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原来我们每天都在用的键盘,竟是一个精心谋划的「反人类」设计?

96
贝拉姆塞威胁
2016.01.07 12:28* 字数 1747

进入今天的正题之前,先来讲一个屁股决定脑袋的故事。

话说以前人们在造火箭推进器的时候,想要知道尺寸应该造多大。由于要通过火车经过山洞,而山洞略大于铁轨,所以火箭助推器不能大过铁轨。

而设计铁路的人原来是做电车的,所以:

而最早造电车的人原来是造马车的,所以铁轨宽度等于马车的宽度。

罗马战车的宽度,则是由牵引马的屁股决定的。

于是,马屁股就这样决定了火箭推进器的尺寸。

故事的真假姑且不论,在经济学上,一旦人们做了某种选择,就好比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并让你轻易走不出去,我们一般称之为“路径依赖”。

OK铺垫完毕,下面进入我们今天要聊的主角,键盘的设计。

我们先来看一些你比较熟悉的键盘。

也许今天你已经习惯了上面这些QWERTY排列的键盘,但你会不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是现在的这个字母顺序呢?毕竟这个键盘在一开始上手的时候很难记住字母的位置啊有没有。换一种排列,比如按照字母表ABCDE的顺序难道不会更利于记忆,打起字来更快吗?

一点没错。但问题在于,如果这个键盘的设计初衷正是为了降低打字速度呢?

这还得说回到键盘的前身——打字机,最初是使用ABCDE的顺序排列的。

但容易出现一个问题,就是如果键盘上邻近的字母之间的击打速度太快,那么打字机上的铅字连动杆很可能出现碰撞,从而导致机器出现卡死的问题,影响打字速度。

最早的按ABCDE排列的打字机

于是在1870年,美国人肖尔斯把打字机的键盘重新设计,将常用的字母"etaoinsrhd"安排在不顺手的地方,减慢打字员的速度,这样击字连杆就不会卡住了。

所以一开始上手QWERTY键盘感觉很难是很正常的,让你觉得困难正是他设计的初衷:

①那些经常使用的字母键和符号键一般都处于边缘,分配给力量较弱的手指比如小拇指和无名指。

② 使用QWERTY,57%的时候你是在用左手打字,而一般人惯用手是右手。

③ 而且你有没有发现有时候为了打一个字,要上上下下移动手指,因为中间黄金的区域都是些不常用的字母。

就是他,查尔斯,警察叔叔就是他

这就是设计的力量。(感动ing……)

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感觉。可是今天都不用这种打字机了啊!!为啥还是选择这种低效的排布方式啊!!你是在逗我吗!!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四个字:路径依赖。

那难道就没有人尝试着去解决这个问题吗?当然有,比如下面这几位。。。


Dvorak键盘

1930年August Dvorak发明了一种自认更高效的Dvorak键盘,将9个最常用的字母放在键盘中列。这种设计使打字者手指不离键就能打至少3000多个字。

不仅如此,针对左右手使用习惯的不同,Dvorak有两种键盘布局,可以说非常人性化。

目前吉尼斯记录里世界上最快的英文打字速度就是在Dvorak键盘上创造的。看上去Dvorak键盘还挺合理的,能减少手指的运动量,提高工作效率。

然而Dvorak键盘诞生的时候恰好二战,还没生产就夭折了。而且当时的人们似乎也并不乐意去记忆一种全新的键盘,并且它提高的速度也没有被普遍证实,因此在市场上没有获得足够多的用户和关注。

所以说,出名要趁早啊。


MALT键盘

命苦的还有MALT键盘。它改变了字母排列,使方向键、后退键等按键更容易按到,使用的时候可以更多的用拇指。而且MALT键盘形状虽然奇怪但是非常符合人体工学设计,打字手腕不容易酸痛和损伤,人们一度非常看好它能代替QWERTY键盘。

不仅如此,Malt还有更加酷炫狂拽叼炸天的单手键盘。

字母的排布,奇特的造型是经过仔细研究过的,专为单手使用设计优化,很多打字员使用Malt单手键盘可以达到每分钟85个字的录入速度。

而且左手和右手的单手键盘都有,真乃神器,可以一手打字,另一只手做其他事情了。比如吃饭。(想歪的自觉面壁去吧)

但是MALT键盘有一个问题,就是需要特殊的硬件才能安装到电脑上,成本非常高,所以结果还是然并卵。


Colemak键盘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英语最常用到的字母:etaoi nsrhd。在colemak布局里这几个字母都在最中间的位置,通过下面的热区图也可以看到,中间的按键是被最频繁使用的。用colemak布局打字手指几乎不需要移动。并且除了中间按键,其他按键和QWERTY布局相同,所以常用的一些快捷操作比如ctrl+c复制等还是可以使用。

看着很合理吧?却依然没有引起太多的讨论。

甚至还有人出了回归ABCDE排列的键盘,却依旧敌不过习惯的力量。

所以到今天,如果你问我,键盘的字母排列为什么这么排,恐怕我只能给出这个看似有些荒诞的答案:为了不让100多年前打字机的击字连杆卡住

而我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刚学完ABCDEFG的孩子们,艰难地去接受一门『新的语言』。也许他们原本是可以超越我们的,至少在这件事上,但此刻,却被我们画地为牢。

生活中的设计思考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