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离婚了

字数 2288阅读 180

2017年7月28日,我离婚了,之前赌气时曾无数次说过这两个字,这次竟一语成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去办证的那天,天空被阴霾笼罩,就像我的心情一样。他沉默不语,面无表情,我试图从他的脸上捕捉到一丝不舍的意味,但却失败了,也许是他太不善于表达,也许是他太善于伪装,直到最后,我也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走下来的台阶,我变成了一个作茧自缚的蚕蛹。

我们离婚了,从互相依偎的两个人各自变成了独立的自己,没有财产可以分割,从留守儿童长大的女儿因为和他没有深厚的感情而不被争夺,顺理成章成为母亲的私有财产,婚竟离得这样顺利。

走出民政局的大门,我想像无数电视情节的女主角一样潇洒地握一下他的手,充满自信地说一句,祝你幸福,然后大踏步离开,不再回头。可是我的脚啊,此刻却那么沉重,我不想离婚的,从来不想,更何况离的这样稀里糊涂。

我使劲地想我们离婚的理由,可是越使劲却越记不起,只是依稀记得我们不断发生争吵,从每月、每周渐渐演变成每天,吵架的时候每个人都声嘶力竭,用尽自己脑袋里储存的刻薄话语,可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无休止的争吵让大家都疲惫不堪,某天,甚至忘了是谁提出了离婚,就这样在仓促中变成了既成事实。

我牵着女儿的小手离开了那个家,很奇怪,把女儿从小一点点带大的婆婆竟然没有阻拦,女儿也乖巧异常,并没有挣脱我去寻找她曾经最依赖的奶奶。直到出门,我也没有再看见他,那一刻,六年的婚姻,十二年的相识,我竟不确定他对我是否有爱,七年之痒,终究还是变成了我们婚姻难以跨过的鸿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母亲无条件重新接纳了我,对待女儿,她永远是那个笑容可掬的朴实妇人,站在门廊处等待我的归来,仿佛隔着一个世纪未见,心终于也跟着柔软,是啊,无论怎样伤害过别人,也无论怎样被这个世界伤害,她却永远是那个我不忍伤害,也决不可能伤害我的人,不是吗?

我每天把自己裹成一个密不透风的人肉粽子,仿佛这样就能与这个让我伤痛的世界隔离开来。

女儿好像一瞬间长大了似的,颓废了这么多天,她一天也没缠着我,每天自己上学放学,按时写作业,睡觉,我曾经那么希望她成为一个懂事,文静的女孩子,她好像全做到了,可是我的心,却有一种尖锐的痛,眼泪也不知觉间盈入眼眶。

一转头,却看见母亲充满笑意的眼神中也饱含着泪水,母女连心,原来,我的不幸造成最大伤害的,不仅仅只有自己,还有我最亲近的人。

日子在我的自我麻木中过得飞快,地球还在继续规律地转动,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一切好像没有任何改变,但我的世界,却已经天塌地陷,但没人能体会到。

尽管身边的人一再遮掩着跟我交流,我还是从他们不躲闪的表情中猜出了端倪,他要再婚了?

来得这样快,短短的几个月,我浑浑噩噩的几个月,还没从我们离婚的事实中走出来,而他却那么轻易地又另结新欢,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我于他而言,意味着什么?只是一份轻描淡写的过去?

那个日子一天天逼近,我每天辗转难眠,胸腔里仿佛被什么东西阻滞住了一样,压迫感一点点上涌,似乎马上要涌上喉头喷薄而出。母亲看着我的眼神愈发充满忧虑,她整日整日守着我,生怕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然而,我还是逃出来了,我要质问他为什么,让他给我一个答案,即使其中不再有爱情,但至少要为我们曾经的婚姻做一场有仪式感的祭奠吧!

我一步步走进那个我熟悉的院子时,很奇怪,大家都在为迎接新人忙得不亦乐乎,甚至没有人发现我的到来,院子里满是笑意盈盈的脸,真真的一幕“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正厅的角落里,我看到了为闹洞房准备食盘的婆婆,那个曾经对我满口称赞的婆婆,那个曾经也在这个地方留着泪说会把我当女儿看的婆婆,也许六年前她也正是这样忙碌着准备着我和他儿子的婚礼,如今见到我却像见到鬼一样,变脸的功力练就的炉火纯青。

算了,唯一与她传输感情的纽带已经断了,我还在奢望些什么呢?

还有他,他来了,终于来了,可为什么却越向我走近却越来越模糊,模糊到我甚至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不喜不悲?不骄不躁?到底是他不善于表达,还是太善于伪装?可是为什么我的泪水却止不住地流,我胸口的压抑越发沉重?

我看清了,终于看清了,他身后,那张熟悉的脸,是我曾经敞开胸怀包容的代表着他过去的女人;可是,那高高隆起的肚子,到底意味着什么?

震惊过后,我反而平静下来。我质问他的眼神一点点变冷,心底多么希望他能给我一个不那么刺耳的解释,但是他躲闪的眼神却告诉我:一切都是真的,他又要结婚了,他又要有孩子了,更讽刺的是,他的第二个孩子在我们还未离婚的时候已经存在了!

血一点点涌上头,我已无法控制住自己,我想大声质问这房间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骗子,我算什么,我的女儿又算什么?但没有人回答我,没有人,回答我的只有杯盘落地的狼藉声。

我要让他付出代价!让他为自己的行为后悔!巨大的被背叛的恨意几乎将我吞噬,我的牙龈几乎咬出血,可是我能做什么呢?

我跑出那个像魔鬼一样吞噬我心神的院子,我要为我们的婚姻做一场有仪式感的祭奠,祭奠?我看到了那个村子做法师取水的池塘,他家门口的池塘,于是我毫不犹豫地走过去……

我要让他后悔,我嘴角闪过一丝笑意,眼前一点点陷入黑暗,胸口的压抑更甚,我挣扎着,挣扎着……咦?为什么这个池塘里还有另外一只脚?

使劲眨巴着眼睛,眼前的黑暗逐渐变得清晰,却发现我身上被一只大大的脚压着,我厌恶地把那脚丢到一边,又狠踹了那主人一脚,那个熟睡中的人只稍稍转了一下身,竟又沉沉睡去。

一扭头,却发现耳边枕头已经沾湿一片……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许我永远不会告诉他,我曾经做过这样一个梦,一个与现实生活相差千里的梦,但在梦里,一切却都好像那么真实,鲜活。一切好像没有因此而改变,但从这一刻开始,我却告诉自己要做一个更好的妻子,母亲,儿媳,如果可以的话,永远记住在天堂的母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