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夏彗星

01

修夏和彗星第一次见面,是在初二,修夏第一次见到彗星,那时候,他不住地甩头,告诉自己,眼睛没有花掉。

眼前的这个女孩,不是小时候一直梦到的那个姑娘吗?

如今她就站在他的面前,冲他笑,和他一起吃饭,上课。

修夏第一次进入这个班级,还是一个正在恋爱中的人。虽然学校明令禁止初中生谈恋爱,但是年少时的悸动谁又控制得了,谈恋爱的不在少数,修夏只是其中之一。

因为长的比较帅,所以,自然成为班级里面的颜值担当,自然成为女生仰慕的一员。

女生课下都爱谈论,班级哪个男生长得好,哪个男生今天和哪个女生说话,哪个男生今天和哪个女生一起吃饭,哪个男生感觉对哪个女生有意思。八卦中的女生,脑海中的想法可以堆砌成一部现实版琼瑶剧。

修夏经常会成为班级女生的谈论对象,不仅因为他帅,更因为他的行为举止不得不让别人误会。

大家都知道他是有女朋友的人,女生们见过他女朋友的照片,传说中他女朋友也是另一个学校的校花。两个人可谓是男才女貌,令无数女生垂涎欲滴。

修夏第一次见到彗星是在初一,那时候,刚进入初中,过起了寄宿制的生活,学校规定每位学生必须寄住学校,不得回家。同学之间联系更加密切,晚上睡觉,白天上课都在一起。每天抬头低头全是眼前这一帮人。

那时候,修夏在5班,彗星在3班,每次彗星从5班路过,修夏总是会毫无防估将脑袋扭向窗外,那时候,他对她一无所知。

“今天想我了吗?”女朋友每天都会问这句话,修夏总是会嗯嗯,想了,很想很想,想得夜不能眠。“去你丫的,老子还不知道你,总是敷衍老子,小心见面收拾你。”女朋友总是粗话连嘴,从来不知道改正,修夏还知道,女朋友吸烟,但是他从来不说她,因为没用。

02

修夏住的四人寝,寝室的四个哥们已经变成了一个离不开的小团体,吃饭,下课,吃饭的路上,下课的十分钟,回寝室的路上都会在一起。

他们之间谈论最多的就是女生,小聪说,隔壁班的有个女孩,长得好漂亮,好想追,可是不知道怎么下手啊。修夏总是调侃他,“我靠,这还不容易,站到班级门口,大声说出我爱你,多么罗曼蒂克”。小聪总是会一句“去你妈的,那样老子还不得滚回家去啊。”哈哈哈,修夏总是会用大笑回言。

舍友不知道,修夏眼中会一直见到一个女孩,他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啊,被舍友知道还不被骂死,还要鄙视他,脚踩两只船的男人,感情不专一,花心大萝卜。

舍友说,哎,你们知不知道3班有个女孩,每次经过我们班级总是会朝我们班里面望,似乎在寻找一个目标,你们说她是不是对我们班哪一个男的有意思,不然每次经过班级不会那么明显,总是在寻猎着什么。

不知道啊,没有见过,你丫的真多心,你对她有意思吧。

你妹的,劳资才不是那么没有眼光的人,何况她长得一点也不出众。

哎呦喂,你这是想找个国色天香啊。

滚滚滚,劳资找的是你情我愿,两情相悦的人,我可受不起单恋。

单相思去吧你,就你这模样,也要找个国色天香,我看你单身一辈子吧。

你丫的,不要诅咒劳资,劳资可是全班女生的理想男神,不信你问问她们。

喂喂,那个谁谁,你们觉得某某某怎么样啊,喜欢他不。

切,他啊,一般般喽,瞎子才会喜欢他。

真是自找苦吃,几个男的闲的没事,整天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全是关心一些儿女情长的琐事,被老师发现一定要开小会,叫家长。老班最喜欢叫家长。学校里面的事情必须让家长知道,不然家长会觉得孩子管不好全是老师的责任。

修夏寝室的三个男生都被叫过家长,每次过来陪笑,陪聊,陪吃之后不了了之。

修夏有一个笔记本,上面记满了他的心情,这是一个男的秘密,也是他的软肋,万一有一天被发现,他就彻底暴露了缺点,被人嘲笑或者轻视。

初一刚摆脱稚嫩,升入初中,第一次过起了寄宿生活,这是新生活的开端,也是成长的重要一步,进入初中,不再是小学生的天真幼稚,仿佛一瞬间有种小大人的感觉,于是,大家内心都多了一层保护罩。

修夏觉得一定是自己早熟,不然怎么会这么快就步入恋爱的门槛,其他人还不知道什么是谈恋爱,还不懂怦然心动的感觉,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上某个人,而他早已踏入了恋爱的大门,并且畅通无阻。

修夏觉得要么是自己早熟,要么是自己天资聪颖,比别人聪明一点,也可能是体内的荷尔蒙分泌过早,比较旺盛,最重要的一点是自己帅到天下无敌,早晨起来照镜子都会被秒到。

初中时的懵懂,大家都还彻底搞不清楚恋爱是什么鬼,修夏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心里多了一个人,有种踏实温暖的感觉,每次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心中有一股热血沸腾,瞬间全身变得暖洋洋,像沐浴在冬日里灿烂的阳光下。

修夏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在小学五年级,别的同学还在父母陪着,陪吃陪喝陪睡,修夏已经能够早早脱离父母,自己洗衣做饭上学放学,仿佛无所不能。

03

修夏说那是他第一次有了做大人的感觉,如果他再有个小妹妹,他一定可以把她照顾得很好,只可惜他是一个独生子。

在别的同学还在懵懂时,修夏已经有了女朋友,还长得很俊。他一度成为班级舆论的焦点。也光荣地被叫了几次家长。

即使面临八方阻难,修夏和女友也从未放弃,更没有失去激情,两人的感情依旧牢不可破。

小学毕业,修夏和女友想同时考到一所中学,可惜偏偏命运捉弄,两人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中间隔了条银河。

修夏想,这样也挺好,免得两人天天见面,会腻烦,这样,每周见一次,保持新鲜感,爱情更长久。

女朋友当然不这么想,你这是想摆脱老子啊,不想见我,明显厌烦我了,才两年时间就有这种态度,以后劳资要是嫁给你,和你生活一辈子你还不得天天大门不进,出轨几百个女人,你要是敢背叛老子,小心你的小命。

女朋友总是这么威胁他,动不动就要取他的性命。

修夏总是做出很怕的样子,你妈,劳资才不会出轨,就是全世界的男人都出轨,我也不会,即使全世界的女人都是国色天香,我也不会睁眼瞧一眼,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她。说着说着,修夏唱起来。

他每次都是这么贫嘴,女朋友总是拍着他的头,追着他跑。

两人在一片打骂中,精疲力竭,这时,她总是依偎在修夏的肩膀上,畅想着他们的以后。

未来看似近在眼前,可每次总是遥遥无期,转眼间他们两个一个城东一个城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