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郭襄 丨风中的叹息

96
空心菜abc
0.1 2017.11.22 13:27* 字数 3115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直以来都想写篇关于郭襄的一生,主要是她和杨过的一段情,但不知道如何下笔,总怕曲解了心中的意思。也许是太郑重,对于这个角色投入太多感情,所以反而牵制比较多,但不如索性就聊聊心中所想,说到哪就到哪吧。

我读金庸小说也都数十年了,到现在还是不解:对于郭襄来说,遇到杨过究竟是缘是劫?

如果是缘的话,但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一般人很难承受的了吧;

如果是劫的话,但这份情明明也看起来那么美好,但又是那么伤,伤得人推倒五脏六腑,难以看破。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似乎也成就了郭襄的一生,她顿悟后创建峨眉派。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一段缘也分为善缘与恶缘,一开始我们一定会认为郭襄与杨过,就像是冥冥注定一般,一辈子都不会逃脱遇到彼此的命运。似乎也注定会发生点什么。

但只不过谁能给这份缘下定义呢?

成熟大叔和小萝莉的故事层出不穷,从东方到西方,从《洛丽塔》到《花千骨》的师生恋,是一对经典搭配。

遇见大叔有N种好处,这时候大叔已经在江湖上磨砺数十年,成熟稳重,还体贴有内涵,江湖上名声远扬,谁不想求得一见?

否则郭襄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怎么会跟着一群来路不明的江湖中人,仅仅是听到些神雕大侠的风传,就不管不顾地给爹妈留了个纸条就上路了呢?

郭襄少女心爆棚,做着个英雄梦,当杨过在她面前摘下面具,她就彻底沦陷了。

那首歌是怎么唱的?你闪耀一下子,我眩晕一辈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郭襄看到的是完美版深情版的杨过,满足了郭襄对理想异性的所有想象。

就像是天上的星星,可以看得到,感受得到星星的光芒,但永远触手不可及,实则远在天边。

郭襄没有见过像是小叫花子的杨过,也不曾领略他曾是怎样的顽劣乖戾,杨过曾经也有过愧对其他姑娘的往事,对小龙女又是怎样刻骨铭心、生死不渝的一以贯之,在江湖上又是掀起了怎样的风浪。

郭襄看到的是经过雕琢过的杨过,16年的潜心等待早已足够磨砺一个人的性情,他已经变得比道学先生还要道学先生。我曾经很想责怪杨过耽误了郭襄的一生,但又觉得好像也没有谁耽误了谁,也没有谁真的要责怪谁的必要,一切都是悄然发生的,潜然滋长的。



但多多少少,杨过好像有那么点给过郭襄机会,我不能说那三根针满足三个愿望就完全不带一丝半点的男女之情,他是这么说的,“我见此金针,如见你面。你如不能亲自会我,托人持针传命,我也必给你办到。”

听起来简直都像是阿拉丁神灯里的精灵实现愿望一样呢。

金庸甚至在新修版神雕后记中写到:

黄蓉怀疑杨过对小郭襄这样大张旗鼓地祝寿,是为了骗得她的芳心,令她一生一世受苦,用以向郭家报仇。不是的,黄蓉又不懂杨过了。郭襄这样可爱的一个小妹妹,秀美豪迈,善解人意,聪明伶俐,杨过心中早就真的喜欢她了,给她三枚金针,就是说:“不论你叫我做什么,我都答允!就是要我为你死了也可以!”

……他苦等小龙女十六年,郁积无可发泄,他替郭襄做生日,有点向小龙女大叫的意思:“小龙女,我等了你十六年,你还不来,我在给别个可爱小姑娘做生日了!”

杨过对郭襄动心是有的,似有还无的爱也是有的,但也就仅此而已。


也许只能怪罪命运,时机不对,什么都不对了。

怪他们相遇的时候,郭襄年纪太小,在还不懂什么是爱情,亦不能够分辨,就遇到了一生不能够忘怀的那个人。

郭襄16岁的生日宴上,杨过献上三分关乎国家民族的大礼,既顺应了爱国抗金的号召,又重新融入了主流江湖世界。还顺便放了场烟花。

那场烟花着实绚烂:

带来了汉口镇天下驰名的巧手匠人黄一炮所作的烟花盒子……点火开了那烟花盒子,火炮冲天而起,在半空中一声爆炸,散了开来,但见满天花雨,组成了一个“恭”字。郭襄拍手笑道:“好玩,好玩得很!”又放了一个烟花,却是一个“祝”字。依次放开,组成了“恭祝郭二姑娘多福多寿”十个大字。十字颜色各不相同,高悬半空,良久方散。

杨过给这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下了份猛药,自己转身走了。

想必这绚烂烟花,必是朵朵开在郭襄十六岁的少女心头吧……

为了这场烟花,郭襄燃烧了将近一生。

对于郭襄来说,实在过于残酷。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此以后,她心头的那个人实在是太厉害了,把所有的人都比下去了,其他人也真的都是将就。

创立门派以后,连男徒弟也不肯收,恐怕也真的是四海列国,千秋万代,也就只有一个杨过了!

