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命运的安排》第四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命运的安排》

2017.05.1

原创作者:乔粉林


那日与君一别,

再难回头。

时光隔断了我们的情缘!

月光寄托了我们对望的视线!

凄凄惨惨,

心心念念,

难忘从前,

落花满天飞舞,

却看不到花开的足迹,

听不到春日流水的潺潺。

遥望的方向期盼出现奇迹!

虚度光阴的岁月,

不称我心如愿。

昔日粉面桃花嫣然笑!

今日凋零花瓣随水流!

噫.郎呀郎,

春去秋来盼人归!

秋去冬来年轮回!

念你年年月月日日在心头,

似梦非梦梦未醒!

秋风潇潇又起,

凉意来袭侵心头,

落叶飘飘……

只托风儿,

寄去我牵挂的问候;

再托季节变换,

捎去我思念的祝福。

几度春夏交织的望眼欲穿!

你我再难回从前?

问世间情为何物?

穿越世俗的生死相许。

非思量,断心肠,直到念你抑郁而疯狂……

文化底蕴深厚的表姐日前常常写诗,看书,直到发病以后就收起了自己的日记,在没记录她内心的喜怒哀乐!在篇篇日记中对男朋友思念的寄托,誰人知?何人解?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怜的表姐就这样一地鸡毛发着疯病的情况下,糊糊涂涂的嫁给了那个邻村的哑巴。这下表姑身上的担子轻松了许多。日常照顾表姐的责任,自然就落到了她那个所谓表姐的婆婆身上。起初她婆婆对她,还满不错的。每天表姐走哪婆婆都会跟在后面,随着她在村里转悠,到吃饭的时间也把她领回家,给她做饭吃。也给她换洗衣服,梳头发。表姑也隔三差五去表姐的家,去看表姐。看到她婆婆对她很好,表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有时候顺便也接表姐回娘家住几天。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表姑虽然心思很重的,还在为表姐担忧发愁。可总算比原来好过点,三回两回一趟趟的跑去给表姐送吃的也送穿的。为了让表姐的婆婆对表姐好一点,宁愿自己都不舍得,穿新衣服。还得省出来的钱给表姐的婆婆买,表姑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她好,她也就会对咱家闺女好的。”

可真的是这样吗?不,错了,表姑确实错了。人有时候遇上对的人,就算你不献媚于她,可她依然会对你好。遇上错的人,你掏心掏肺对她好,换来的只是变本加利的对你的侵害与残暴。

因为表姑的这种对人好,是出于一种善良的交换,出于对表姐的爱而去迁就她的婆婆。而表姐凶恶的婆婆与那个畜生一样的哑巴老公,则把表姐当成了生育的机器,一旦没达到他们想要的欲望,就会对表姐残酷的施暴虐待。他们原本想着虽然表姐是个疯子,可她有生育的功能,能为他家生儿育女,延续后代,等生完孩子以后,这个疯子可要,也可不要,都无所谓。又不要多花钱,还倒贴钱。谁想到嫁进家门的这个疯子已经小有一年了,肚子还未凸起。使他们迫不及待想要小孩的念想到了疯狂摧残表姐的身体与心灵的双重的残酷转化为邪恶的报复。可怜的表姐受尽折磨的日子就这样糊里糊涂的一天天过着。

凶恶的婆婆与残暴哑巴老公的狐狸尾巴逐渐显现。现在可怜的表姐在这水深火热的家庭中,每天除了吃不饱饭,让婆婆经常把她用绳子给捆起来,只要表姐哭豪,他们就会毒打表姐一顿。一连多天都不会再让表姐出门了。有时候为她把家里的,比如一个碗打碎,就会招来婆婆与哑巴老公的一顿棍棒训斥与凶狠的谩骂。表姐身上的伤是青一块,紫一块,但没人知道,无人知晓。每天受着来自恶魔般的婆婆,和她那个畜生一样的老公无限残害的毒打与身体的侵占。

