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 亲 的 智 慧

   

杨秉文因为晚上翻墙出去上网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班主任王老师坐在椅子上怒气冲天地跟他说:“杨秉文啊杨秉文,你可真行。都是高二的学生了,你竟然唆使同学晚上跟你翻墙去上网。先不说上网耽误学习不说,就这翻墙问题就大了去了,你说万一摔坏了怎么办?得,这学你也别上了,你麻溜地回家反省去吧。”

下午的时候杨秉文的父亲来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儿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他和妻子就这么一个儿子,每次儿子返校他们都塞给儿子充足的生活费,可儿子的身体越来越单薄。考虑到高中学习重,他们把儿子的生活费提了又提,可儿子的身体仍旧瘦弱的可怜。看来,那些生活费都被儿子拿去上网了。

一想到这儿,这个善良老实的父亲就气不打一处来。但是生气归生气,儿子走到这一步总得给他教育过来吧,要不然儿子不就毁了吗?于是他决定给儿子来个彻底的思想大改造。

那天在办公室里,父亲一边训斥杨秉文一边小心地向老师陪着笑脸。完了把他的被褥脸盆以及书本等全部拉回了家。回到家把东西搬下来高高兴兴地冲妻子说:“这下好了,咱现在干活有帮手了,咱俩以后就不用太劳累了。”

杨秉文母亲看了看丈夫心里怎么也琢磨不透。心说儿子都被老师退回来了,这当爹的既不急也不恼,相反还一付乐呵呵的样子。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

第二天吃过早饭,父亲吩咐儿子说:“秉文,从今天开始你就正式开始干农活了。今天先把猪圈里的粪挑上来,给你一天的时间必须干完。”说着父亲在门洞里放上桌子,桌子上摆上茶水和杯子,然后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儿子干活。

杨秉文穿上雨鞋拿上粪叉跳进猪圈里,还没等开始干,臭哄哄的粪臭熏得他直想吐。可看着父亲在门洞里看着他,只好咬着牙开始往圈外挑粪。

一下、二下、三下……还没干一会儿,杨秉文头上的汗就下来了。可看看圈里的粪才挑了一小点,他擦擦汗继续接着干。一个小时以后右手起了泡,紧接着左手也起了泡,用力挑粪时叉子蹭得两手生疼。他抬起头看看父亲,只见父亲悠闲地喝着茶,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杨秉文心里一紧,只好低下头继续干下去。

终于熬到吃午饭了,杨秉文从圈里上来洗了洗手,坐在饭桌前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他太饿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觉得母亲做的饭竟然这么好吃。

吃完饭,杨秉文站起来向卧室走去,他现在又累又困,想赶快进屋睡个午觉。可是父亲却叫住了他:“站住,接着挑粪去。”

杨秉文听了暗暗生气却又没有办法,他换了雨鞋拿了粪叉又下到了猪圈里,而父亲在门洞里搬了把躺椅舒服地坐了上去。

9月份的午后正是炎热的时候,虽然去了暑,但天气仍然热度不减。杨秉文站在猪圈里一下一下地往上挑着粪,两只手上的泡被粪叉磨的全部破了。血水伴着汗水流下来,双只手火辣辣地疼得钻心。他抬头看了一眼父亲,只见父亲躺在躺椅上已经睡着了。他知道自己上网惹怒了父亲,父亲这样做是在惩罚他,于是只好硬撑着把粪挑上来。

傍晚的时候,杨秉文终于干完了。他现在浑身上下酸痛难忍,尤其是两只手更是钻心的疼痛。他简单洗漱了一下,连晚饭也没吃就睡下了。

第三天吃过早饭,父亲又吩咐儿子说:“早饭后你把村东的玉米地锄一遍,今天一天必须锄完。”杨秉文听了默不作声,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早饭后杨秉文拿着锄头,父亲提着茶壶和茶杯来到了玉米地。杨秉文走进了地里面,父亲把茶壶茶杯放下,找了块石头搬过来坐下又开始了喝茶。

杨秉文在地里左看右看,发现地里一棵草也没有。他奇怪地问父亲说:“爹,这地里一棵草也没有,你让我锄什么呀?”

