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三十四)如夏花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2.12 11:25* 字数 3173

大梦过半(三十三)没如果

方子皓走的时候,很多人为他送行,连小学同学都给他买了花圈。这样的方子皓,会有什么烦恼?

这样的他,会有什么烦恼?

梅凉也这样问过自己。可是我真的没有烦恼?

2008年11月23日上午八点半左右,方子皓背着书包,像往常一样从铁轨上穿过,被飞驰而来的火车擦到,应该是在刚踏上铁轨的瞬间,据铁路管理员描述,远看他被撞飞了十几米。

方子皓死的时候,身边没有亲人,尽管他是在离家只有200米的铁路被撞死。

意外发生的时候,他正在看短信。因为他的手机被撞到了更远的草丛里,手机电池都被摔出来了。在事故发生的几分钟前,他一直在和一个人发短信。

那个人,把所有的错都揽在自己身上。

当晚,建忠哥带着十五班全体学生在学校边的荒地上为他送行。

梅凉好像什么话都没写,只是看着火堆哭泣。

“方子皓生前最喜欢听《黑色毛衣》,我们一起唱吧。”

说话的是林楠,他沉默了一整天。

梅凉没有问:“ 你明明是最先知道消息的那个人,为什么不通知我?”

从别的同学那里得知,最先放出消息的是林楠。

因为他们同在一个小镇,但仍有一段距离。他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十点过了。

方子皓的叔叔把手机的电池刚安好,就接到林楠的电话。

林楠一直在跟他发短信,但方子皓突然没有了消息,林楠打过来却一直关机。

方子皓不像是会忘记给手机充电的人啊,怎么会?

结果无数次的电话轰炸后,才听到那边一个沙哑的声音说:方子皓他,死了。

死了?开玩笑吧。

之前林楠用方子皓的手机打游戏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方子皓的手机屏幕的背景照片。

亮着的时候是四人合照,暗的那一秒就会变成另一张照片,是梅凉的。

林楠一直在脑海中放映各种版本的剧情,真是可笑,相识这么久,竟然不知,他俩早就认识的。

林楠问方子皓,方子皓一一回答。

最后林楠问他:你还喜欢她吗?

他没有回。很久都没有回。

一切都已经是未知了。

从F镇回来之后,15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很多人在发呆,梅凉的眼睛肿得睁不开。

班长在背英语单词,不过一直没翻页,林筱锋也没有讲笑话。林楠也在发呆。

晚上是物理课,老师让自习,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人听得进去吧。

太安静了,听得见每个人的呼吸声。翻书的声音无比清晰。

“雪瑜,我觉得胸闷。喘不过气。”

雪瑜不在,没有人回。

教导处主任宋婆婆来找梅凉。大概也看到气氛不对,所以就随便叫了个熟悉的人。

“梅凉,你们班长呢?”

“班长?”梅凉想想班长现在的样子,估计不想见人。

“嗯,或者说语文课代表,更好。”

“我就是。”梅凉有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那最好了。”宋婆婆严肃的脸上居然有“松一口气”的神情。

“宋主任,您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我知道现在你们班的气氛很沉闷,还不知道怎么跟语文课代表怎么说呢。既然你就是语文课代表,那就好办了,给你个任务。”

“任务?”梅凉嘴上说着疑问,其实心里已经猜到了,本能地厌恶起来。

方子皓这次出事,校长得知消息便立刻让建忠哥带一千块钱去慰问。

这一千块不算多,但是能勉强算一点儿安慰吧。

但是方子皓没买保险。这次死亡,没有保险金。

以前学生的保险都是强制买的,但是保险费越来越高,有的学生就发牢骚说不缴,还要去教办告状。

本来买保险就是自愿的事情,学校不想背黑锅,便不强制了。今年买保险的时候也就班主任说了两句,并未像之前那般反复强调。

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该交保险费了,方子皓本来是要交的,结果错过了时间。

教导处主任接到命令,要向全校学生宣传买保险的重要性。

所谓“高高兴兴上学,平平安安回家”这样的号召响应……

教导处主任要梅凉写一篇演讲稿,在星期一升旗仪式上,表达自己身为死者同学的悲痛,和对其他没买保险的同学的担忧。

“恶心。”梅凉一直心念。

宋婆婆一直很认真地部署,与她讲述本次宣传的目的和重要性。

“恶心、恶心……”梅凉义愤填膺,就要骂出来。

但终究还是极力保持冷静,送走了宋婆婆,勉强点点头。

她要我拿方子皓作为反面例子做宣传?可笑!她想得出来?

不过宋婆婆本人非常正直,她的确是想让更多人明白买保险的重要性。

可是她竟然要梅凉去国旗下,当着几千师生,哭诉、呐喊?!

