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楠

96
沛恩
2016.12.16 18:57* 字数 9685

 10月的风,微凉。

街上人来人往,大家都匆忙的走着,没有人感受秋天微弱的气息。

10月,已经是穿两件衣服的月份了,她却穿着一条蓝白格子长袖走进了 曦兮。

曦兮里很安静,适合顾初楠思考和发呆,她时常点上一份点心坐在窗户边,一坐,就是一下午。

顾初楠喜欢在窗边看街上人来人往,人们匆忙的步伐。

“阿楠,你怎么能不在爱窝等我!你把布丁都饿坏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怒吼,随后一阵嘟嘟声,初楠摇摇头无奈的叹息。阿琳总是这样。

放下电话,一个声音拉回了初楠的思绪。

“初楠,帮黎叔弹一下琴吧,泰哲那小子说要考试来不了。”

见初楠坐在窗边,眼尖的黎叔笑着走过来。

“好的,黎叔。”

初来曦兮时,黎叔正在找人顶替那个叫泰哲的不靠谱少年,初楠帮忙弹了几曲。

曦兮的厨师是黎叔自己,他只有做菜的经验,却没有花样。就连弹钢琴的办法也是泰哲想的,所以曦兮除了环境很好其他的真的没有什么特点了。

后来,初楠常来曦兮吃饭,坐坐,她喜欢这里的安静。

听店里人说,黎叔曾有一双儿女,刚满十岁因为弟弟太调皮了,无意中打开了煤气。

妻子因为受不了打击疯了,清醒过几次,最后一次清醒说不愿意在拖累黎叔,便自杀了。

后来是泰哲,顾初楠心中这个不靠谱的人,给了他光明。

“黎叔,以后我有空就来帮你,让泰哲好好学习吧,我大学快毕业了没什么事可做。” 顾初楠踌躇了一会找到黎叔。

她看到这个经历了太多的男人湿润的眼眶心里有些疼,老顾还在肯定会说 ‘楠楠懂事了,知道帮别人了。’

黎叔连忙点头,他颤抖这说“好,好。初楠,谢谢你啊……”

“谁要抢我的工作啊?”顾初楠还来不及回答就听见了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她和黎叔齐齐看向门前。

一个穿白衬衣的男生在顾初楠瞳孔里放大了。他的额头有些汗珠 顾初楠微微皱眉。

秋天不容易出汗啊,他不是前几天旷课被开除了的学弟吗?

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顾初楠的思绪,她看了一下手机,有些慌张。

“黎叔,我学校有事,先走了。” 不等他回答,顾初楠就跑开了。

大街上,顾初楠在看了一下手机确定不是幻觉,急切的故意了几次眼里的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初楠僵硬的走在大街上,路人不会去在意别人,或许会有无聊的人猜测她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在大街上哭的不能自己。

“初楠,你别哭啊,坚强一点。”

她对自己的喃喃并没有安慰到自己,哭声越来越大,她的心也愈来愈痛。

朴修夏,你别折磨我。初楠缓缓蹲下任由泪水在脸颊流淌。

前面的酒吧仿佛在召唤着初楠,她有些狼狈地站起来恍惚的走了进去。

“来一杯酒……最烈的。”初楠歪着脑袋看着调酒师,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随即,她低下了头。

“喂,你来陪我喝吧,我请你一杯……我要酒不要果汁!”

初楠喝了一口发现是果汁之后大吼着,她丢掉了她的优雅和教养。

调酒师被初楠盯得十分不自在,见她是一个执着的丫头,安子卿终于放下制酒器。

拿出一个杯子倒上五颜六色的不知什么东西的东西浅尝一口,坐在初楠对面,看了她一会叹气。

“小妹妹,我这儿喝酒需要用故事交换,不然你还是喝饮料吧。”

初楠眼神一呆,脑袋里闪过无数画面,然后眯了眯眼,笑着说“我现在相当想打你,算一个故事么”

安子卿一愣,随即大笑着拿出杯子倒上和他一样的酒,眼里闪过一丝嘲笑,有多久没人敢这样和他说话了呢。

他一闪而过的嘲笑并没有谈过初楠的眼睛,她负气的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初楠皱着脸瞪着安子卿,心中的委屈更甚。

“噗——”