她倾其所有也不可能得到,甚至从未想过得到。

然后在自己的心中构建出一个越来越完美的幻影,也许无关真实的情形了。

“水中月雾中花”似的单恋在心中恐怕已经不仅仅关乎爱情了,是一种爱的祭奠,亦或是信仰?恐怕连郭襄自己也不能够分的清楚。

最令人感慨的是《倚天》中,金老才在书中透露:

原来宋青书和灭绝师太拆招,被她在第五招上使一招“黑沼灵狐”,将宋青书的长剑震上了天空。这一招是峨嵋派祖师郭襄为纪念当年杨过和她同到黑沼捕捉灵狐而创。

灭绝师太的师傅叫风凌师太,自然也是为了纪念风陵渡咯。

云空未必空,“爱”就是郭襄灵魂中的信念,武林中后人提起来当年的故事也是感慨良多。


郭襄为什么能够一往情深到如此地步呢?

我自己看的时候,感觉到郭襄有点缺爱。

杨过的成功对于出身在江湖第一家庭的郭襄并不算什么,要知道他的外祖父可是东邪黄药师,周围随便拉出一个都是江湖上顶尖的人物,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好朋友都是丐帮帮主鲁有脚等人物。

真正吸引郭襄的是杨过身上的“情”,对爱人冲破桎梏的维护,一往情深的等待,身上的真性情。或者来说,杨过和郭襄是真正的一路子人,有做灵魂伴侣的潜质。要知道郭襄可是小东邪啊!

杨过让她看到了另一种人生,另一种可能:体验到江湖之大,对爱情的信仰之纯,对自我的追求之真。

也许,在此之外,郭襄也爱上了那份得不到的惆怅,沉浸在自我的孤独之中了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知道郭襄16生日party上,烟花那么绚烂,可你知道,之后是怎么分别的吗?我觉得没有谁能比金老写的更好了。

“郭襄见杨过此次到来,只与自己说得一句话,微笑相对片刻,随即分手,心中说不出的惆怅,眼见姐姐兴高采烈的站在姐夫身畔,与道贺的群雄应酬,但觉心中伤痛再难忍受,当即转身,要回自己家去。只走得几步,黄蓉已追到她身边,携住了她手,柔声道:‘襄儿,怎么啦?今天不快活?’郭襄道:‘不,我快活得很。’说了这句话,随即低头,满眶泪水,险些便掉了下来。”

杨过赐予小郭襄一场空欢喜。看到这里就对小郭襄心疼不已。

若是能洞察男欢女爱的本质的话,读到此处就已经应该知道,郭杨二人此生缘分应该结束了,这已经是杨过所能够为郭襄做的极限。

再好再美的事物也有终结的那一天,就像是杨过可以费好大力气以郭襄的名义选上几份与情爱无关的大礼,也会照顾到她的少女心送上浪漫满满的烟火,但始终,也跨越不出那条隐隐的红线:不会真正照拂你的心,与你说几句话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郭襄一辈子在守着自己的月亮,怀抱在心中的月亮越来越洁白,是不是也会不由得痴住了。几十年间发生的事情不可谓少,不可谓小。

故土凋零,家国沦丧,亲人接连而去。

背着倚天剑,始终在寻找着没有结果的缘由,一份痴念,会把也许是生命中真正值得珍视的东西遗忘的,或者蒙尘了。这几十年的时间如流水般过去了。我不知道郭襄40岁在峨眉山巅想到了什么,悟出了什么。这是她人生中截然不同的一条分水线,一生可以划分为40岁前与40岁后。

但大多数的你我,情感上也难得纯洁到如此没有杂念,不以得到为最终的念想,但也不会始终放不下,更不能将逝去的美好情愫上升到武学诸如此类,如此高的地步。

所以来说,我们都是普通人,年轻几岁时会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其实真的没有,经历大同小异,不会真的有郭襄此类真的如同世外高人般传奇的经历。

而普通人,宁愿踩着脚下的泥土,也不想高洁,爱也坦荡不到郭襄的地步,更无郭襄的背景与才华。

守着六便士,活的中规中矩,读着他人的故事感慨着,也终于意识到:能够窝在手的幸福,才是真的。六便士,才是真的。




更多金庸文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和月

任风流雨打风吹去

“我爱你,与你无关?”

时间告白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