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星座恋爱研修课(68)吉他男

【连载】星座命运感情故事《星座恋爱研修课》目录

一阵风吹过,将桂花的味道吹得更浓郁了些,不知是日光太强烈,还是花香太浓郁,夏慕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急剧分泌,心如擂鼓一般,但眼前的男人却愈发清晰。

见她迟迟不回答,秦铮直起身,把花茎轻轻地放到她手里,还要小心的避开那些尖刺,揉揉她的头发说道:“跟你开玩笑的,菜应该做好了,我们回去吧。”说完也不等她开口,就牵着她的手往回走。

夏慕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失落,其实刚刚,她没有那么抗拒,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同意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进了屋,师母正端着菜往餐厅走,一打眼就看见两个情绪不高的移动物体,刚刚出去的时候不是挺开心吗?

她把菜放下,就着围裙擦擦手,掐了一把坐在一旁对着糖醋鱼咽口水的方老师。看着老妻给自己使的眼色,他心领神会,张罗着让两人落座,又扔出话题活跃气氛。

聊了一会儿两人的表情才缓和过来,师母借着端菜的名义把秦铮拉到了厨房。夏慕自不必说,这姑娘一看就是情绪上脸的人,自家徒弟认识了这么多年,可不是那种什么情绪都摆在明面上的主。

“阿铮,吵架了?”

“没有,我们俩怎么可能吵架。”这句倒是没说谎,两人没吵架,就是感觉气氛别别扭扭的。

“少跟我避重就轻啊,好不容易把姑娘追到手,你可得好好珍惜,小夏多好的姑娘啊。”典型的儿媳妇控,自家那个找的看不上眼,只能对他下手了。

“师母,您放心,我们俩真没事,可能是我太过心急了。”他喃喃的说道。

从今天早上开始他的右眼皮就不停地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连带着他整个人都变得急躁了许多。又跟师母保证了几句,两人才回到餐厅,夏慕见他脸上挂着笑容,这才放心下来。

秦铮拿出一个丝绒盒子和一条包装好的丝巾,拉着她起身:“师母,祝您生日快乐,这是我跟慕慕的一点心意,愿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秦铮将礼物递过去,夏慕也跟着举起酒杯,单手托底敬向师母:“愿师母平安喜乐,万事顺遂。”

师母看着眼前一对璧人,笑得更开怀了些:“好好好,也希望你们俩能如同并蒂莲花,让我早点听到好消息。”

夏慕脸色微红,这怎么感觉像是新婚小夫妻,来接受长辈的祝福呢?秦铮也有这种感觉,刚刚那点别扭便随之烟消云散了。

方老师吃着久违的糖醋鱼,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只是还没等他筷子再次落下,眼前的鱼就被挪走,放到了夏慕面前。

“你老师他血糖高,吃一口意思意思得了,你们俩多吃多吃哈。”

也不顾他哀怨的眼光,师母把冬瓜虾仁放到了他跟前。得,谁让人今天过生日呢,老实儿吃冬瓜吧。

酒过三巡,热络的气氛就被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打断。师母刚要起身就被秦铮按住,他离门最近,果断起身去开门,只是在见到门外人的时候,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僵硬。

“你好,我想借下……哥?”门外站着一个穿黑色T恤的青年,在看到秦铮时也一脸惊诧。夏慕探头看去,愣在原地,这不是遇见过两次的那个“吉他男”吗?他刚刚喊秦铮什么?

还是门外的男人最先反应过来,表情古怪的看着秦铮,随后好像想起来什么,眼睛一亮:“你是秦哥,姑妈跟我说过的……”

秦铮有些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压低声音问道:“程野?你怎么会在这里?”

程野的话被打断也没什么不快,反倒更加兴奋:“我暂时住这里,就在你们对门,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这是我老师家,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晚一点我再去找你。”说完便关上了门。

“可是……”醋还没借到呢,程野摸摸差点被撞到的鼻尖,想起他有些冰冷的表情,决定还是跑一趟买瓶醋的好。

“是对门的小程吗?怎么没让他进来?”师母抬头问道。

秦铮将滑下来的袖子又重新挽上,说道:“他有事,着急走了。”

夏慕却想着师母说的“小程”,怎么会这么巧,这个人也姓程,他跟秦铮什么关系?为什么喊他哥?两人各怀心思,后半段饭吃的索然无味,最后草草收场。

晚上睡觉的时候,秦铮居然没有缠着要跟她一起住,反而自觉的住到了书房,这倒是让她十分诧异。毕竟两人还没有结婚,虽然只是单纯的住在一起,但想着在老师家要避嫌,她还是很欣慰的。

“晚上如果害怕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过来。”秦铮亲亲她的额头,替她掖好被子,又体贴的留了盏小睡眠灯,在她身边待到她睡着,这才离开。

他轻轻走出门,在一片寂静之中,敲响了对面的大门。没过多久,里面就传出一阵踢踏的声音,程野趿拉着两只靴子跳出来给他开门。

秦铮皱眉看向他左右脚穿反的鞋子,程野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有些羞赧的挠挠头说道:“拖鞋和球鞋被我刷了还没干,就剩这双靴子了,哥,你快进来。”

“别叫我哥,我不习惯。”听到这个称呼时,他眉间的川字更深,脸上露出几许厌恶。

程野侧身让出一条路,在他身后偷偷把鞋子换了回来,能给他这种压力的,也就只有秦铮了。

“什么时候回国的?”秦铮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坐着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关心后辈,只有程野听得出他声音里的嫌弃。

“我不是跟朋友组建了个乐队吗,被我爸知道了,他一直不太同意,所以……”

“离家出走?”秦铮挑眉看着眼前姑且可以称作男孩的人,这性格,倒是跟他哥如出一辙啊,遇见事情只会跑,从不正面解决。

“我是来参加一个选秀节目,不算离家出走。”他鼻尖微皱,眼睛盯着鞋尖。

“准备什么时候回去?”秦铮也不跟他废话,知道自己想知道的就可以,他可没空给人当心理辅导老师。

“暂时不会回去,对了,姑妈上次还提到你,说你一直不接电话,过段时间可能要来找你。”程野突然想起来不算久远的家庭聚会,姑妈提起秦铮时有些愤愤的表情。

秦铮身子微微前倾,看着他说道:“你最好不要多嘴,如果让我知道,是你把我的行踪透露给她……”

程野吞吞口水,做出投降的手势,说道:“OK ,我保证不说,守口如瓶。”

见他这样,秦铮从进来就有些冷漠的表情渐渐松动,随后又嘱咐了几句,告诉他这几天不要随便出现,让他赶快回家,才起身离开。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