嘴里的东西全球吐出来喷在了安子卿的衣服上,脸上。

残留在嘴里的酒留有一丝苦涩和清甜。初楠得意的咂巴咂巴嘴,放下一张百元大钞昂首挺胸的走了。

她想,她再也不可能来了。

初楠没想到那么漂亮的酒会有那么大的后劲, 尽管她只喝了一口就已经头晕了。

打车回到家时,已是深夜。

打开门就看到一人一狗坐在沙发上。她咧着嘴笑。

“阿琳……”

一个枕头猛地飞奔而来,阿琳双手叉腰站在沙发上气呼呼的吼道“你快吧我们家布丁饿死了!”

被枕头一砸,初楠似乎清醒了不少。

就听见一旁的狗及其配合阿琳般乱吼。初楠揉揉头,不顾一人一狗的咆哮直径走回了卧室。

“顾初楠,你给我起来!”

刚躺下就听见一阵怒吼,初楠半眯着眼,色眯眯。

“小妞,莫不是情人回归了?这么兴奋。”

话落,刚才的女汉子一脸甜蜜“知我者,阿楠是也。”

初楠一直都知道阿琳喜欢一个远在英国的人,听阿琳说两人只视频过一次。

可她说“阿楠,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初楠不懂,她的爱早已埋葬在十八岁。可是每次阿琳说起时,都是甜蜜的。

初楠想,或许这就是爱情。

“阿楠,我们一起睡吧。”

见她钻进被窝,初楠愣了愣轻轻抱住她,没一会儿被窝里传来阿琳的哭声。

初楠低头看了一眼将自己埋在被窝的人儿,叹了一口气。

她不想问,她了解阿琳,除了那个她喜欢的人,没人能让她哭得那么伤心了。

夜深了,外面吹着凉风,布丁趴在阿琳的床上看着窗外,那一刻初楠竟觉得,或许布丁也很孤独。

“阿楠 ……”

“嗯。”

“他回来了,却不是为了我。”

“……”

初楠不在看阿琳,转过头。今晚的月亮真圆,她闭上眼睛等阿琳自己讲出来。

“他要和我分手……阿楠,他说他只是玩玩,没想过我会喜欢他。阿楠,我怎么那么难过。”

初楠睁开眼看了她一会儿,轻柔地擦掉她脸庞的泪珠。

“阿琳,随心。”

初楠轻声说着,像是对阿琳,也像对自己。

随心,可是我的心不肯放下你啊。

初楠醒来时,旁边的人已经在自己的床上了。

初楠和阿琳的床在一间卧室,她们会互道晚安,互说心事,她们吵吵闹闹却走过了五年。

初楠的阿琳,尹琳的阿楠。

“你在傻笑什么。”

初楠躺在床上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嘴里的一股味道外向初楠诉说昨晚她又喝酒了。

 明明答应了阿琳不在喝酒的,虽然阿琳没有说什么可是初楠知道她是不开心的。初楠后悔,心里多少也有些内疚。

“你醒啦,他让我去‘锦魅’唉,他说他昨晚下的飞机。”

初楠感觉床上一点点陷了下去,立刻用被子捂住脑袋远离阿琳的折磨。

可昨天还说要分手玩玩而已,今天就说见面,让初楠很怀疑。猛地坐起来,严肃道“什么时候!”

“一个小时后阿,你陪我去吧。”

“什么事情?”

“就是见个面而已啦!”

初楠也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两人认识这么久了他也做不出什么就又倒回床上,闷闷的说“你自己去吧。”

…………

“你是不是觉得衣柜不够乱阿!”

初楠看着她试得乱七八糟的衣服,终于忍无可忍的吼了起来,然后扔了一件最适合她的裙子将她推了出去。

回到床上躺了不到十分钟又匆忙起来,看到阿琳正在穿鞋她吐了一口气淡淡的说“我陪你去。”

阿琳看了时间,有些为难的玩手指。

“可是阿楠,快迟到了唉。”

见某女不理她,就只好坐在沙发上乖乖的等着。

她知道,阿楠决了的就改变不了。

“阿楠,我可以先去做头发吗?已经迟到二十分钟了。”

