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中的今年忆去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唐人一首《题都城南庄》已是意味深长,令人断肠。到了宋代却又出现了一首词《生查子.元夕》,时代不同但作者的思想情感却是心有灵犀,表达如出一辙。

        唐代诗人崔护在当时还不是著名诗人,留下的诗也不多,但是有一首诗流传甚广。这就是《题都城南庄》: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关于此诗还有一个完美的爱情故事。青年崔护到都城长安参加进士考试,结果名落孙山。由于距家路途遥远,便寻居京城附近,准备来年再考。清明时节一个人去都城南门外郊游,遇到一户庄园,崔护走上前去叩门,有一女子从门缝里瞧了瞧他,崔护告诉了自己的姓名,并说:“我一人出城春游,特来求点水喝。”女子进去端了一杯水来,打开门,让他进去坐下。她一个人靠着小桃树静静地立在那里,只是默默不语。两人相互注视了许久,崔护起身告辞。送到门口后,她似有不胜之情,默默回到屋里,崔护也不住地顾盼,然后怅然而归。第二年清明节忽然思念起她来,思念之情无法控制,于是直奔城南去找她。到那里一看,门庭庄园一如既往,但是大门已上了锁。崔护便在左边一扇门上题诗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过了几天,他突然来到城南,又去寻找那位女子。听到门内有哭的声音,叩门询问时,有位老父走出来说:“你是崔护吗?”答道:“正是。”老父又哭着说:“是你杀了我的女儿。”崔护又惊又怕,不知该怎样回答。老父说:“我女儿已经成年,知书达理,尚未嫁人。自从去年清明开始,经常神情恍惚、若有所失。那天陪她出去散心,回家时,见在左边门扇上有题字,读完之后,进门她便病了,于是绝食数日便死了。”说完又扶着崔护大哭。崔护也十分悲痛,进去哭灵,死者仍安然躺在床上,崔护抬起她的头让其枕着自己的腿,哭着祷告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不一会儿,女子睁开了眼睛。过了半天,便复活了。老父大为惊喜,便将女儿许配给了崔护。

      陆游在《梦游沈家园》一诗中,有“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与此意相通。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到了宋代,欧阳修或朱淑真写了一首几乎与此同样的词《生查子·元夕》。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其实关于此词还有一段公案未了,有人认为这是宋代才女朱淑真所作,为了避嫌谎称为欧阳修作。朱淑真是宋代女诗人,相传为浙江人,生于仕宦之家。夫为文法小吏,因志趣不合,夫妻不睦,终至分手。分手后朱淑真与意中人在元夕相会,此词便是由此而发。由伦理观出发指责朱淑真失德的言论较多,对朱淑真的批判极尽口诛笔伐之能事,疾声厉色地指责她有才无德,于是后来此词归到了欧阳修名下。也有一说是欧阳修怀念妻子杨氏所作。其实从“泪湿春衫袖”一句来看,我倾向于是朱淑真所作。作者何人也许不重要,写出与《题都城南庄》如此异曲同工的词,即便有抄袭之嫌也不影响作品的艺术成就。

        其实欧阳修写的类似题材应是这首《浪淘沙·把酒祝东风》吧,看今年忆去年思绪到明年。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现代人表达感情就直白的多了,浓缩到了牛排中吃你给我切的那块。而宋人真是仿写的高手,写出新高度。吕本中有词《减字木兰花·去年今夜》:

去年今夜,同醉月明花树下。此夜江边,月暗长堤柳暗船。

故人何处?带我离愁江外去。来岁花前,又是今年忆去年。

        这首伤离别、怀友人的小令回忆了昨天,记述了今天,展望了明天。时间上跨越了三年,去年今夜,今年今夜,明年今夜。先从今年今夜回忆去年今夜。作者和他的朋友对酒、叙旧、吟诗、纵谈天下大事,一同醉倒在明月朗照的花树下。次写今年今夜。这个朋友走了,作者来到送别的江边怅望,长堤上柳枝繁荫,遮住了月光,遮蔽了那停泊在堤畔的远行万里之船。再写明年今夜,明年的今夜,再来到月下花前,作者又将回忆今年今夜对朋友的思念。“今年忆去年”将是一个循环不完的情景,它将会延续到见面为止。同一时间的反复,不同情景的再现,引起复杂的心理反映和感情的波动,构成了全词及作者内心的矛盾体。

        唐代诗人赵嘏落第返乡后,在某夜晚独登江边小楼,忆起与友人共赏月夜风光的情形,写下了《江楼旧感》一首:

独上江楼思渺然,月光如水水如天。

同来望月人何处?风景依稀似去年。

      唐代诗人刘希夷有一首《代悲白头翁 》,是感叹今年想到来年之作。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惜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

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

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文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

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

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

但看古来歌舞地,唯有黄昏鸟雀悲。

        时代变迁,但人之本性情感却是相通的,唐宋丰碑的影响历久弥新。

      宋代晏几道一首《临江仙》也是空忆去年旧时光之作。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潮汕地区自古以来以亲情为重,以尊为先,友谊第二,爱情次之。所以长辈的地位高人一等,到处受人尊敬,以礼相...
    子轩哥哥阅读 61评论 0 0
  • 如果你有渴望,就要为之而付出行动。毕业三两年,感谢有亲人爱人朋友的一路相伴,跌跌撞撞也好,懵懵懂懂也罢,总算是把刚...
    点滴印象阅读 86评论 0 0
  • ............................................................
    小小小秤子阅读 52评论 0 0
  • 无端的忧愁 盛放与凋零 储藏已久的盼望 隐隐流动的讯息 随风翻飞的枝叶 酝酿着芳香 急急的落幕 乍喜乍悲 漆黑的长...
    钢铁侠_9912阅读 5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