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进:探访失落的殖民地

字数 4818阅读 1004

❀ 万进 | 文、摄影

摘要:
 比“五月花号”还早三十多年的
 北美洲第一批移民在哪儿?
 它们何以人间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
 又演绎了怎样的离奇故事?

(一)


在北卡罗莱纳的外堤(Outer Banks, NC)旅游,夜宿罗阿诺克岛(Roanoke Island)。

罗岛小小的,弱弱地漂浮在大西洋上。但它并不孤零,也不胆怯。

西有大陆庇护,像是臂膀的坚强,东有外堤屏障,抵挡波涛的野蛮。

大自然在这里,为生灵、为人类,天成了一处难得的港湾,宁静安详,又生机蓬勃。

外堤及罗阿诺克岛地图

清晨,太阳从微朦中缓缓升起。

远处的外堤,环抱着海湾,海面像潭水般平静。

红彤彤的朝阳,穿过云天,照耀着海面,反射到灯塔上。

岸边的几株芦苇花,随着秋风轻轻摇曳,在晨曦的逆光中闪着金色的光芒。

栈桥沿着海岸生长,曲折、回环。

转过海角,一艘艘游艇停靠在码头上,等待着奔向大洋,随波涛起舞,逐浪花翱翔。

不远处,停泊着一艘中世纪大航海时代的帆船——“伊丽莎白二世”号。
它是那么的优雅、安详、美丽。
似乎要穿越时空,把我们带回到遥远的过去,讲述美洲那最古老的神秘故事。

“伊丽莎白II”帆船

(二)


猜想岛上的美好还会有很多,便驱车在岛上漫无目标地游走。

路上偶遇雷利城堡(Fort Raleigh)国家遗迹公园。

对北美历史人文不甚敏感的我们,出于好奇,拐了进去,随便看看。

兜了一小圈,感觉平淡得紧,没瞧出什么稀罕。

在一座古旧原始的木屋前,当看到外墙上写着“失落的殖民地(Lost Colony)”时,心中一凛。

我们知道,早期的英国及欧洲移民,是成就今日美国的主要来源。

1620年的“五月花号”,是早期移民的标志而广为人知。

但它既不是第一批移民,也不是最早建立的定居点。

难道这里就是第一批抵达北美,随即又人间蒸发了的殖民地所在?

果真如此巧遇,那我应该立马去买强力球彩票了。

读公园介绍,还真是几百年来,无数历史学家、考古学家,苦苦探寻的那个北美最古老、最神秘的迷。

(三)


故事并不复杂。

只因那批人突然神秘消失,没留下任何踪迹,就不能不让人遐想了。

由此演绎出无数离奇的故事。

已知的、可信的历史梗概,大致是这个样子的[1][2]。

十五世纪末,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后的一百多年里,西班牙从中南美洲获得了大量的黄金财宝。

“眼红”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也想分一杯羹,希望在北美建立永久性的英属定居点。

在1584年,女王特许沃尔特·雷利爵士(Sir Walter Raleigh),负责在北美建立殖民地,开疆拓土,攫取财富。

于是,雷利派人率船去北美东海岸探险,虽然他本人一生从没到过北美。

这是英国人第一次踏足北美,登陆的正是罗岛。

“那里土肥水美、物产富饶,是世界上最好的土地。”

在航行日志里,他们写下了这样的话,是他们理想中的世外桃源。

有了这次考察的成功,第二年,雷利再派人率领600多名士兵和水手,浩浩荡荡地向北美进发。

但这次航行就没那么幸运了。

多次遭遇风暴、飓风袭击,好几艘船和一些粮食物资也被摧毁,天花等疾病爆发,严重的内讧造成相互敌对,加上与印第安土著人关系恶化遭到袭击,迫使他们越来越沮丧,只好放弃罗岛,撤回英格兰。