初楠见阿琳急得快哭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床上鞋子拉着她出了门。

阿琳想去做头发,可是被初楠阻止了。初楠说,先去‘锦魅’免得别人等久了。

来到锦魅门前,初楠有些迟疑了。

这不就是昨天她来得那个酒吧吗?古典风格的锦魅在这一条街独具特色。

门前有一个风铃,两扇典雅的门紧紧的关闭着,为酒吧增添了一抹神秘。

阿琳有些迫不及待地拉着初楠蹦进去,一进门,一股香味扑鼻而来,里面又是一番欧式景象。

初楠一边感叹‘吧主’一定是有钱有才的帅哥,一边后悔昨天太难过没注意到这些。

酒吧里十分安静,时不时的传来风铃清脆的声音。

“这次回来了还回去吗?”

初楠和阿琳看着两个男人的背影,初楠听到这个声音觉得有些耳熟思索了半秒,原来是那个调酒师啊。

“不了。”

另一个声音有些深沉却让初楠足足定住了。初楠无措地松开阿琳的手,有些慌张。

“阿琳……我先回去了。”

不等阿琳回答,初楠转身打算离开。

“这么久不见,不打算喝一杯吗,小楠。”

那低沉的声音让初楠的手竟有些发抖了。她的呼吸杂乱无章,眼神也有些呆住了。

见她保持原状,朴修夏走到她面前,眼里的宠爱一闪而过。

牵起她的手回到位置上,一旁站着的阿琳看着自己空空的手,一脸的微笑也掩饰不住心里的痛。

四人无言而座,五分钟明明很短暂,对四人来说竟如此漫长。

朴修夏赤裸的盯着一脸呆滞的初楠,安子卿看着酒思量着两人的关系,阿琳则通红的双眼看了看朴修夏继而低下了头。

“好久不见啊。”

“是啊,好久不见。”

“过得好吗?”

朴修夏一直盯着初楠,不肯放过她任何一个表现。

听她这么问,他的眼神变得狠毒。

“不好!每分每秒都可以想到小瑾。”

初楠听他这么说,端起安子卿的酒就朝朴修夏泼去。她的双眼变得通红,声音嘶哑,略带尖锐。

“那你还回来干什么!”

她变得尖锐的语气,划破了酒吧原有的安静,她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

阿琳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后,慌张地拿过她的包急切的寻找着什么。

“阿楠,药,药到底在那里啊,到底在哪里!”

她略带哭腔的声音让两个大男人焦急起来索性将包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撒了一桌。

可是仍旧没有找到药。

“阿琳……”

初楠艰难的叫了一声后一直喘气阿琳突然从安子卿手里抢过包,在夹层里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瓶子。

她慌乱的往她的阿楠嘴里喷了两下。

见初楠正在慢慢恢复三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初楠淡淡的把倒出来的东西放回包里。

刚才的一切,仿佛与她无关。

“阿楠……”

“嗯。”

“阿楠,你……”

“没事。”

“小楠,我不会原谅你的。”

“朴修夏,我不需要谁的原谅。”

初楠转头就走,阿琳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明白,自己应该站在阿楠的身边 可是她的脚却无法移动半分。

她的阿楠,从未如此失控,可是这一刻她却觉得自己如此的不了解阿楠。

见初楠快出去了,朴修夏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酒。

“你还记得悉禾吗。”

见初楠突然僵硬的背影,朴修夏勾了勾嘴角。

小楠,我们来日方长。

“子卿,这个新品不错……好喝又好看。”

“sauvignon,是招牌。翻译过来叫长相思,鲜艳,五彩缤纷可是喝进去的味道……唉,失去过的人才能懂它的味道……咦,小妹妹,你还不走吗?”

安子卿自顾自的介绍着sauvignon好像突然看到阿琳般一惊。

“我……阿夏……”

“嗯,琳琳。”

朴修夏觉得自己眼睛有些花了,竟把阿琳看成了小瑾,他又嘲笑自己太过思念朴修瑾了。

“阿夏,我们谈谈吧。”

“嗯……去对面饭店吧,听说不错。”

对面是曦兮,黎叔正在招呼客人,阿琳总是陪阿楠来这里所以黎叔自然也认识她。

“小琳啊,初楠怎么没来啊……咦,这是男朋友吧,很帅气啊,丫头好眼光。”

“不是的黎叔……这位,是我的朋友。”

