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医师爱上曲筱绡,难道只是因为她会作嗲?

     欢乐颂的龙卷风越刮越大,高冷的安迪、内敛的关关、可爱又可怜的樊胜美、邱莹莹,都让我有所感叹,但唯独对于曲筱绡,我爱不起来。对,我承认,我是嫉妒,凭什么她生下来什么都有,有钱有美貌,凭着老爸,游戏人间,又收了赵启平这个有颜值、有技术、有品格的医生。所以对于她和赵启平分开这事,我是喜闻乐见。小样儿,明白和赵医生的差距就好,乖乖退场吧。看着她喝醉后对关关诉说恋爱中的委屈,对赵启平的妥协,我才明白,她真的爱惨了。一个嬉笑怒骂皆自由的猴子,碰到了唐长老,不由自主收起自己的张牙舞爪。

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为邱莹莹出头,却与应勤妈妈谈判破裂,就算有赵医生在旁,依然将这个面善心毒的中年妇女骂得狗血淋头时,我看得真是爽啊,狠狠地赞了她一下,也突然明白了赵医生和曲筱绡复合的原因。不只因为她古灵精怪,会作嗲,又有点小聪明,更大的程度上,是因为她活得咨意,能利用手中社会资源,游戏人间,又不假正经,是个“真”人。而这对于一个从小在严格的家教底下长大,有着良好教养的,有名的三甲医院的主治医师来说,太可贵了。

在医患关系妖魔化的今天,他每天如履薄冰接诊各种文化层次的病人。一边恪守着职业道德,努力提高医术,凭良心看病;一边学着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小心翼翼地在理想与现实之间保持平衡, 为这一件白大褂付出20多年努力的赵医师有点累了。这时,他碰上了曲筱绡这个妖精,不,这本是个住在他心里的妖精,她化为了原形,来到他面前,对他说,赵启平,你应该这样活着。

当应勤嫌弃小邱不是处女时,她象一只刺猬,奋力而起暴打应勤,就好像被嫌弃非处女的是她,完全不顾淑女形象(当然,除了赵医生,没人能让她顾忌);看到樊胜美被她的哥哥缠得透不过气来,义愤填膺,带着人,摇着芭蕉扇,如包租婆附身,又吓又骂,愣是把奇渣无比的哥哥吓破了胆。她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节假日不休息,飞到国外洽谈业务。不能流畅说英语,so what ?照样把生意谈下来。穿上礼服能觥筹交错,着工作服也是有模有样。她知道自己缺点在哪儿,努力跟上赵医生的脚步,虽然听着歌剧打瞌睡;连工商管理硕士这个名词都说不全,却敢大言不惭说要考,虽然直到42集了,还没看见她考上;她嘲讽过樊胜美,嘲讽过邱莹莹,却没嘲讽过安迪和关关,因为这两人文化程度高,她对知识怀有敬畏心理。

她对自己诚实,所以才说分手;又有勇气,接纳未来,所以敢和赵启平再在一起。

这样的曲筱绡,让赵医师看见了埋藏在心底的光亮,他不由自主再一次拥抱了她,仿佛拥抱了另一个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