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不仅枯燥无聊而且效率低下

讲座式教学对你来说沉闷单调吗?一些研究者认为,以更加积极主动的学习技巧取代传统的教学模式,可以让更多学生获得成功。一项最新的研究成果发现,大学本科生在实施传统讲座教学法课程上的失败率,要比那些更刺激,或者说,采用主动式学习法(Active Learning)的课程高出 1.5 倍。

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生物学家斯科特·弗里曼说,『大学最早于 1905 年开始在西欧出现,自那时起,讲座一直在大学教学实践中占据绝对主导的地位。』 但是目前,在科学、技术、工程以及数学领域(简称 STEM)的相关课程中,许多学者已经开始挑战这种『讲台上的圣贤』模式。他们认为,通过提问或者群组活动吸引学生其实更有效。

Lecture RIT

为了观察和衡量这一现象,弗里曼与其他同事一起分析了本科生 STEM 教学方法相关的 225 项研究成果。这份综合分析报告现已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该报告认为,将学生转变为主动学习者,而不是被动听讲者的教学方法,不仅能有效降低学习失败率,而且还可将考试成绩提高近二分之一个标准差。『对失败率的影响巨大,』 弗里曼说,要知道,成绩提高 6%,就如同『把一个学生的成绩一下子从 B- 变成了 B。』

哈佛大学物理学家埃里克·马祖尔没有参与这项研究,但是他认为,『这的确是一份重要文献 - 我对此的感觉是,在你阅读完这些数据后,再在日常教学中以讲座为主就会违背我们的职业道德。』 27年来,马祖尔自始至终反对这种陈腐的教学模式。他说,『很高兴看到这份分析报告所呈现出来的清晰景象 - 大量丰富的事实已经证明,讲座式教学是多么陈旧、过时和低效。』

尽管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主动式学习法还没有特别明确的定义,但是其基本内容应该包括:老师与学生之间的问答、交流,以及学生与学生之间的相互沟通与讨论等形式。

弗里曼说,他本人甚至在学生人数众多的课程中也运用了这些技巧。『我所带的生物学导论课程共有 700 名学生,』 他说,『在这门课程的最后阶段 - 我在这里刻意不将其称之为讲座 - 我给大家播放了幻灯片,但是其内容全部是一个又一个问题,我利用便携式提示器向学生们随机发问。多数情况下,一个人在讲台上唱独角戏,无论对于学生还是老师,都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弗里曼估计,扩大主动式学习法的应用范围将会惠及成千上万的学生 - 不然的话,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很可能会在 STEM 课程的学习过程中,遭遇失败或者被迫完全放弃。

科罗拉多大学波尔得分校 STEM 学习中心负责人,物理学家诺亚·芬克尔斯坦教授认为,虽然主动式学习法优势非常明显,但是它不可能完全消灭讲座式教学。尽管这项新的研究成果『印证了我们以往对主动式学习法的正面认识和看法,』 他说,『我并不认为,我们应该非此即彼地对待和评价讲座或者非讲座教学。实际上,对于讲座式教学来说,仍然有其用武之地。但是不管怎样,传统的讲座教学模式显然在促进学生学习和老师教学方面缺乏有效性。』

目前,这份研究报告没有涉及传统讲座教学模式的一个新变化:面向成千上万千或者上百万学生的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MOOC)。然而弗里曼说,美国教育部开展了一项远程教学相关的分析性研究,该研究结果发现,发生在真实教室里的讲座与在家里收看电脑屏幕上的讲座相比,学习效果几乎没有差异。所以弗里曼认为:『如果你只想借助讲座来学习,真不如穿上你的兔子拖鞋呆在家里。』

原文:Lectures Aren't Just Boring, They're Ineffective, Too, Study Finds

感谢: Qingniu 帮助审阅并完成校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