“快去坐吧,黎叔给你们点单,初楠帮我找的厨师手艺真不错……”

“那个,你别介意,黎叔人很好,初楠也……也说这里有一种家的感觉。”

见黎叔去拿菜单,阿琳对朴修夏解释着,她勉强的笑,让朴修夏看的格外刺眼。

阿琳坐在位置上有些紧张,她踌躇着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反复问自己:我到底该问什么,怎么问,该问阿楠还是自己而朴修夏,就这样恶作剧般盯着阿琳,他想这个女孩怎么能这么可爱呐。

“阿夏……”

“琳琳。”

“阿夏你……你是喜欢我的对吗?”

“……是啊。”

“不,阿夏,你不要急着回答我,要考虑清楚在回答我哦,你说不是我就不会再纠缠你了。”

“可是阿夏,你说是,我就信。”

“是。”

朴修夏看到对面的女孩的眼睛弯弯的,有点点的星光。

那是掩饰不住的惊讶也是兴奋。这一刻,他觉得世界就该如此,他的小瑾,也该如此。

“琳琳……你不想知道我和小楠的关系吗?”

他的目光有些恍惚,眼睛里有一丝虔诚但更多的是无法化解的伤痛。

小楠,曾经他最爱的小楠,如今他恨着的小楠,他的小楠。

“阿夏,你不想说我当然不会问了,可是……可是阿夏,你能不能不要欺负阿楠……”

“欺负?”

“嗯……有时候啊,阿楠睡觉都会掉眼泪,我平常就想啊,到底是什么事,让我一直坚强的阿楠会在梦中哭泣。”

“所以阿夏,你别欺负她好不好,我会难过”

朴修夏是惊讶的,也是心疼的。小楠,你过得这般不好叫我有什么勇气去报复你。

见朴修夏没有回答,阿琳急急说 “阿夏,其实阿楠很可怜,如果……如果你欺负她,我就不跟你好了。”

“那你知道吗,她害死了我妹妹小瑾。”

“这怎么可能,你不要污蔑阿楠!”

朴修夏听她这么说自顾自的笑了。他记得自己才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正是二十岁生日正在英国的他,也同如今的阿琳一样,一口否认。

可事实呢,却让他那么那么的难过。

“那……你妹妹怎么死的。”

“她啊,她死在了发火中……一场很大很大的火。”

“是阿楠……放的?”

朴修夏没有回答她,当时父亲告诉他小瑾被初楠害死了,并且将证据一一给他看了之后就勒令他不许去查。

那时候他疯了一般想回国,他想问一问小楠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父亲知道后花重金请了保镖看住他直到今年,他才允许回国。

整整五年了,他都在念,在恨。可是看到初楠的逃避他又气,小瑾就这样被她遗忘了吗。

那些快乐的日子,就这样被她丢掉了吗?

“阿夏,虽然我很喜欢你,可是你不能欺负阿楠,更不能编故事来骗我啊。阿楠那么善良怎么会害死你妹妹,不可能的!”

最后,阿琳跑了。从她最爱的阿夏身边逃走了,她不允许任何人说她的阿楠。

她相信阿楠,她爱的阿楠。

阿琳一边跑一边哭,在家门前停了下来。她想啊,她的阿楠都那么难过那么失控了,她怎么能哭着回去让她担心呢。

阿楠说过啊,她最怕自己哭了,她是阿楠的小太阳啊,她才不要哭呐。

抹掉眼角的泪水她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开了门。见阿楠没在客厅她欢快的跑去她们的卧室。

打开卧室门,阿琳足足愣了一分钟。东西少了许多,属于阿楠的东西。

她的阿楠,走了。

阿琳哆嗦着拿出手机可是那头传来的却是冰冷的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阿琳知道,初楠有一个臭毛病:难过或生气的时候不理人。

只是她没想到她的阿楠走了,走得那么干脆。

夜深了,眼睛红肿的阿琳和布丁坐在床上,布丁想去阿楠的床上,可是被阿琳拦住。

阿琳笑着目光柔和的看着布丁。

“布丁,你不能去,万一晚点儿阿楠回来了,她该睡哪里啊,你个臭布丁,没良心,阿楠可没因为你少挨骂,你居然想霸占她的床,你不知道她有洁癖啊,你不知道除了我谁都不能睡她的床啊!小心她回来揍你哦,你看你这一身的毛,你惹阿楠生气我就给你剃了,哼。”