第二次探险以失败而告终。

1587年7月,“百折不挠”的雷利,又鼓动了100多位殖民者,怀着对自由的憧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约翰·怀特(John White)率领下远征,第三次登上罗岛。

只有与当地土著人搞好关系,才能生存下去。
怀特心里很清楚,也做出了很多努力。
但宿怨难解,美好的愿望并不总能达成预期的结果,其中一个殖民者还被土著人杀害了。

这时,他们的给养也出现了短缺。

尽管冬季穿越大西洋要冒很大的风险,1587年底,怀特还是孤身返回英国,寻求救援和补给。

跟他一起横渡大西洋来的115名殖民者,留在了罗岛。还有怀特新出生的外孙女维吉尼亚•戴尔(Virginia Dare),她是在美国出生的第一个英国小孩。

设想一下,在那待开垦的莽荒之地,缺吃少穿,该有怎么的磨难,甚至死亡等着他们啊。

维吉尼亚的洗礼,Src: wikipedia [1]

不幸的是,怀特回去后,英西战争(1585~1604)激战正酣。

英国为对付西班牙的无敌舰队,征调了全部有能力参战的英国船只,自然也包括了怀特的船。

虽然怀特在1588年春天想方设法收购了两只小船,打算驶向罗岛。但被西班牙舰队捕获,货物被没收,救援失败。

战火持续不断。

直到三年后的1590年8月18日,怀特才好不容易率船队重返罗岛。

那天正是外孙女维吉尼亚的三岁生日,怀特满心期待着温馨的喜悦。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早已荒芜了的定居点,找不到所有男子、妇女,还有孩子的丝毫痕迹,也没有任何战斗的迹象。所有的房屋和防御工事都被拆除了,说明他们离开得并不匆忙。

惟一的线索是村后栅栏上刻着的字“CROATOAN”和旁边树上刻着的字母“C-R-O”。

(四)


真相虽然是惟一的、确定的,但他人无法直视,只能透过证据推测。
可惜的是,留下的证据本身就不完备,随着时间的推移,又灭失了许多,加上鱼龙混杂,真假难辨,为科考带来了很多麻烦。

既然“已知”不能释疑“未知”,倒反而给“未知”带来了无限的想象空间,能让文艺创作大放异彩。

在揣测罗阿诺克村神秘消失的原因时,有说是爆发了瘟疫,村里人匆匆逃跑了;有说是遭遇海盗进攻,当了俘虏;有说因为饥馑,他们想乘船返回英国,结果葬身大海;有说是被印第安巫师施了魔法,集体走进波涛汹涌的大海,都淹死了。也有传说他们融入了印第安人部落,混血了。

用文学的语言,可以这样来描述:

1590年8月的一天,傍晚时分,怀特终于回来了。

快到达时,他们远远看到村子里突然升起了狼烟。

这是事先约定好的求救信号!

怀特大惊失色,预感到村子里一定发生了什么。

当随行队员进入村子时,已经天黑。

发现各家的门都敞开着,餐桌上还点着蜡烛,灶上已做好的饭菜还热着呢。

然而,全村男女老少,包括家禽家畜,统统消失了,好像突然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没有发现敌人袭击的痕迹,也没有发现野兽侵犯的迹象。

没发现一滴血、一根头发、一个脚印。

周边的树林里,也没有发现一座新坟,一具尸体。

走到村后,怀特命令大家停下。

举火把一照,栅栏上赫然刻着不知所云的几个大字——“CROATOAN”。

“CROATOAN”,Src: wikipedia [1]

这到底寓意着什么?

是地狱的魔咒,还是撒旦的密码?

