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七十三章)千年恶鬼

字数 2021阅读 366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我惊呼:“这,这是什么?!”

淨玄静默不语,上前一步,以指化剑,割向自身左臂。

只见他修长净白的腕上流下一滴刺眼的红,还不待那红落地,坟土前的“野草”却忽然有了生命,极速躁动起来,对那滴红争相吃食;待那滴红被吞噬殆尽,那“野草”居然长高了数寸。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发草居然以血为生!

淨玄眸色一暗,右手负袖一抖,顿时剑气横生,将那堆发草连根拔起。

不,那发草并没有根,或者说,它的根实在太长,淨玄连拔数寸,依然不见其尽头。

黄土扬尘,又复落定,淨玄双目微凝,将那发草拦腰斩断。

断时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

那尖叫转瞬即逝,恍若幻听。

亲见如此诡异的场景,我心中难免有些惶然,迟疑地问道:“大师,这…究竟……?”

“发面鬼。”淨玄淡淡地答,端然的面上看不出是何情绪。

“发…面鬼?那是什么鬼?…光听这名字就够让人恶寒的了…”

“发鬼通常是女子魂魄,因其积聚了大量的怨气,所以无法投入转世。她们往往以发为体,无面无身,平日以鲜血为食,法力越高,其发便越长。”

“看来,将我们困在此地的魔物,便是一只千年的发鬼。”淨玄断言。

“这么厉害…“我小声的惊叹,而后神思一转,迟疑地问:”大师,若是,若是当年,安南寺的那位方丈未曾度化初寒,那他是否也会…也会成为这样凶残的恶鬼?”

淨玄没有作答,然而我已从他沉郁的眼瞳里看见了答案。

“走罢。”

“去哪里?”

“不能让那发鬼再为祸人间。”淨玄面上一片正然。

“你是说…我要和你一起去收鬼?还是收一只千年的恶鬼?”我苦着一张脸哀求:“大师,能不能不去啊?我的道行你是知道的,我打不过她…何况她死了这么多年,必然是长得很难看的…我,我这人吧,我一看见长得难看的东西,我就害怕……”

“不行。”他回得斩钉截铁,而后淡淡扫了我一眼:“还是说,你愿意在这里被困死,将血肉施舍给恶魔?”

我愣了一下,继而猛烈地摇头,坚定的跟上他的步伐。

他侧脸的嘴角于是浅浅扬了一下。




我们跟着一颗檀木佛珠默然前行。

佛珠自然是淨玄的,它被淨玄赋予了灵气,追随着发鬼的气息而行。

天色越走越暗,周围的障气也越来越重,至了最后,四周已经暗不见指,佛珠于是停了下来,在原地发出淡淡的光芒。

淨玄将其收了回去,继而负袖一挥,障气顿时四散而逃,眼前立时光明了起来。

瞬间的光亮让我有一时的失明,待我眼睛适应过来,看清前方之物时,一股翻江倒海的恶心直冲脑海,惊惧与恶寒让我的身体微微的颤抖。

那是一棵苍天巨树,树干干枯而漆黑,这树没有叶,只有密密麻麻的乌发将其捆绑得严严实实。那树上坐着一个东西,它没有脸,也没有手和脚,它周身被粗韧的黑发裹绞,散发着森然骇人的鬼气。

“你…们,是谁。”

那东西幽然地出声,它的声音枯萎如柴,又干涩如沙,极其难以入耳,那已经不是这世间应有的声音了。

这样的声音,应当只在地狱。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淨玄。”淨玄右手立于胸前,端然地道。

“和…尚?”那东西似乎微有疑惑:“和尚,怎么,会与妖…一起。”

淨玄无视它的疑问,冷冷地道:“你在人间已经留得够久,造了太多的杀孽,所以上天要我来度你。随我赎罪去罢。”

那东西听了,忽然大笑起来,它的笑声如啸如泣,极其刺耳,听得我心中忍不住发寒。

它笑了很久,终于停下来:“度我?赎…罪?不,自,量力!”

话音将落,一声呼啸从空而来,与之相随的的是森然鬼气的黑发。那发如箭如电,直指淨玄面门,只见淨玄负袖一挡,发丝顿时四散如雨,再化为一阵乌烟随风而逝。

发面鬼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我们,只听它一声怒吼,一阵鬼呼阴喊之声森森响起,从它的发中生出了成百上千的黑影。黑影飘动,宛若黑烟层层扩散,一只只形如骷髅的怪物从中窜出,呜咽哭啸着向我们扑来。

淨玄当然可以自保,我也不愿成为他的累赘,于是拔出伞剑,在其上注入自身灵力,刀刀劈散那些张牙舞爪的怪物。

我们各自战了一会,然而黑影怪物却好像无穷无尽,我心中生慌,于是回身大喊:“这样下去于我们不利!大师,你快想想办法!”

淨玄并未回答,却见其并指作剑,劈开数十道鬼影,顿时与敌划开一段距离。

他从颈间取下佛珠,将其飞射到四周,默念了一句咒语,四散的佛珠骤然闪现出赤焰火光。那火光遇发即燃,再蜿蜒更盛,只在一瞬间就将万千发丝燃烧为灰烬。

道道鬼影随火而逝,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天地间一片刺眼的红光,仿佛要将一切都燃烧殆尽。空气中混合着焦炭与灰尘的味道,还有一股头发烧焦的浓烈恶臭,闻之让人阵阵作呕。

此地当真还是人间?此地莫非不是炼狱?

那发鬼见势不妙,早已藏身不见踪影,我在火光中凝目寻找,一时没有注意脚下,却忽然间被一股力量捆住了双腿。

我不自觉的向后倒去。

我的手脚很快被粗韧又恶心的发丝牢牢缠绕住,动弹不得;颈上贴着一根很凉很细的东西,它紧紧勒在我的喉上,让我连呼吸都变得不畅。

一个枯搞的声音自我耳边响起:“和…尚,你杀我,我便,杀了…她。”

淨玄负袖一抖,四周火焰尽灭,唯剩缕缕灰烟与尘絮在空中寂寥地飘散。

天地间一片灰暗的荒芜,淨玄却始终纤尘不染,他一身素衣的立在那里,面上还是那样的无悲无喜。

他仿佛降身于这炼狱的一位圣人。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吧。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