布丁仿佛听懂了她的话,只是很骄傲的仰着头,仿佛再说,我才不屑呐。

可是没一会它就趴在阿琳身上了,眼神里是挡不住的寂寞和思念。

“布丁啊,你困不困啊……我好困哦,我们睡一觉吧,说不定……明天阿楠就回来了呢。”

此时的阿楠,拿着行李箱出了火车站,她打工的钱已经不多了。阿楠摇了摇头。

“算了,明天在努力吧。”

是了,她逃走了,从有阿琳的C市逃回了有顾老的小镇。

天气转凉了,初楠拢了拢灰色及脚裸的风衣,风吹散了她酒红色微卷的头发。

小镇终究是比不过城市的,天虽然黑了,可若在C市一定是灯火通明。初楠叹息,还是小镇好啊。

这是初楠出生的地方,是父亲娶母亲的地方,他们一直相亲相爱,直到后来顾老生意有了发展去了A市。

此后的许多年再也没有回来过。随着阿楠渐渐长大,她会用各种方法骗顾老陪她回小镇。

因为顾老说他很喜欢,也很怀念这个小镇,它承载着他的青春和人生中最快乐的事。

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琳楠。

初次听见这个名字时初楠还嘲笑顾老说难怪自己叫初楠,原来是初次来琳楠就被母亲迷住了,顾老只是笑并不否认。

后来初楠才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这些,都是母亲不曾知道的,也是初楠最快乐的时光。

初楠一边走一边想,只是想想都觉得快乐。

一轮圆月照亮着初楠前行的路,她拉着行李箱一蹦一跳宛如一个孩子。

她的步伐有些凌乱最终摔在地上。初楠皱皱好看的眉头想要站起来,刚一动脚就传来钻心的痛,就连膝盖好像也被擦伤了。

初楠看着看着就笑了,她笑自己没用,她笑明明自己才是那个被抛弃的人却总让人以为她才是那个抛弃了别人的人。

她是十恶不赦,不可原谅,可那仅仅是对顾老啊。

笑着笑着就哭了。

“哟,小妹妹,这是怎么了。”

“哎呀,大哥,这妞好像受伤了。”

“这妞长的挺俊啊。”

“大哥,不然我们……大哥,这个女人好眼熟啊,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唉!老大,好像她就是照片上的那个女人!”

“对啊对啊,真的是她!”

“哼,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只怪她倒霉了……”

三个流氓围着初楠,让初楠又一次感受到了绝望,她是绝望了。

若是一个人她还有逃跑的希望,可对方是三个强壮的男人。

三个流氓望着初楠,让初楠感到一丝恐慌,她惊恐的向他们求饶。

“不,求求你们……不要这样……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

可三个凶神恶煞一样的男人根本不理会她的苦苦哀求,粗鲁地架着她来到了旁边的树林里,男人毫不怜香惜玉的把她丢在了地上,三个男人好久没有碰女人了,看到如此漂亮的女孩怎么可能放过。

为首的男人令两个手下抓住初楠的双手双脚,初楠害怕急了,想爬起来逃跑,可他们根本不给她机会。

上天也不会眷顾这般漂亮的女孩,两个男人无情而残忍地将她按在了地上,顾不上背上传来的疼痛,她看着为首的男人兴奋的拼命撕扯她的衣服,初楠不住的摇头,希望他们不要这样。

“不要,求你们不要这样。”

几下功夫老大脱光了她的衣服,看到如此诱人的身体那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几下拔了自己的衣服直接爬了下去,毫不留情的夺走了初楠的第一次,看到鲜血的流出三个男人才知道她原来是处女,这令他们更加的兴奋,喜爱。

