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的厚重(长篇哲思小说)第一百十九章

96
AB774卢卢
2017.12.19 14:41* 字数 1022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创/卢卢

第一百十九章

“关于爱情的哲学,见仁见智,而且千人千看,千丝万缕,我也只能说我自己所见,这也是百味难调问题,因关系每一个人对其认知与关注,是最难说明白的,而此时我们处于候机,我还能对你说一丁点。”

“一丁点就一丁点吧。”景生说。

“我给你说一句有关爱情的格言。真正的爱是要寻找灵魂伴侣的。李清照以她的才气和对真爱的悟找到了这个灵魂思想上的伴侣时,她的诗是充满少女春意之盎然的。 后来,她那一半离她而去,她的整个诗风便变了,变得凄美了。诗有三美:壮美、优美、凄美。我认为最有光亮最美的爱,是灵气相撞撞击出来的火花的交接与牵手。当这样的两个人结合时,就如王阳明的知行合一,或如《易经》所言的乾与坤的合一。人说婚烟是爱的坟墓,就是两个人灵魂不能合一的原因。`灵魂的相伴而合是婚姻的道,有了这个道,就会产生一种气,使之气冲而和,而这种和,又如老子说的水之和。水流不可阻,水粘难断。这种结合,真的在这个俗世间太稀少了。因两个灵魂合而为一的那种结合是真正的始终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已抵达境界的结合。爱,如果往深处探想,也可以这样书写:爱可爱,非常爱,名可名非常名,我们总追思我是谁?何不去追思我们是谁呢?我们是谁,就象太极图中的一阴一阳,象一乾一坤,一男一女,一月亮一太阳了。对于宇宙的探思追问,或许也只有从我们是谁去着手,方能回归于道,使之气冲而和。最大的才气也许不应用于我是谁?而应用于我们是谁?人类是这样,国家是这样,家庭也是这样,也只有这样,才能使人类在进化中使天地万物生生不息。道,空虚无形,若按道去办事,自然就不会追求圆满。道,深邃复杂,似是万物主宰,它挫去万物之光芒,解除纷争,调和光芒,使其有缺;道,无形无相,似存在又不知谁产生了它……我想爱也一样……中国有首《空空诗》,原文是: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

“日也空,月也空,东升西沉为谁动;

“田也空,屋也空,换了多少主人翁;

“金也空,银也空,死后何曾握手中;

“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

“朝走西,暮走东,人生状如采花蜂;

“采得百花成蜜后,到头辛苦一场空。

“《孟子.离娄》中曾提出‘禹稷、颜回同道’的观点说:‘禹稷,当平世,三过其门而不入,孔子贤之;颜子当乱世,居于陋巷,一箪食,一瓢饮,颜子不改其乐,孔子贤之。’在孔子所称的‘贤’的两种人中,包含了他的两大理想:立功与立德。立功就是推行仁道,造福天下,实现大同世界;立德则是建立一种乐天知足的強大的精境界,富贵贫贱始终如一。”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