一天表姑照例又去看表姐,正好遇集天在给表姐买点吃的送去,顺便在看看闺女。已经养成一种习惯每五天或者是10天,去看一次表姐,顺便赶一次集给表姐买些日用品啥的。是因为我们那个地方是每5天镇子上遇一次集。平时镇子的街道上几乎没有小商贩,也没有逛街的人。只有遇集这天的街道上,满是小商贩与赶集转悠的人,此时红火热闹的小镇,真是人山人海接踵摩肩,有叫卖声,有歌舞厅里传出悠悠的情歌飞扬声,偶尔也有小门市部的音箱里传出的流行歌曲声,有小商贩与买主之间的讨价还价声,还有边走路边过街人们的聊天声,吵闹声,还有不远处“驴市”,也就是牲口交换买卖的地方发出来的驴豪,马叫,牛鸣声……声声入耳,街道熙熙攘攘,吵吵闹闹。可在红火热闹的遇集天,(表姐生病后,表姑就没怎么来镇子上,可自从表姐出嫁后,有婆婆照顾,表姑只是为能给表姐买东西才来这里的。)表姑无那闲心在这里多逗留,只顾埋头走路,在街上买了自己所需的生活用品,就径直去了表姐的家。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估计表姐的婆婆与哑巴老公知道表姐的娘家人,每次大约都是在遇集的这天来吧。就显得特别殷勤,在这天对表姐来个360度大转弯的好。她婆婆早晨就起来帮表姐梳理好头发,给表姐洗脸,给她换上干净的长袖衣服,长腿裤子。(婆婆给表姐换长袖衣服,长腿裤是因为表姐的身体,胳膊与大腿满是伤痕累累,他们怕表姑看到,会找他们麻烦的,所以就遮人耳目而已,可粗心的表姑多少次了,都没发现自家闺女身上的微妙变化。只是看到表姐有些消瘦而已。表姑留在他家和表姐一起吃了一顿饭,她婆婆就时刻的不离身照顾表姐,让表姑觉得很放心,就匆忙离开了。

因为表姑父出远门打工去了。表姑留在家既要照顾家中上小学的儿子,还要时不时的去搭照自己那个疯闺女,还有忙地里与家里一大堆的活等着她来干。她只有勤快点多弄点钱。一边还饥荒,一边还得接济疯闺女的那个家。哎!善良,粗心的表姑那能知道自己的亲闺女此时就活在地狱里的折磨中。

这不今天表姑前脚刚一走,(婆婆没来得及给她上绑)后脚表姐就看见土炕上有把剪刀,拿起来把玩,用剪刀把婆婆的一件衣服给戳开一个小洞,又拿剪刀把自己的长头发,上去剪了个乱七八糟。等婆婆从院子进家门的那一刻发现了,回去就拿起门后立的一根长长的擀面杖劈头盖脸向表姐袭来。来不及躲闪的表姐,身上紧急着是棍棒风雨交加的伺候。她婆婆大声喊叫,让表姐把剪刀放下,可表姐使劲哭豪着,手里拿着剪刀,双手举过头顶弯着胳膊护着头,眼睛恐怖的看着凶恶的婆婆,就死死的不放手剪刀,身体哆哆嗦嗦的嚎叫着,自从疯了以后的表姐就不怎么说话,平时你问她啥,她都不愿意讲话。当婆婆又一擀面杖打过来的时候,表姐奇迹般的嚎叫了一声“妈妈,妈妈快快救我!”,她婆婆一下发呆的站在哪里,还没等她婆婆反应过来,表姐随后就拿起自己手中的剪刀,披头散发,眼睛发红,疯狂般的扑向了她的婆婆,拿剪刀对着婆婆,逮那扎那。婆婆的腿,胳膊,手,连同后背都皮开肉绽了。顿时婆婆满身的鲜血往出溢。这时候哪个哑巴老公回来看见这惊人的一幕厮杀,顾不上捶打表姐,慌慌张张的,啊,啊叫着找来邻居,让邻居给打了120急救电话,把婆婆拉走送医院,把她一个人锁家里了。随后表姐老公找人电话通知了表姑。

后来表姑就把表姐接回了自己的家,在后来她婆婆出院后,表姑领着表姐回去看过她婆婆一次,但人家明显是不想让表姐留下来,所以善良的表姑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只顾责怪自己与自己的疯姑娘。总认为给人家添麻烦了,不停的给人家道歉,在医院治伤的一笔不小的医药钱,都是表姑给付的。他家又没钱,好心的表姑为了让亲家快快能好起来,毕竟是自己闺女闯的祸,她就应该承担这些责任,这些钱就得花。当表姑看到人家不冷不热的眼光时,就在想,他们在气头上,等消气了,就又会找闺女来的。所以表姑很识趣的就又把表姐又领回家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又过了一段时间,那个哑巴突然出现在表姑家了,来了他也不会说话,表姑说,看那意思是想让接我表姐回家,所以表姑没多想,就让哑巴把表姐带走了。表姐的这一走,表姑的心也牵着走,生怕在发生点啥事,如果自己不让哑巴领走又不可以,自家闺女毕竟成了人家的媳妇,人家来找只能让跟着回去得了。