汶川地震的时候,梅凉的演讲震撼了不少师生。

宋婆婆坚信着,这样的真情流露定会有超凡的演讲效果。

梅凉回到教室的时候,眼睛又红了。

但是她没有哭,她对同桌的班长说:雨墨,宋婆婆要我写演讲稿。

班长冷哼一声,没有正眼看到:我就知道!你答应了?

“没有拒绝。”

在团委久了,养成了惟命是从的习惯。

班长周围的空气更冷了。“那你写吧。”语气里是嘲讽。

陈雨墨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与梅凉说过话。

梅凉难过但也庆幸:幸好刚才她叫的不是你。若是你的话,会跟宋婆婆吵起来吧,会动手也说不准。

在这种时候,梅凉反而冷静了。班长偏过头去,不再正眼看她。

梅凉摇摇头,向后桌的林筱锋要了一篇纸。

班长看到梅凉要来了纸,更是沉默,恨不得扇梅凉一耳光。

梅凉写得很慢,她第一次觉得写字如此艰难,眼泪大颗大颗地掉在白纸上。

手指开始颤抖。

一节课,四十五分钟,终于写完了。字数不多,但是写起来很费力。

下课后,梅凉带着这张纸去了办公楼。主任不在,多半还在其他教学楼巡视。

梅凉把纸折成小方块,从门缝里塞进去。

这样,应该可以了吧。这样,可以交差了吧。

从办公楼回到教学楼,要经过小湖,锦鲤都躲起来了。湖面吹来风,好冷。

回到教室的时候,班长好像恨不得上去撕了她。

梅凉坐的是里面,必须要班长起身让她。

梅凉在她旁边站了两分钟,班长一直不说话,也不起身。

最后是林筱锋把后面的桌子移了移,梅凉得以进去。

班长除了中午的时候哭过, 便没哭了。

在车上没哭,在他的尸体身边没哭,为他送行的时候,还是没哭。

她说:梅子,我对着半空说,方子皓,我不会再为你哭的,再也不。

班长当初喜欢上方子皓,是因为自己为他哭过,因为很傻的理由。现在她不哭了,因为要忘记。

晚自习快结束的时候,宋婆婆又来找梅凉。梅凉心跳很快,不知道结果。

班长还是没动,林筱锋又为她移了桌子。

梅凉带着忐忑的心情出了教室门,宋婆婆站在门外的窗边。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快要掉出来的时候,宋婆婆抱住了她。

梅凉惊慌,但心安了。终于哭了出来。

哪位慈祥的阿姨说:对不起,梅子悦,对不起……我竟然要你做这么残忍的事情……对不起。

梅凉脸和耳朵涨得通红,她紧紧地闭着嘴巴,怕教室里的人留意到她的哭声。她们站在门后,应该没有人会看到。

梅凉给主任写了一封信。不长的信。

宋婆婆个子不高,穿着高跟鞋也只到梅凉的耳朵。

她搂着梅凉,轻轻拍着她的背。“对不起,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你们的难过,对不起……”

她一直说对不起,梅凉一直在她肩膀哭。

原来凶神恶煞的教导处主任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星期三,方子皓的家人来学校收拾他的东西。在学校里能有什么东西,还不就是书。

来的是他的父亲,据说他是那天晚上才到的家,看到方子皓的尸体一头就栽了下去,昏迷不醒。

方子皓的母亲,梅凉没有见过,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这件事。

梅凉突然想,如果哪天自己出了事,老爹当天买机票也未必能赶上。

那些书,应该会烧给他吧,梅凉想说,别烧了,让他在下面清净一下吧。他在下面,有虫子咬,难受着呢。

不对,现在都是火葬,他应该不会被虫子咬。而且,出殡时间还没定,现在他应该还在殡仪馆吧。

方子皓父亲手指颤抖,胡乱地把桌上的书刨进袋子,方子皓的位置就在梅凉的前方。

看样子方子皓应该长得更像妈妈,也许是他父亲这两日极为瘦削的缘故,感觉样子都走形了。

方子皓从来没有对别人提过自己的家人。

那天先去看他的同学说,他的房间很干净,很小的屋子,东西不多,但是很整洁。家里只有一个年迈的奶奶,她还不太明白自己的孙子出了什么事,一直嘀咕着自己的孙子去学校了。

“我们皓子回学校了,你们去学校找他吧!”

大家看着老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有几个女生偷偷跑出了屋子,本来忍住不哭的。

梅凉没有去他家看,那时候满脑子都是空白的,灵魂好像被抽离。只记得他躺的地方,左边是铁轨,右边是岩壁,开着一种白色的花。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三十五)我相信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51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