而此刻的初楠,只感觉撕心裂肺的疼痛,绝望的泪水不住的流在地上,现在的她只希望他们能早早的结束,结束掉这一切。

如此漂亮的女孩很难碰到,几个男人又怎么会轻易的放过她,就这样三个男人不停的揉虐她,直到她无法接受下体带来的疼痛而晕厥。

天还有些朦胧,仿佛想为这漂亮的女孩清洗曾经完美的身体下起了蒙蒙细雨。

初楠拖着疼痛的身体清醒了,三个男人什么时候走的她也不知道,此刻的她只希望这是一场梦,梦醒了什么都过去了,可地上清晰可见的鲜血,证明了这并不是一场梦。

她,真的失去了,失去了一个女孩最重要的东西,她拼命的哭泣,不住的摇头,不停的用雨水擦拭自己,好让自己能干净一点。

上天总是不公平的,它不会在你难过的时候给你一颗糖来哄你,它也不会在你失去之后让你得到更宝贵的,它会教给你许多东西,可都是最沉重的伤害。

它会为你流泪却不会怜悯你,它会心疼你却不会施舍你。

初楠看着三个离开的背影,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她的衣服被扔在远处,她的身下,已干涸了的血。

她缓慢的走到行李箱旁边,每走一步都让她麻木,她的内心无时无刻不在告诉自己。

她不在干净了。

她略微僵硬的打开行李箱拿出一条洁白的裙子半响,又扔了换成一条黑色的裙子然后跌坐在地。

雨,越来越大了。初楠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雨水冲刷着她的身体,她想,或许这样真的就能干净一些了。

她的嘴唇早已被咬的裂开,嘴唇上的血也已经干了任何人看了都会害怕可是她,却怎么也不愿意放开。

天微微亮了,雨也停了。可是初楠的眼里却是单调的黑白色。

她就一直那样呆坐着,脸上的泪水已经干涸。初楠的世界,从此变成了黑白色。

“姑娘?……姑娘?”

“啊——不要碰我,走开……走开……不要碰我”

老者轻轻的触碰却遭到如此反感心中了然。

老者只觉得面前这位姑娘有些眼熟,却愣是想不起在哪里见到过了。

他叹了一口气收拾好一旁可怜兮兮的行李箱,再次慢慢向初楠走近。

“姑娘,先去家里洗洗吧,你这样家人会担心的。”

老者有些担忧,见初楠还是呆坐着,他小心的牵起初楠的手。

这一次初楠没有大叫,她静静的看着老者,眼泪划过她的脸颊。

老者穿着黑色的长袍,有些像民国时期的读书人。他的口袋上夹着一块古典的怀表,头发一丝不苟。

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慈祥,反倒是淡然。

约莫走了十分钟,初楠见老者放开她的手停了下来,他整了整衣服才打开了门。

“少爷,我在小巷里看到这位姑娘好像遇到了什么事情,所以就带回来了,想着让她洗一洗,吃一顿饭。”

“柴叔,你逾越了。我说过不许任何人来这里!”

男子的声音有些愠怒,初楠脑袋卡了许久,这个声音虽然成熟了、低沉了可是她太熟悉了甚至一分不敢忘记。

一个男子坐着轮椅从房间里出来,在见到初楠时也是一愣。

“小楠……”

初楠抬起核桃般的眼睛盯了他一会,或许是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好呆着。

却足以把面前的男人吓得魂飞魄散,他加快速度到初楠的面前来让柴叔去准备水让她去洗澡。

“小楠,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小楠,别怕,有我在……别怕,小楠。”

“小楠,我一定会找出那个人将他碎尸万段的。你别这样,我会担心。”

“……安悉禾,你为什么会在这儿,为什么是你。”

为什么是你看到了最狼狈的我,为什么是你。

“我……”

“少爷,水好了。”

“好了,先去洗吧,一会出来再说。”

安悉禾想像从前一般揉一揉她的头发,却发现如今的她比当年长高了不少。

何况,现在的他是一个余生都只能在轮椅上度过的废人了。

他颓废的放下在空中的手,示意柴叔带她过去。

等柴叔出来又让柴叔安排了两个保镖过来守着初楠,顺便把初楠的衣服,喜好,吃饭的口味通通告诉了柴叔。

他所知道的,初楠的一切都告诉了柴叔。他又让柴叔找张嫂来照顾初楠。

打了一个电话让人把初楠喜欢的牌子的衣物、鞋子、香水、包包……都送过来。

他想着把宅子里的大房间给初楠住,然后小一点的房间给她做衣帽间。

死气沉沉的房子仿佛因为她的到来而渐渐苏醒。

许久不见初楠出来,安悉禾有些着急了,只能叫人去立刻带张嫂来。

“少爷……少爷,顾小姐晕了!”

