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个故事给你听——洛天依言和

在一片远古的荒原上,藏着一个宁静的小山村,这个山村很原始,很破旧,不与外界相通,但这里的人们都心地善良。

村子里有一个可爱又调皮的小女孩,叫洛天依。偶然的一天,她在村头捡到了一个从天而降的漂亮天使,言和。说是捡,是因为当时的言和似乎奄奄一息,晕倒在那里,像是受了很重的内伤,又像是生了很严重的疾病。

洛天依把言和带回家,她不知道,这是灾难的开始。

太阳升到正当中,言和缓缓的睁开眼睛。她醒了,如同恶魔,红色的眼眸深邃的透不出任何活的希望。环视四周,发现自己是在一户人家,懊恼、绝望、哀伤、痛苦,一瞬间涌上她的心头。

言和本是善良的天使,不幸被感染了僵尸病毒,天使变恶魔,她愿意把自己终结在荒无人烟的土地,却不想,终究是成了毁灭人间的噩梦。

她摸索着随身携带控制病毒蔓延的药,找过全身,遍寻不到,跑出屋外,知道这里是没落的小山村,突然有一种解脱般的快乐。她知道,这里的人已经开始感染病毒,但也仅限于此,终于,她没有毁灭人间。

一整天忙忙碌碌为这山村最后的命运作安排,今天一天没吃药,身体却灵动如顽童。终于到天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未被感染,不知道今晚有多少人会变成僵尸,她跟随病变的自己,和僵尸们舞动自己的躯体。

洛天依救了言和,看她一直在沉睡,遂把她安置在自己的床上休息,自己又跑出去玩耍。意外的看到从言和身上漏出来的漂亮瓷瓶,打开,是两粒圆圆的小粉球,闻着有淡淡的幽香,舔一舔,甜甜的,小淘气不禁把它们放进自己的嘴里,一蹦一跳欢快的走了。

殊不知,这正是言和控制自己体内病毒的药,还有最后两天,言和将尸变完成。

晚上洛天依吃过饭,看到大街上大家都在跳舞,她最喜欢热闹,放下碗筷匆匆跑出去加入他们的行列。大家的舞很奇怪,双臂前伸,双腿笔直的往前跳。她左跳右跳的冲到最前,刚好遇到发号施令般的言和。红眸红发,恶毒的与睡着的温婉如同两个人。

她突然有点害怕,转头想回家,此时才终于发现,跳舞的人们已失去灵动的眼睛,每个人都目光呆滞,已然是僵尸。

她害怕的想立马逃回家,言和问:“为什么偷走我的药?”“药!”脑子眩晕了好一阵,才终于想起,白天她吃的甜甜的小粉球是言和救命的药。僵尸们都在言和的控制下痛斥她,恐吓她,“放弃自己的大脑和心脏,和我们在一起吧。”

洛天依神情呆呆的变成僵尸团队的一部分,但她因为吃了药,终究没能变成僵尸,此时的僵硬,是因为害怕,也是为了逃避。

天亮了,所有僵尸回家休息,洛天依躲到床上,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什么都做不了,只有等待黑暗来临,再一次伪装成僵尸。

天黑,月生,今晚竟是满月,言和终于尸变完成,却仍有一丝天使的神智。这一晚,整个山村终于全部成了僵尸的世界,疯狂,摧毁,活的悲惨,死的希望。

僵尸们不再满足于这落寞的小村庄,他们需要更多的毁灭,渴望更多的同伴,尸化的言和也有了统治世界的欲望。于是,他们离开小山村,向人类进军。

不知是上天的察觉还是大家心灵未完全泯灭,荒原上,他们遭遇了全副武装的军队。现代化的枪械不需靠近,在病毒来不及传播时就将僵尸们全部击毙。尸横遍野,洛天依激灵的装死躲过一劫。她不知道,同时逃脱的,还有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言和。

洛天依挣扎着继续前进,不知走了多少路,终于临近人间。远远的,她看着前方的城郭,想象着那里的世界,那是活着的希望,重生的欣喜让她几欲痴狂。

一位道士迎面而来,“这位朋友,你需要我为你占卜一卦。”洛天依有点好奇,但城郭的吸引力更大,她不想理会,道士继续说,“你晚上无法安眠,因为你的床边藏着可怕。”洛天依想起村子和言和,不由得瞪大眼睛,“求你救我!”“一切都是天意,该当终结,但我愿意救你”,说着拿出一个漂亮瓷瓶递给洛天依,“此药虽少,但救你足矣。”

洛天依接过瓷瓶倒出药丸,看也不看就吃进嘴里。她道谢,继续向城郭出发,仿佛只要到了那里,就可以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走着走着,她越来越困,眼睛直直的瞪着前方,已经能看到走动的人影,但终于,缓缓的倒下去。

道士摘下面具,露出言和的脸,痛苦夹杂着绝望。她慢慢的抱起洛天依,靠着仅存的一点微薄的能力,带她回到小村庄。

太阳挂在正空,照满每一个黑暗的角落,山村里所有的人已经变成死去的僵尸,躺满小路,言和抱着洛天依躺倒在正中央,用尽最后的力量,将一切毁灭于正午的阳光下。

“睡吧,睡吧,再也不用害怕,一切都已终结,轮回之后,我们终于被彻底遗忘……”

小山村覆灭了,从始至终,外界无一人知晓,只有曾经的天使,和这里善良的人们,在这世间烟消云散。

《今天没吃药》

《僵尸舞》

《怪物大暴走》

《阴阳先生》

《葬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