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黄昏恋计划

96
阿冼兄
2017.12.18 22:00* 字数 2255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没有女朋友,她没有男朋友。

你们适合在一起。

共同的朋友说。

我默不作声。

她说不要闹。

你们都喜欢逛公园、喝早茶,提前进入老年生活,简直天生一对。

共同的朋友说。

兴趣不分年龄。

我说。

现在不一起,将来也有可能,干脆做黄昏恋对象得了。

共同的朋友,似乎没听到我的申诉。

距离黄昏恋,至少还有三十年。

我说。

你真为我们考虑周全。

她也说着反话。

我担心你们没着落啊,天天叫我介绍对象,一个眼光过高,一个遇到一个纠结一个,明明眼前就有。珍惜有眼前人啊,他不错,她也不错吧?

共同的朋友先指着我,对她说,再指着她,反问我。

不错,不错,那我们相约三十年后,看漫天黄叶远飞,到时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我对她说,借了《约定》的歌词。

此言一出,大家乐坏了,她亦忍俊不禁。


聚餐完毕,在撮合我和她黄昏恋的玩笑中散场。

其实,这是共同朋友第N次开的玩笑了。

刚开始时,我担心她尴尬,没说什么,后来玩笑开多,她也附和起来,我亦随之放开心态,与众同乐。

可是,玩笑终归玩笑,没有当真。

我和她生活的圈子不同,平时没有交集。

共同朋友开酒吧、做策展、搞活动,几乎没有搞不定的事。

此人人面广,喜欢交朋友,喜欢撮合对象,促成了不少对,形同婚恋中介,堪称现代红娘。

我求的是刺激,没有难度的女人,没有难度的恋爱,于我毫无价值,我无法感受到征服感。

她求的是安定,却一直遇不到合意的人,刚接触时还好,接触久了都令她费心,不想代替别人父母带小孩。

聚会以外,我从不接触她。

我不是没考虑过她,但从需求而言,她不是我想要的,从感觉来说,总是缺了点什么。

她也不会主动联系我,想来是出于类似的情况。


但这回,她居然单独约我,通过共同朋友告知,就在聚会的第二天。

我们约在公园见面。

一碰面,才知道,是共同朋友“从中作梗”。

她根本没有约我,她也以为我发出邀约。

你耍我?

我发信息,跟共同朋友说。

一听对方约就来,还不是心里惦记着?

共同朋友的回复实在够呛,令我们哑口无言。

恰逢起下起小雨。

既来之,则安之。

我们小步跑进凉亭。


我和她都喜欢去公园,这个梗,说来也是巧合。

有段时间,我应酬频繁,夜夜笙歌,吃喝玩乐,突然想过点健康简单的生活,就常去逛公园,爬爬山,喝喝茶,作些转变。

当共同朋友问到我,平时有什么业余兴趣。

我随口说,去公园。

而她,平时就喜欢安静,还真的从一开就喜欢逛公园。

共同朋友说的。

我其实并不真的喜欢逛公园。

她说。


外面细雨绵绵,我们坐在凉亭里。

那时,她失恋不久,常去家附近的公园散心。

当共同朋友问她,平时有什么业余兴趣,就随口说了喜欢逛公园。

我笑叹,原来如此。

她说,逛公园再好,也不能当兴趣去对待吧,世上有那么多兴趣,逛公园最多只是累了,去休息一下的地方。

我认同她的说法。

逛公园问题大白后,我们陷入沉默。

原来,我们的兴趣,都只是转变心境的展现,只是一时的兴起,随意的应和,好让共同朋友把我们代入角色。

就这样,逛公园作为一个标签,牵连起我和她。


雨滴低吟浅唱,伴随着我心脏的跃动。

她再次先开口,说起共同朋友的苦恼。

我和她,都常找共同朋友的麻烦,两三年过去,都没有成事。每次以为得了,结果还是空欢喜。

我知道,共同朋友为此烦躁,少不了有挫败感,但也越挫越勇,誓要我和她找到归宿。

黄昏恋,实在是个苦涩的玩笑。

我说,我以后再不会给共同朋友麻烦。

她说她也不会了。

我想回复她,我们打算来一场黄昏恋了。

她笑着说。

我的心,突然高频跳跃。

我忍住不动声色,呼吸再呼吸,心跳才归于小小的缓动。

我感到,她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平凡安静。

那如果问起,具体怎么实现?

我接着话茬,开玩笑。

我也不知道,但说明是黄昏恋,就当然是老年的时候才恋。

她说。

又沉默了,我思考着怎样接下来的话。


雨点渐大,亭顶滴答滴答。

其实你觉得我怎样?

这回我先开口,厚颜问了一句。

她该明白我在问什么。

还好,但你最好是我的黄昏恋对象,不会令我生厌。

她说完,扑哧一下。

我曾听共同朋友提起,她对前任们都感到失望。

可能我还小吧,虽然都快三十岁,但到现在为止,都无法适应和一个人长期相处。

她说。

把我当做黄昏恋对象,哪怕是生厌,也是三十年后的事了。

我说。

对啊,至少还能对着你三十年。现在当我男朋友的话,一旦分手,就再也不会见面了。

她说。

这计划不错,如果一直没有伴,老来挺凄凉的。

我说。

没有伴侣是一个可能,但还算好的了。另一个可能,是有伴侣的情况,如果要黄昏恋,也要跟伴侣离婚,或者丧偶。这样说不太吉利,但却是事实。

她说。

没错,一脚踏两船的事,估计你和我都做不到。

我说完,她又是笑颜绽放。


不知不觉地,我们讨论起如何实行黄昏恋计划,不理真假,忘乎所以。

无心插柳,自从共同朋友开了黄昏恋的玩笑,我们各自都专门了解过相关问题,探讨起来,毫无阻滞。

为应付黄昏恋,我们必须有所训练。

在这剩下的三十年里,如有机会,还是要多点恋爱,学习与人相处。

在这剩下的三十年里,如果结婚了,要学会处理家庭问题,成为好丈夫或好妻子、好父亲或好母亲。

在这剩下的三十年里,如果离异或者丧偶,不能厌恶婚姻,不会希望一个人了此残生。

在这剩下的三十年里,要好好教养孩子,引导他们从小不带偏见地看待世界,让子女接受将来的一切可能。

在这剩下的三十年里,要更加明白事理,要学会接受每个人的缺点,不要那拿伴侣与对方比较。

在这剩下的三十年里,学会理解大众,努力适应社会的眼光,但到时候,社会应该会更加开明。

在这剩下的三十年里,好好学习法律和理财知识,打好经济基础,学会处理财产问题,不至于令双方和子女发生经济纠纷。

在雨中,我们规划未来,直到深夜。

自此,我们各自修行,展望三十年后,好好恋爱。


————————————————————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