那一刻,安悉禾从未如此恨过自己不能站立。几个拳头砸在墙上。

刹时,鲜血缓缓流出。

他恨,恨自己最爱的人受伤他却无能为力,连在她身边都做不到。

他恨,恨自己明明思她成疾却没有资格站在她面前告诉她。

他恨,恨他明明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四年了却突然放弃了撤回了她身边的保镖让她遭受了这一切。

“柴叔,马上安排假肢手术。”

“少爷,你终于想明白了!”

“让张嫂好好照顾初楠……不要限制她的自由,只要她不伤害自己就好……走吧。”

初楠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保镖笔直的站在门外,房间里有一个陌生的女人。

张嫂见她醒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终于醒了,顾小姐你可算是醒来了。我是少爷派来照顾你的,叫我张嫂好了……饿了吧,我去给你端吃的。”

初楠点点头又摇摇头,她想说话可是声音却愣是发不出来。

张嫂见状立刻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她。

“安悉禾呢?”

“少爷……少爷说出去几天,让顾小姐在这里修养。”

“哦……”

初楠看着手里的杯子呆住了,在她的意识里,是安悉禾不愿意见她既然这样,那她休息好了就走就是了。

这样想着,初楠一口喝完了张嫂倒的水,和张嫂出去吃了饭。

初楠看到桌上只有一碗粥又犯愁了她抬头看着张嫂叫张嫂一起吃,可是她怎么都不吃,说家规是这样的。

初楠飞快的喝了粥觉得自己好多了,便问张嫂她的行李箱在哪里,张嫂带她去了二楼卧室旁。

“顾小姐,这是少爷为你准备的,你喜欢哪一件就换。夜凉,多添一件衣服啊,可别着凉了。”

“好的,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初楠看着这些曾经自己最喜欢的衣物心里酸酸的。

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不过是安悉禾的弥补罢了。

她的行李箱安静的躺在角落,初楠慢慢走过去。

虽然那件事情谁都没有提,可是初楠知道,它确实发生了。

她,已不在干净。

见初楠拿着行李箱走了出来,张嫂一惊,赶忙跑过来。

“顾小姐,你,你要去那里啊!”

初楠见保镖也快步过来心里不禁烦闷。她不傻,这个样子谁都明白,安悉禾是想囚禁她吗?

“顾小姐……沈安,沈布,快跟上去!”

见初楠自顾自的出了门,张嫂只好作罢让保镖跟上去。

初楠见他们俩不近不远的跟在后面也不恼,找了个椅子把行李箱放在旁边就坐下悠闲的晃着两只腿儿。

整人的手段她还是有的,甩掉两个保镖她也不是不会,以前顾老担心她也找过保镖,可以被她玩得团团转。

沈安和沈布站在身边,一动不动。

坐了不到十分钟,初楠就觉得无趣,抬头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俩笑,像一个孩子。

“你们俩站着不累么,我看着都好累哦……咦,你们俩好像唉,叫什么名字啊……你们不理我啊?那我就打电话给安悉禾了。”

初楠佯装生气提到安悉禾终于见两个人皱了一下眉。

初楠想,怎么皱眉都这么像呢!

“顾小姐我们是双胞胎。沈安,我弟沈布。”

“沈安?沈布?你们过来坐啊,干嘛站着,搞得别人以为我是一个富家小姐呐,而事实上呢,我包里连五百块钱都没有。”

两个保镖觉得有些尴尬,却还是不肯坐,相互看了一眼,眼里的无奈让初楠看了个清楚。

初楠依旧摇晃着两条腿仔细打量着,她发现沈安要壮一些,高一些。沈布却白得像一个女生根本不像保镖。

初楠的心里,一条诡计横了出来。

她跳起来指着沈布。一脸任性颇有富家小姐的任性样子。

“你背我吧,我走不动了……等等!小安安你别动行李箱,小布布你用另一只手拿行李箱。然后我们走咯!小安安,你要是追不上小布布就惩罚你哦,你追上了我就惩罚小布布!”

她冲沈安吼着,沈安和沈布皱了皱眉,两人刻意放慢了速度。

“你们俩要是这样最好自己回去,我自己可以走!”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