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芙蓉如面柳如眉(24)

字数 2106阅读 587
文/李小胖的妈妈

擦了擦自己的嘴巴,霍安泽接过阿眉的勺子,拿过她的碗,勺了一勺子粥,还放到嘴边吹了吹,才伸向阿眉。

阿眉本来不明所以,看到勺子才明白过来,这显然是要喂自己吃饭啊,这怎么好意思呢!

虽说同住一个屋檐下有几天了,但是面对面喂粥这种事情,她还真的接受无能,毕竟当初“男友”宋谨烽生病住院,她都没这么殷勤过,难不成,霍安泽真的对自己别有所图?关键自己一穷二白,他图什么啊?难不成,是美貌?!

霍安泽又把勺子往阿眉的嘴边送了送,姜老太太神助攻说“阿眉脸皮薄,我不耽误你们小两口,眼看也到了去广场舞的时间了,这就走了!”

阿眉看着霍安泽,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粥的香味刺激着她的味蕾,见姜老太太转身离去,索性一口过去,咬住了勺子,吞下了粥。霍安泽拉了拉勺子,她却忘了松口。

这时候,隔壁张阿姨恰好进来,看到这一幕,大惊小怪的道:“哎呦,姜老太太,现在的年轻人吃个饭还要人喂的咯”

姜老太太刚换好衣服,在房里听到邻居开口,赶紧出来。

眼见刚才还粉红泡泡一片的气氛全都被破坏掉了,为了避免两个小的当着外人太过尴尬,强行拉着张阿姨的手就往外走,直说广场舞时间到了,晚了就没有好位置了。

阿眉当时听了张阿姨的话,也是松了口,脸上火烧火燎红成一片,只觉得从未如此丢脸过。

霍安泽收回勺子,只觉得怅然若失,又勺了粥,想继续喂食,可阿眉刚从被张阿姨撞见的画面中回过神来,死死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不再张口接受霍安泽的喂食。

反而一手按了按刚才酸痛的脖子,用力揉捏几下,发现疼痛已经减轻,又小心翼翼的扭了扭脖子,虽然轻微刺痛,但已经不妨碍活动自由。

阿眉干脆一手拿过霍安泽手中的勺子,说了句“不要你喂了,丢死人了。”自己吃了起来。

霍安泽紧了紧自己的手指,没再说话。

吃完饭,两人头一回清醒的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谈及刚才的游戏,阿眉依然愤愤不平,明明自己还有20点血,对手只有16点,可出乎意料的自己却被人给刨坑秒了,这让她上哪里说理去。

早前也说了,霍安泽是玩过这款游戏的,而且还是个高手中的高手,怎么说呢?好比王者游戏里面,阿眉如果是白金,那霍安泽已经是钻石,如果阿眉上了钻石,霍安泽怎么说也是个王者了!

听霍安泽讲起游戏来头头是道,阿眉立刻化身迷妹求带。毕竟她周围玩炉石传说的人太少了。

霍安泽一边享受着阿眉喂食的水果沙拉,一边利索的找到刚才和阿眉PK的ID,一个回合下来,打的对手找不到北,呼呼掉血。看着阿眉整个人都热血沸腾的。

想不到霍安泽果然是个中高手。

一场游戏下来,刷新了阿眉对于霍安泽固有的认知。毕竟一个32岁的成年男人,个子高、长得帅、会赚钱、能做饭、连游戏都玩的这么好,而且居然是个单身汉!

她不得不考虑到另一个方向,一直到游戏结束,霍安泽终于发现了阿眉对自己展示的迷之笑容。虽然挺好看,但有点怪怪的,慎人。

打完游戏,俩人专心看了会电视,好巧不巧,播放的是一个网剧,关于耽美的。

阿眉今天特意用余光观察了下霍安泽的面部表情和动作,觉得自己有了重大发现:

一、霍安泽看到两个男人接吻没有任何排斥感,竟然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看的津津有味。

二、她第一次注意到霍安泽吃薯片的时候,是用大拇指和食指抓起一片放进嘴里,十分干净卫生,这和原来看电影的时候,自己让宋谨烽吃爆米花,他都是一把一把抓的豪放派吃法完全不同。

虽然没看到霍安泽翘起兰花指或者其他的女性化动作,但是阿眉联想到霍安泽一直以来同情心泛滥的拉自己回家借住却没提钱的事,再者这两天的细心照料,她不知怎么就有了莫名其妙的想法——霍安泽应该是个gay。

有了这个想法的阿眉看霍安泽就有了看同类的感觉,顺眼了很多,没准他也是个女的呢!

不过保险起见,她还是问了个问题:“那个,霍安泽,我没刺探隐私的意思啊,就单纯好奇,你是1号还是0号?”

说这话的时候,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心虚,阿眉吃了不少薯片在嘴里。霍安泽一开始没听清,不得不让阿眉重复一次。

她清了清嗓子,想着自己也没有歧视的意思,单纯就是好奇的问问,姜老太太也不在家,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

给自己打了打气,才又大声的重复发问:“我问,你是1号还是0号?”

声音大的盖过了电视的声音,霍安泽听得很清楚,清楚的以为自己听错了。

狐疑的看了眼阿眉,见她睁着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貌似很认真的在等自己的回复,忽然一股火就从脚底升到头顶,如果有显微镜,不知道能不能观察到气的头顶冒烟的精彩画面。

也不怪,霍安泽现在一心一意要跟阿眉在一块,美男计不好使,苦肉计用不上,见了她的前男友更是摸不清楚阿眉心底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对象,本以为自己踏踏实实想对她好,总有一天她会发现。

那成想,这小妮子脑子不知道怎么长的,怎么就想到自己是个同性恋的沟里去了呢!

照这样的进度,自己猴年马月才能抱得美人归!

心里一气,转头还看到阿眉状似天真的等待自己的答案的样子,霍安泽长手一伸,把阿眉够到自己怀里,嘴巴就凑了上去,阿眉避之不及,眼睁睁看着霍安泽吻了下来。

本来说一声“喂”,谁知,霍安泽的舌头趁机伸了进来,阿眉不知怎么的,居然在这样的时候,还分析出来这个吻里带着蟹黄汤包、薯愿薯片、香辣虾条的味道。

等到霍安泽意犹未尽的抬起头,就见阿眉还愣愣的。

霍安泽轻咳一声,道:“你不起来,是要我继续吗?”

阿眉回神,尴尬的要起身,没想到一个不小心,滑下了沙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