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人在北方

2017年  ,我来到山东青岛。

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

学校比邻国家4A级景区的金沙滩,后门就是一大片海滩,还有好多个造船厂。同学们来自天南地北,抄着各色各样的口音。我是福建人总被抱怨“台湾腔”,同学甚至会模仿我说话的口音。最难过的还是伙食上的差异,北方多面食和小饼。来到食堂的第一天,看着菜单上那些奇奇怪怪的菜名,比如“骨汤冲鸡蛋”、“山西油泼面”、“鸡蛋面片汤”。我选择了一个熟悉的菜名“打卤面”,“卤面”在我们那是非常常见的小吃,热腾腾的面条里,冲上卤汤,卤汤是鸡蛋、虾米、香菇和鱿鱼干熬成的,香气四溢,很能解馋。但是北方的“打卤面”和我们的完全是天差地别,他们是放入茄汁辣椒还有香油,类似拌面。

食堂阿姨问我加香油吗,我从没吃过拌面加香油的,她又问加不加辣椒,我还是摇头。最后我吃上了一碗完全没有味道的打卤面,那时候我想念极了南方的所有食物

其次就是北方缺水,加上我们又住在海边,淡水资源有限。学校的宿舍没有独立浴室,每次洗澡都要抱着盆子去大澡堂。南方也是有大澡堂的,但是很少,所以我并不太稀奇。南方人都要腼腆一些,温润如玉小桥流水,而北方人会豪放不拘小节。在南方,就算是大澡堂里,一个池子里泡澡的,大家都不会一丝不挂。我第一天到澡堂洗澡,就看到光着身子走来走去换衣服的同学们,反倒是我很不好意思,赶紧洗完澡就走了。

现在已经十月份,是青岛的深秋了。气温的骤降,让我感觉仿佛是南方的冬天。有一天上课的时候,老师分析一部台湾影片时,问到:“大家能注意到影片的顺序变化吗?”同学回答:“是季节上的变化,春—夏—秋—春。”老师又问:“为什么少了冬?”后来我总算明白了,不是少了冬,而是我们的冬天太温暖让人区分不开季节。我问同学:“青岛最冷的时候,是零度吗?”同学摇摇头:“平均气温是零下五度,还会下大雪。”我从没看过下大雪,所以很期待。就像北方人想看海,而南方人想看雪一样。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看腻大海的我。在沙滩体育课的时候,光着脚兴奋地朝大海跑去,表现得就像一个从内蒙古来的同学

那种咸咸的鱼腥味,无边无际的海岸线让我突然很想家。

从前,我总是很想到很远的地方,想着自己会有新的生活轨迹,生命里会遇到很多不一样的人。我相信也确信自己在一步步变得勇敢和独立,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有一天晚上,手机音乐自动循环播放到《思慕的人》,听到闽南语唱的歌词,那个时候,我真的很难过。

紧返来  阮(我)的身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