告供应商

广告是为了更好地支持作者创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