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事皆项目,人人是经理

去年一直在折腾,进入新公司后一直沉在一个项目里,忙的死去活来,由于种种原因,2月份竟然OT 50%,很久没有这样工作了,不知道会不会过劳死,不过与我们向来号称最累的CPA比起来还是似乎有无病呻吟,故意夸大感受之嫌(笑)。进入今年三月份总算是轻松了些,日本的大地震以及后续的核危机问题使得项目完全停滞了下来,就这样一直空闲到了4月。

与朋友一起报了PMP的培训班,每周日一次课,共7次,6月考试。老实说,对于考证的愿望并不是很强烈,归根到底我还是怀疑这张证能给我带来多少收益,目前来说还不是非常明显可以衡量的一个东西——毕竟考试费用以及后续维护费用并不低。或许该先去读个本科更实惠,或者去考了心理咨询师也挺好。不过PMP还是很吸引我,一方面我想检验我的工作经验以及自己悟出的工作方法、解决方法等是不是好方法,另一方面,我也想寻求更好一些的方法;另外,真的很久没有坐在课堂上为了考试看书学习了;最差,pmp得到的认可度正在提高,以后若有必要向人证明自己的能力,我可以少费点口舌和力气。

上完3节课后,感觉pmp确实不是一项很困难的东西,pmp本身还在发展,每次出来新版本改动都很多,不论是理论还是工具,其本身也在不断发展。所以,在我看来pmp最大的两个存在价值就是 1、提供了一套标准化过程、工具、方法以及描述他们的术语;2、可持续发展。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项目经理”基本 与pmi的理念不谋而合,我对项目的宏观看法与描述基本与pmi的描述是一致的,有略微差别——我觉得我的描述更宏观一些。简单讲,狭义的项目即是指临时的、可交付的(根据pmi),这样说没错,项目都是必须有终结的,这也是项目的基本定义,并且以此区别于运营;运营是持续不断的。

然而我的观点是,狭义上区分项目与运营确实如此,非常准确到位,然而其实换个角度看问题,广义上讲,也可以将运营看成是项目的,这与项目的临时性并不矛盾,因为运营是有目标的,例如每年要达到的运营目标是什么。项目之所以有临时性,是因为项目是为了实现一个目标而成立的,目的达到,或者经过论证目标已经无法达到,则宣布项目结束,正因如此,所以我们称项目是具有临时性的。所以项目其实是适合一切需要目标管理的地方的,不仅是运营中的每一个阶段,甚至每个项目中的每个阶段,都是目标管理。所以万事皆项目,人人皆经理。大到当国家主席是一个项目,国家主席也是项目经理,小到自家一年的存款计划,也是项目来的,也需要项目经理,并且都可以使用项目管理的相关知识进行讨论和解决。总之,需要目标管理的地方就有项目。我提出这样的观点并不是说区分运营与项目是没有必要的,不是这样,恰恰相反,这样区分在工作上是十分必要的,这让我们可以集中精力考虑我们迫切需要考虑的问题,而不是将所有东西混在一起。关于“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项目经理”可以参看我的博客的同名文章。

还有一点另我非常兴奋的不谋而合是“庆功宴”,自从我从事项目管理以来,我始终认为项目结束后举行庆功宴是必须的,pmi也如此认为,并且这个观点至少到目前为止尚未有改变过。之所以说pmi的这一巧合让我兴奋是因为关于此点在国内往往不被重视,经常忽略,当然这是题外话了,关于“庆功宴”的必要性以及与心理学的关系我将在下次的文章中进行讨论。关于项目的广义定义就先写到这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