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末随记

      他想像过佝偻两个字砸到背上的情景,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漫长的夜,疼痛的滋味与纬度明暗没有半点关系。用上坐立不安再恰当不过了。

      腿疾腰疾都是旧疾,于守着五谷杂粮为生的群体来说,旧疾复发最寻常不过。尽管人到中年提前做好了形形色色的准备,这样的突然袭击仍使他有些措手不及。

      他从不喜于痛楚面前吱声,哪怕丁点。他清楚地知道,矫情一类剧情的铺展除了逗小白(以前是小飞)一个夸张的翻滚之外丝毫于事无补。长期与狗为邻,似乎他也成了一条不吱声的土狗。而同时他想起这疼痛的样子与那个常年战栗着走路几乎人见人厌的老太婆颇为神似,又觉得似乎有记录的必要。

    此刻,距他从工地开小差回屋躺下三小时。雨后的夕阳从竹林折射入窗,他忽觉所有的事都不是事。他要下楼升火煮酒,好好喝一杯去也。


                  ――2019.06.30.草于竹苑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