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姑娘不一定都是小三,浪荡的大叔也不定都是渣男

96
Kris在路上
2016.05.19 23:21* 字数 3140

1、

那个大胡子客人又来了。而且,几乎每个工作日下午四点一刻,他都准时坐在那个靠窗的位置,点一杯冰拿铁,一直待到天黑。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待到那个女孩的到来。

我的八卦同事们都觉得大胡子和女孩的关系不一般。

一是从年龄来看,胡子大叔起码有四十了,虽然身材保养的很好,穿衣品味也不错,但脸上的皱纹暴露了他的沧桑。而女孩看起来也就大学刚毕业,甚至可能就是个在校生,穿的还算素雅,偶尔会套个小短裤,白皙的大长腿好像在提醒我们,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但越是小孩子不是才越要变大人吗?对了,同事们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小白。

二是两个人的戒指。大胡子左手无名指带着一个指环,是一半桃心那种。他很喜欢边看电脑,边用右手摩挲左手的指环,有时候累了就干脆摘下来,两只手一起摆弄。上回我把拿铁端到他桌上,发现杯子下面好像有东西,再一看是他把指环放桌上了。我赶紧道歉,大胡子抬头给我一个微笑,“没事儿,小玩意儿。”但是,小白的戒指可不是小玩意儿那么简单,有钻。戴的位置飘忽不定,除了大拇指没戴过,其他八根手指都有戒指的到此一游。我曾经无聊时候还幻想自己就是那个钻戒,自由挑选那几只芊芊玉指,紧了换个宽松的,松了就找个紧的,是的,我很喜欢看女孩子的手指。

小白一般会在6点左右蹦蹦跳跳地进来,有时候飞奔到大胡子身边,有时候又会蹑手蹑脚地挪到大胡子身后,捂住他的眼睛,不管是哪种见面方式,大胡子都会回应他的招牌式的微笑,牵着她的手让她坐到身边。他们不会停留很久,最多一杯茶的功夫,就会一起离开。

同事们一看到他们要走,就争着冲上去收杯子,擦桌子,因为大胡子十有八九会留一张百元钞票做小费。有一次这个火热的争抢场面被我们老板看到了,看得出他很生气,但没有骂人,第二天员工换衣间里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凡由客人非指定给予的小费,将按照员工序号依次领取。”也对,几个服务员在咖啡馆里抢小费实在不大雅观。

大胡子和小白成为我们闲谈中的一个必备话题。“小白肯定是小三,你看胡子大叔从来没有周末来过,都是趁着工作日和小白会面,我要是他老婆,肯定发觉不了。”丁丁是我们服务员里的“员花”,长得漂亮,皮肤也好,就是脾气有点暴,经常背地里骂老板法西斯。况宇附和道:“那看来大胡子还算个不错的丈夫,起码周末时间会陪陪家里人。”“得了吧,外面找小三也能叫好丈夫?!!!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么花心啊~”再这么聊下去,丁丁肯定又要爆了。大家见状,各怀心事,散了。

2、

已经两周没和小云联系了。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

和她认识半年多,但感觉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不否认,最开始注意到她是因为她和娜娜长得太像了,举手投足都像一对姐妹。但这些我都没有告诉她,她知道的仅仅是我42岁的年纪,有个8岁的儿子,还有一个前妻。是的,我没告诉她,娜娜在4年前已经不在了。

我爱娜娜,胜过爱自己。这句话,我不断强迫自己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尤其是在和小云相处的时候。

我得感谢娜娜,因为有了她,才有了我们的爱情,还有我们的儿子,当然还有了那些个拆迁房。那些房子现在值多少钱了,我也不知道,如果不是他们,我和儿子没有办法能够过得这么惬意。

那时候,上大学,娜娜不顾一切地跟了我,甚至和家里断绝了一切往来。她家里老爷子从最初的苦口婆心,到真刀真枪地赶她出口,最终都拗不过这个女儿,像极了她已逝的固执母亲的女儿。老爷子就这样一个人在胡同里住着,我和娜娜会每个月寄一些补品和生活用品,也会挑时间带着儿子回去看看姥爷。儿子东东总是问我们,为什么不和他一起进去看姥爷。我们不知道怎么回答,告诉他因为姥爷最爱的是你啊!小家伙就开开心心地进去了。

直到老爷子撒手人寰的时候,我们也没能进去和老爷子说说话,喝杯茶。

丧礼上,娜娜没有任何表情,任周围的亲朋好友鬼哭狼嚎,她不为所动,一言不发。但我知道,她内心有多么痛。那天晚上,一进家门,娜娜无法抑制的痛哭起来。东东吓坏了,问妈妈怎么了?我抱着他进了卧室,告诉他妈妈是想姥爷了。