队员们早已吓得魂不附体,腿都软了。

拼了命逃出村子,撤上了船,连夜向大洋深处奔去。

怀特用颤抖的手写信向女王紧急报告,“是魔鬼带走了他们。”

科幻版,也可以是这个样子的:

妈妈伊莱娜正在厨房里,忙着为全家人准备晚餐。

三岁的小维吉尼亚,乖巧地坐在院子里,抚摸着匍匐在身旁的小狗。

她俩是形影不离的好伙伴。

小维吉尼亚的眼眸是那样的清澈,仿佛能看见纯净的心灵。

她抬头仰望着星空,星星也向她眨着眼睛。

忽然,西北方的一颗小星星,在猎犬座跳跃了一下,像是挣脱了什么束缚。

然后缓缓地向牧夫座游走,径直穿过武仙座、天琴座,越来越快,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大,像是外星人的飞碟。

不一会儿,飞碟飞到海岸边,悬停在村头的树梢上。

小维吉尼亚好奇极了,瞪大了眼睛望着,还向它招招手呢。

飞碟的舱门打开了。

射出了一道光柱,是舷梯,缓缓地,一直伸到了小维吉尼亚的跟前。

一位少女微笑着从舷梯上向她走来。

“你是谁啊?”小维吉尼亚问。

“我是安琪儿,我带你去玩一会儿,好吗?”

“好吧。”

于是,她俩牵着手,向飞碟走去,舷梯也随之一点点地收了起来。

这时,伊莱娜正好从屋里出来,爱怜地叫着,“维吉尼亚,回家吃饭了。”

当她突然发现小维吉尼亚已经走向飞碟,舱门就要关闭,大惊失色,高喊,

“孩子,还我的孩子!快还我的孩子!”

惊呼声惊动了全村的男女老少,人们纷纷走出家门,怔怔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惊呆了。

小维吉尼亚也听到了妈妈的呼唤,挣扎着转过头来,

“妈妈,我要妈妈,还要我的小狗。”

舱门还是关上了,飞碟飞走了。

小维吉尼亚的呼喊声越来越杳。

人们绝望了,匍匐在地,向苍天祈祷,愿上帝保佑。

忽然,渐渐远去的飞碟又飞了回来。

一道强光射出,笼罩了整个村子。

所有的村民,还有家禽家畜,都被光波吸进了飞碟。

飞碟喷射着火光,急速地向天鹅座X1黑洞方向飞去。

X1黑洞像超强的磁铁,把飞碟连同小维吉尼亚和村民们,吸了进去,送入另外一个平行宇宙空间……

黑洞想象图,Src: NASA [3]

(五)


在真相揭露之前,世人尽可以展开想象的翅膀,恣意狂想。

几百年过去了,严谨的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也从没有失去解密“失落的殖民地”的兴趣。

轰动一时的“戴尔石”故事,是这个样子的:

1937年,一位叫皮尔斯(H. Pearce Jr.)的教授认为,他偶然得到了那些殖民者留存下来的惟一证据——怀特的女儿伊莱娜•怀特•戴尔(Eleanor White Dare)留下的一块石头,他称它为“戴尔石(Dare Stones)”。

戴尔石的一面上刻着“亚拿尼亚,维吉尼亚,去了天堂,1591……”。

另一面是伊莱娜写给怀特的信,

“父亲,在你前往英格兰不久后,两年间,半数人死于疾病,于是我们来到这里,只剩下24人……EWD”

“EWD”正是伊莱娜全名的缩写。

戴尔石,Src: Brenau Univ. [4]

受过良好科学训练,造诣极深,又相当自负的皮博士相信,一定能找到更多的戴尔石,这样才能更好地证明它们的真实性,彻底揭开罗村居民的失踪之谜。

也许400多年前那些人所遭受的苦难太恐怖了,以至于石头上都带有诅咒,影响至今。

正得意于即将扬名立万、名垂青史的时候,一个小小的错误,彻底毁了皮博士的事业。

在野外疯狂寻访第二块戴尔石,一无所获的他,想出了一条“妙计”,广告悬赏500美元,征集戴尔石。

在当时,这可是一笔不菲的赏金。

很快就有一个叫哈蒙的人,献上了41块戴尔石。

石头上雕刻的文字记述了罗村人的遭遇、去向等信息,都是用莎士比亚年代的古英语写的。

皮博士如获至宝,认定这是真的。

为慎重起见,他召集了全国的专家进行论证,结论是:

“这些戴尔石不可能是伪造的。”

是赝品终究是要被揭穿的。

除第一块戴尔石,其他的都没有凿子的痕迹,而铁凿是那个年代惟一的雕刻工具。显然,这些都是用电钻干的活儿。

第一块戴尔石倒是用凿子雕刻的,文字也符合古英语特征,甚至骗过了当初参与鉴定的大学教授们。

有一个古文字专家还是发现了其中的马脚,个别字母是现代英语早期的样式,而非古英语。

本来被媒体誉为学术界的英雄,瞬间成了无耻的骗子。

皮博士气急败坏地冲到哈蒙家里,怒斥他,“你这个杂种,你为什么骗我?”

“拜托了,博士,对你撒谎的是你自己。”哈蒙坐在椅子上,气定神闲地答道,“你一开始就知道,我不是什么好鸟。伪造这些东西,我根本就没费什么力气。”

“可我却愚蠢地相信了你!”皮博士脸色铁青,面目狰狞。

“好吧,我认为你是聪明的,皮尔斯博士。”哈蒙还是一幅不以为然的样子,“是你自己把你的筹码完全押在一个傻石头上了,不是吗?”

临死前,皮博士哀叹道,“我完了,剩下的就留给后人去完成吧,直到找到他们。”

(六)


只要人类的好奇心不死,探秘的脚步就不会停止。

最近几年,对“X遗址”的发掘,或许能带来一些新的线索……

2012年,大英博物馆重新检视一幅古老的北美地图。据考证,是当年怀特绘制的。

地图上有两个补丁,其中一个确实是修正了一个错误。

而另一处却隐藏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古北美地图(局部),Src: New York Times [5]

通过现代技术,发现补丁下面绘制的是一个城堡——X遗址(Site X),位于罗岛西北方的乔万河谷(Chowan River),相距80公里。

考古学家对X遗址进行了现场发掘,发现的一些陶器、工艺品、火石枪、小铜管、金属钩子等,都是那个时代的遗物。

这些证据或许能证明,罗岛殖民者中的一部分人曾经迁徙到这里,在这里生活居住过,而不是此前普遍认为的那样,被印第安人屠杀了。

另一部分人去了罗岛东南方哈特勒斯(Hatteras)岛的Croatoan,因为那儿也发掘出了类似的遗物,而且与印第安人的物品混在了一起,说明他们可能与印第安人混居了,并逐步同化了。

但也有学者认为,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七)


万进以为,即使有一天,公布了的真相,那也未必就是真相。

但不管了,只要感兴趣,你也可以加入到探秘大军中。

在你的手上,或许解开了这道谜题,或许能创作出伟大的作品。

而此刻的我,只想去探访一下室外剧《失落的殖民地》(the Lost Colony)了。

《失落的殖民地》剧照,Src: theLostColony.org [6]

在罗岛的雷利城堡遗迹公园,人们建造了一个巨大的海滨露天剧场。

在这里,著名剧作家、普利策奖获得者保罗·格林(Paul Green),用戏剧的语言,演绎他所诠释的《失落的殖民地》。

该剧1937年首次上演,是室外剧的“开山鼻祖”。每年5月下旬连演至8月下旬,至今已演出了80年,成为历史最悠久的室外剧。

如果赶上演出季,这场大戏还是不容错过的。

海滨露天剧场

《失落的殖民地》的戏剧会周而复始地演下去,探索美洲殖民史的旅程也不会停下。

下一站,我们将会向北美的第一个殖民定居点——詹姆斯镇进发。

¤

2017年12月12日 于宾州


美国早期殖民史系列游:

[1] Wikipedia
[2] NPS
[3] NASA
[4] Brenau Univ
[5] New York Times
[6] the Lost Colony

点击进入《万进杂文集》,分享更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