但日子却飞快的过着,表姐一如既往的生活在那个毒打虐待的环境里。表姑也是各一个赶街日去看一次闺女,两家人家的日子没变样,还是和往常一样。等又一个年头下来,度过春季的忙种后,很快就已夏天来临。这年夏天的雨水特别多,隔三差五的一场大雨下着。

那天上午的天气一直好好的,可中午过后突然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顿时狂风大作,起初雨点就像铜钱大的片子,密密麻麻从天空极速落下,狠狠地敲打在地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眨眼的功夫,头顶“嘎咋”一声惊天动地的打雷后,阴暗的天空中划过的一道长长的闪电,就像一把亮闪闪其大无比的砍柴刀,像把黑沉沉的天空豁开一道无边无际的大口子,天上的雨水来不及躲闪倾斜而下的倒向地面。远处的山野与沟渠洪水汇集一起汹涌流向低洼,离马路足足两层楼高的河沟,洪水已满溢上了路面,平时沟底的这青青小河此时已汇集成翻滚的洪水爆发。恐怖,吓人的暴雨终于停息。

这场暴雨足足下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农家院里的水已是变作汪洋大海。有的家户,住的窑洞屋顶开始漏水,有的家户从脑畔(屋子的房顶)的烟桶上下来的雨水把窑洞的屋子都淹了,屋里的水蔓延到土炕上把棉被子都泡湿了。有的家户窑洞已塌方了,压死了人,有的家户院墙倒了。有的人在地里干农活来不及回家躲雨,藏在岩石躲雨的时候让洪水给冲走了。那年陕北的那场暴雨把我们临近村庄好些人让洪水冲走,连尸体都没找到,从此去了另一个世界与亲人永远阴阳两隔。但有个别让洪水冲走的人尽然奇迹般的命大,给活了下来。雨后丢盔弃甲的人们脸色慌张的都在寻找自己的亲人,有寻老人的,有寻孩子的,有寻婆姨(注:媳妇)的,有寻自己男人的,在雨后泥泞的路上奔跑着摔倒了,再爬起继续着急的赶路寻找,自家人找全乎的人家,激动的悲喜交加抱住哭作一团,早已忘了这场雨给自家带来的损失。只要一家人都活着就好。有的家户少了人,赶到一晚上没找回来的,还在继续找,家里的老人小孩紧张的开始哭泣。

表姑这天正好也在地里干农活,等大雨过后回到家,先开始找到了外出玩耍的表弟。(注:表姑父出远门不在家,家里两老人在家)可表姑忽然心里咯噔一下想起来什么?闺女,疯闺女。会不会在家呆的,又一想,估计没事,她婆婆看她的肯定不会让她乱跑,于是从空窑里抱了一些柴禾,准备生着火,烧点水洗洗,被雨水浇湿的头发和身体。

这时的表姑,总觉得越来越心烦意乱,好像哪里不带劲。自己的心慌慌的,是闺女,闺女肯定出事了。(注:人的亲心,都是诅咒心)脚上穿的拖鞋都没来得及换,急匆匆的,就跑去五里地的临近村庄,去哑巴家,找我的表姐去了。表姑一路小跑到了那个哑巴家,大门紧锁着,使劲敲,没人给开。让旁边的邻居听到后,出来说:“她们出去找疯婆娘你家闺女了,听哑巴她妈说,你闺女上午就偷跑出去了,到现在天快黑了还没回来”。这下把表姑给急坏了,脸色一变,“妈呀!”叫了一声就晕倒在地,让那个邻居按住表姑的人中把表姑掐醒过后,表姑一下坐起来就清醒了。然后一边哭着摸眼泪,一边急急的起身,也去村里的山坡上,沟渠叉上喊叫着,表姐的名字在找我的表姐。一直找到第二天早晨都不见表姐的人影,表姐的婆婆这时害怕了叫上村里所有的人在村子周围找表姐。表姑一夜未归,表姑父出远门不知道发生这个事,可表姑父平时在村里的人缘特别好,当村民们知道后都自发的出去寻找表姐,直到第三天的中午,本家的大叔,在离哑巴的那个村庄,30里地的下游找到了表姐的一只布鞋(表姑做的布鞋,有特殊记号)(未完待续)

原创作者/乔粉林

预知表姐命运如何请继续关注小乔,谢谢阅读

《命运的安排》第五章

作者已加入维权骑士文字版权保护计划!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章来自《命运的安排》。

版权声明:本文原创作者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请联系作者授权。

私人微信号:1334710716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