那段日子,娜娜过得很煎熬。那种自责和悔恨,是最折磨人的。为了让她走出来,我帮她报了一个烘焙班,希望她有点事儿做会慢慢好起来。

学了差不多一个多月,她渐渐地有笑容了,我也慢慢放下心来。

在去最后一节烘焙毕业课的路上,她的车在四环路上被一辆货车追尾了。在停尸间看她的时候,当联想到她在车里的痛苦和无助的时候……对不起,我无法再写下去。

娜娜走了之后,我曾经想过和她一起,陪在她身边。但一想到东东,就骂自己不够坚强。东东特别懂事,他知道妈妈已经走了,但还是会经常对我说:“爸爸,等妈妈回来的时候,我就长大了,比她还高。”我心里难过,只是抱着他哭。东东在我面前从来不哭,但我经常在深夜听到他梦里惊醒,喊着妈妈。后来,我干脆和儿子一起睡,讲他最喜欢听的《神奇校车》,和他一起玩各种自创的游戏。但是,再也没有给他唱过一首歌,因为以前睡觉前,都是妈妈给他唱,我们俩都刻意回避唱歌的项目,我怕东东伤心,东东怕我难过。

娜娜在我心里挥之不去,直到小云的出现。

小云和年轻时的娜娜太像了,就是脾气要温顺很多。第一条微信,是我发给她的,是一个关于北极熊拔毛的冷笑话,小云回复:“大叔,你这搭讪的伎俩是上世纪的吧?”我回一个尴尬的表情,脸都烫了。“逗你玩的,大叔,我等你微信好久了!”就这么一来二去微信里聊,一聊就是一个通宵。这种聊天像极了我和娜娜恋爱的时候,我们喜欢爬山,夏天还会扎帐篷过夜,在狭窄的三角帐篷里,一聊就是一夜。

差不多这样白天睡觉,晚上聊天,聊了一周,小云约我去一家咖啡馆,名字我很喜欢,“小窝咖啡”。这算是第一次约会,她定了地点,我定了时间,下午四点钟。我早早地坐在一个窗边的位置等着。还不到四点,她一身素装进来了,白色的连衣裙,扎起的马尾辫,走路时候左跳右跳,真像娜娜!是啊,挥之不去的娜娜。

小云进来,很自然地坐在我旁边,点了一杯冰拿铁,脸转过来靠近我说,“大叔也爱喝冰拿铁?”我笑笑,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在来北京上学之前,我从没喝过咖啡,即使是在大一大二,也最多是在期末熬夜复习的时候喝一点速溶咖啡。但是自从大三和娜娜在一起之后,娜娜很喜欢去喝咖啡,尤其爱喝拿铁。但她不爱去星巴克,而是喜欢满北京城转悠着找那种咖啡小店,第一次一起去咖啡馆,我一看价格,一杯要28块钱,比我一天的饭钱都多!娜娜点了冰拿铁,服务员问我喝什么,我鼓了鼓勇气,“和她一样的”,因为那些什么美式、卡布奇诺、浓缩……我都搞不懂是些什么。

小云喜欢问问题,但也会很注意我的禁忌,比如家庭,除非我和她主动说,她不会去多问。其实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说要正式在一起,我做不到,因为我没办法在和她相处的时候不去想娜娜。

看了看上面写的每一段字,自己不禁笑了,说好的是写给小云的,结果却写了那么多娜娜。

不再写了,给小云发一条微信,然后删除联系人,永远不见吧。

“小云:我走了,对不起。我没办法做你的大叔,因为大叔心里总有那么一道坎。”

我删掉了最后一句话:“因为我答应过娜娜只爱她一人。”

3

微信响了,我赶紧打开,是他的!!!他终于想通了,还敢和小女子耍心眼,发脾气~~哼!

“小云:我走了,对不起。我没办法做你的大叔,因为大叔心里总有那么一道坎。”

我赶紧打电话过去,关机,发微信过去,“大叔大叔,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大叔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

4

后来有一天,小白一个人来到了店里,点了冰拿铁,还是坐在那个靠窗的位置。我给她端过去的时候,她抬起头,面容憔悴,问:“你说他还会回来吗?”

“小姐,我也不知道……”

小白低下了头。

其实,大胡子来过,当时是两个人扶着过来的,大胡子喝大了,一直喊:“我TM是个懦夫,但我是个男人!”旁边的男人说:“对对,你是男人,爷们!明一早的飞机,咱还是先回去吧,到了加州你爱怎么喝怎么喝!……”

5

你还会回来的吧?

完。

Kris的私家日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