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谢

花开花谢

张凉晨

柔和的冬风悄然吹来,在和煦的暖阳中,一粒种子恍若一颗尘埃,轻轻散入混着芳草清香的泥土中,汲取着尘土中的清水。

已然过了初春,那粒如尘埃般的种子也已翘悄然萌发,它的嫩芽是那样的轻柔脆弱,在柔软如妇人怀抱的泥土中生长着,宛如一个剔透晶莹的婴儿,带着灵气,依赖着妇人温暖的怀抱,带着世界上最初的美好。

霞光十分,转眼便是暮春时节,朦胧细雨绵绵,熹微晨光暖暖,那剔透晶莹的婴儿也已长成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那双清澈干净的眼眸是那样无瑕,不问凡尘世事纯净的不带一丝回眸,妇人用她那双劳作而布满茧的手牵起小姑娘肉肉的小手带着她走过阡陌,看过清泉。

夏至未至,却也已不远了,那株小花也已成长,在这最美的季节中盛开,就像是在最美年华中的豆蔻女子。她穿着鲜艳的长裙,头戴素锦的簪子,在花田中翩翩起舞,带起阵阵蝶飞,跳得累了,便摘下一朵小花戴在耳鬓旁,对着澄澈的湖水轻顺她的长发,鼻间是豆蔻女子特有的清香。

秋风萧瑟,树叶开始变得枯黄,在秋风中渐渐凋落,而那朵花则是在她最美的芳华过后,开始有凋落之兆,可至少她现在还坚持着不是吗?在万物衰败时,她又是顶着何等压力,只为绽放到最后一刻。到底是什么能让她坚守至此?不过是为了不枉此生。

寒风吹过,带走了万物,只余下一片银装,那朵花最终还是没能熬过冬天。在这冰天雪地之际,零落成泥碾作尘。但她不带一丝遗憾,因为她已经熬过秋天,她顶住了秋风,护住了自己,她带着自己的梦想护住了自己小小的一方天地。就像大海中的孤帆,虽然渺小,却也行驶在大海之上。

花的一生,便在这秋冬春夏中完结。而人的一生,不也是在这雪月风花中悄然消逝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