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梦境

奶奶今年已经八十岁了。当我还在她身边的时候,她常常跟我说起她所做过的梦。那些梦几乎都很简单,但是往往在我听来这其中是五味陈杂,喜怒哀乐都在其中。也许是因为奶奶的年纪越来越大,往往这些梦里还带着对时光和岁月流逝的恐惧感以及对过去时光的眷恋。有时候明明奶奶在跟我叙述这些故事时只用了几句胡,这几句话却总能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地回响。

我记得奶奶曾经做过两个梦,两个梦的内容如出一辙。第一个梦,她梦见她陪着爷爷去看病,爷爷坐在椅子上跟奶奶说:“我们不看了,回家吧。”奶奶说:“好。我们回家。”然后和爷爷一起出了医院门,爷爷就消失不见了。第二个梦,仍然是她陪着爷爷去医院,结果在医院门口,爷爷说:“我好了,你走吧。“

我不知道每每这些梦境之后奶奶是什么样的心情,她在跟我说的时候总是笑着,可是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爷爷去世已经十年了,她仍然时时记挂着,恐怕这念想也是至死方休。我还记得在爷爷刚离开的那一段时间里她总是以泪洗面,茶饭不思,家里人生怕她也支持不下去。后来每次去爷爷的坟头,她也总是在坟前轻声细语,好像每一句话都能被他听到一样。在奶奶十九岁的时候,他们结婚,共同走过了五十年的岁月,然后子孙满堂。我不知道那种生生的抽离感究竟是怎样的,可是我从奶奶的梦里窥见了。窥见了她的无奈与怅然。她在梦里一次次与爷爷相遇,相遇后又分离,空怕醒时总是那一份隔着两个世界的想念。

奶奶还曾做过一个梦。梦里她和我还有我大姨一起出去旅游。不知道到了哪个乡下和我们走散了。她很着急,身上也没有带电话,只能一个一个问,不知道走了多少路,不知道问了多少人,最后话也说不出。不知道奶奶的心情如何,我每每回想起这个梦境都想要掉眼泪,恐怕她的心里比我不知苦涩多少倍。大概,人的生命走到暮年,那种孤独感怎么也无法消散,时时在人的心头缠绕。奶奶大概也是在恐惧着这种孤独。

如今的我是一只离巢的鸟,不能时时陪伴在她的身旁。我选择每晚给她打个电话,想要消解她的一点孤独,也给我带来每天一份期待。她总是告诉我,她常常梦到我回家的时刻。是啊,十八年来我们几乎从来没有分开过。于我而言,也许这是一次飞翔。而于她而言,这却又是一次抽离。她时时盼望着我回家的时刻,而我却时时的困苦,觉得人生实在是难以两全,故乡和远方似乎选择哪一个都会让我流泪。

高三的时候,我曾经在日记本上写,“来年的春天/我会回来再一次停留在你的檐头”。我想把奶奶的故事带在我身上走下去。快要回家了,回家一定要先给她一个拥抱。告诉她,无论我在哪里,你都在我心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