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少年》:等我一下,我会回来的

作者|桨小嗯

1、狼

47年前,有一个十七八岁的肺病女孩(朴宝英饰),为了养病,跟着妈妈和妹妹搬到父亲合伙人儿子买的房子里。


房子很大,以前有个搞狼人研究的博士住过,后来突发心脏病死了。


女孩叫顺颐,因为常年患病,每天精神状态不好,也没有朋友。



搬进新家第一天晚上,女孩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听见外面有响声。她害怕地走出房门,来到仓库,看见一个怪物,吓得大叫。


听到叫声,怪物利索地逃跑了。母亲和妹妹闻声赶来,赶紧将顺颐扶回房间。


第二天早上,怪物再次出现在仓库门口,头发乱糟糟的,全身脏兮兮的,膝盖上的裤子破了个大洞,眼神充满畏惧和茫然,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宋仲基饰)。顺颐妈妈以为怪物是一个孤儿,就收留了他。全家找了几次警察,由于少年身份不明,又不会说话,不知道该送去哪里,就把他留下了。



2、少年


少年很奇怪,行为举止和狼一样,力气大,跑得快,白天打瞌睡,晚上蹲在窗前,望着天上的月亮发出狼嚎声。每到吃饭时候,只要房间门一打开,他就像狼一样迅速蹿出,向桌子奔去,两只手像狼爪一样抓起桌上的饭菜往嘴里塞。


顺颐起初特别讨厌少年,恨不得快点把他送走。直到有一次,合伙人儿子上门骚扰她。蹲在墙角的少年突然跃起,赶走了骚扰犯,救下她。顺颐感激少年,对他改观了不少。


为了让少年变成正常人,顺颐用训练宠物狗的方式训练他,教他吃饭,刷牙,洗碗,系鞋带。每当他做好一件事时,她就摸摸他的头,表示赞扬。



少年的到来圆了顺颐妈妈的儿子梦,她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哲秀。


时间长了,哲秀渐渐习惯了顺颐一家的生活。在顺颐的训练下,他身体和心里的狼性慢慢减弱,开始变成正常人。


他像个大哥哥一样,和顺颐妹妹,邻居小孩在山上玩耍,踢球;像个男人一样保护顺颐,不让她受到半点伤害。他温顺得像条宠物狗,最听顺颐的话。她让他等一下,他就等一下再吃东西;她让他学写字,他就一直握着铅笔,走到哪写到哪;她在房间睡,他就在房门地板上蜷缩着,守护她到天亮。


他是狼人,一个可怜的人。很小的时候就被那个心脏病博士逮去做实验,把他从一个人变成一只彻彻底底的狼。结果,实验还未做完,博士突发心脏病死了,他变成了半人半狼的模样,忠诚、勇敢,为了保护在乎的人,不惜豁出性命。



3、哲秀

合伙人儿子看见顺颐和哲秀日渐亲近,心生嫉妒(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几次栽赃陷害,骚扰顺颐,终于逼急了哲秀,让他现出原形,成了众矢之的。


政府代表为了掩盖狼人研究事件,要一枪打死哲秀,生物学教授为了研究狼人,又要哲秀活着。哲秀被囚禁在狭小的仓库里,脖子上套着项圈。他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每天站在锈迹斑斑的窗前,看顺颐做作业,路过,等她进仓库摸摸他的头。



故事的最后,为了让哲秀不被打死,顺颐一边哭,一边打他,骂他,逼他逃走。


哲秀逃走了,仓库空了。顺颐搬家了,在仓库给哲秀留了一张字条:“等我一下,我会回来的。”



4、等待

搬走后,顺颐结婚生子。47年后回到老房子,竟在旧仓库里与哲秀相逢。


她老了,他,却还是少年模样。因为一句:“等我一下,我会回来的”,他在仓库里等了她47年。


在漫长的等待里,他学会了写字,说话,堆雪人。



他抱着旧吉他,思念了她47年。相逢时刻,她满是惋惜,而他,却依旧像初次看她弹吉他时一样,眼神清澈得像一片湖,充满了喜欢,惊喜,开心。


时过境迁,两人心中虽始终有彼此,虽再次相逢,但还是没有在一起,再续前缘。顺颐撤回了卖房申请,把房子留给了哲秀,和孙女踏上了返程的路。



5、《狼少年》


从狼——少年——哲秀,宋仲基饰演的狼人一点一点成长,从毫无意识到有意识,有喜怒哀乐的情绪,历经痛彻心扉,至死不渝的爱情,终于变回了人。


哲秀的一生是悲惨的,小小年纪就被逮去做实验,被剥夺做人的权利,变成“狼人”后,出现在人的世界里,又要被当作怪物对待,被剥夺生存的权利。电影《狼少年》不仅歌颂了顺颐和哲秀至死不渝的爱情,也抨击了一些“非人哉”实验的残酷、无耻,讲述了一个做人要有原则,做事要有底线的道理。


这部电影用倒叙和插叙的方式,向观众回忆了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整部电影,画面充满了夕阳美,淡淡的,柔和的黄色光影背景,像极了顺颐和哲秀充满遗憾的爱情。



6、宋仲基


从出镜到狼人逃走,回忆结束,电影快结局。宋仲基只说了一句台词:“不要走”。


仅仅三个字,却刻画了一个令人难忘的角色—狼少年。


据说,狼很忠诚,一生只有一个伴侣。宋仲基饰演的狼少年做到了,他只说了几句话,却用眼神、动作和表情描述了一个忠贞不二的恋人。



7

第二次刷电影《狼少年》,还是被感动得哭了,像顺颐一样,哭得稀里哗啦。


哲秀逃走后,有一天,顺颐在空荡荡的仓库里,想着想着就哭了。这一幕看得着实纠心,难受。这大概就是思念到极致的表现吧!



你呢?有没有想起一个人,ta明明没有坏消息,却想着想着就哭了。


ta只是不在身边,已经很久没了消息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