父亲慢悠悠地喝了口茶说:“没草也得除,今天一天你得把这一亩地全部翻一遍。”

杨秉文听了不再说话,挥舞着锄头干了起来。玉米已经长到一人多高了,钻在里面密不透风。再加上天气炎热,时间不长杨秉文的衣服就湿透了。可他不敢放松,他知道父亲在看着他,也知道今天这地必须锄完。于是他咬着牙干着,手上的血泡被锄头又磨的出了血,和汗水混在一起,疼得他直咧嘴。汗水从额头流下来,杨秉文伸手抹了一把。血水和汗水抹在脸上,脸上红一道黑一道的。

午饭后,父亲照例催着杨秉文来到了玉米地。母亲心疼地想上前拉一把,可被丈夫凌厉的眼神逼了回去。

父子两人再次来到玉米地,父亲打开带来的凉席躺在了树荫下,而杨秉文无耐地又钻进了地里面。

午后的玉米地就好像一个大蒸笼,杨秉文像一只蒸熟的大虾一样在地里劳动着。汗水流进眼里蛰得眼睛刺疼,两只胳膊酸疼地抬不起来。这时的他深深地留恋起校园生活来。

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内,冷了有暖气,热了有空调。该吃饭了想吃啥买啥,该睡觉了倒头便睡,这日子比这不强?一想到以后就要像这样过一辈子,杨秉文的心里不由地打了个哆嗦。他头重脚轻,万般无耐地挥舞着锄头。小小的锄头此刻好像千斤重一样,杨秉文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挥动着。

傍晚的时候终于干完了,父亲悠闲地走在前面,杨秉文垂头丧气地走在后面。吃晚饭的时候杨秉文鼓起勇气说:“爸,妈,我想上学去。”

“不行!”父亲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两天你在家我刚轻松了一些,我还盼着你在家帮我干活呢。咱又省学费又省饭费。你踏踏实实在家也不用翻墙去上网。”

杨秉文知道父亲还在生气,张了张嘴没有说什么。

第四天早饭后,父亲和杨秉文又来到了村南的豆子地,告诉他今天一天必须把这一亩地的豆子全锄了。

父亲坐在了树荫下,杨秉文只好闷头锄着豆子地。豆子地和玉米地一样,也是一棵草也没有。杨秉文知道,地里并不是没有草,而是父亲已经把草锄掉了。

炎烈的太阳下,杨秉文满头大汗地锄着地。他的心里感到无限惭愧。三天来,他体会到了父亲的不容易,也体会到了自己的荒唐和无知。从这一刻起,他下了好好学习,好好报答父亲的决心。

吃过晚饭后,杨秉文跪在了父亲面前哀求他:“爹,求求你让我上学吧。这次我好好学习,以后坚决不上网了。”

父亲却丝毫不相让,瞪了儿子一眼说:“不行,我才不相信呢。你上网都成瘾了,说不上就不上了?”

杨秉文拼命地向父亲保证:“爹,我保证坚决不上网了。从今以后一定好好学习。”

父亲终于松了口:“好,咱们以一个月为限。如果一个月内你再偷偷上网,那你就彻底回来帮我干活。”

“行。”杨秉文答应着从地上起来,他没看到父亲眼中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两天后杨秉文返回了学校,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紧张地学习中,并再也没有上过网。高考的时候考入了一所本一院校,继而又读了研究生。

现在的杨秉文在北京的一个很不错的公司上班,他把父母也接到了身边。每当说起这件事情时,父亲总会得意地说:“你能有今天还不全亏了当年我逼你?如果不逼你你肯好好学习?小子,姜还是老的辣,你还嫩着呢。”

杨秉文听了父亲的话,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如此明媚 朝气蓬勃 一对中年夫妇正不急不缓的从远处走来 只见妇人怀中抱着一个婴儿...
    我字空冥阅读 48评论 0 1
  • 有時候和別人相處久了,大家太熟了以后,人與人之前的bench mark好像也越來越不清楚,當別人碰到你的底線的時候...
    九月小珂阅读 4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