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你的妈妈在门口被泼了一身热茶。”

字数 2356阅读 51

昨天早上,我到楼下的大排档打包炒米粉,又见到小学同学X的妈妈。她比三年前还要胖了些,脸上的肉开始有横纹,气质也减少了几分。

她在那个光线暗淡充满油烟的厨房,装在墙上被黑尘堆得转动缓慢的风扇推来一阵一阵热烘烘的风,她问:“要什么?”

我手足无措地看着她的背影:“早上好,炒米粉2份,谢谢。”

她眼睛渐渐有了熟悉的笑意,一边喊着“炒米粉2份”,一边找白色的环保饭盒。

每次见到她,我都想跟她套近乎:“其实我跟你儿子是小学同学。”“第一次见你还是小学二年级,觉得你好美。”

每次想说出口,心里又觉得没必要。看着她从锅里翻炒着米粉,厨房女工一做就是17年,微薄的月薪将儿子供完大学,可惜他不争气。

此时,有个皮肤黝黑,将裤管卷起来的男人走过来,坐在我身旁的椅子,倒热水洗茶具。他问X妈妈:“今天有什么好吃?”

阿姨答:“肠粉呐!”

他似乎装作听不到,又叫喊道“吃什么!”

阿姨说:“肠粉!”

他继续调戏阿姨:“你这种猪肠粉就最好吃了!”

阿姨往厨房里走远了,也许没听到,出来时已经拿着2盒炒米粉准备打包。那语气粗鲁的男人坏笑着装模作样洗碗筷,轻佻道:“这是给我的吗?”

阿姨的表情明显是陪笑了:“你给钱就给你咯。”

那人左手中的瓷碗荡过热水,直接往阿姨裤头泼,笑得放浪:“qnmb的敢还嘴?”

阿姨把2盒米粉递给我,收了钱便回厨房去,带走一句“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

男的摇摇头轻叹,“女人,不懂情趣的女人。”

瞬间我已经在脑海里设计出男人老婆半夜灌麻药帮他自宫的画面,更加急着离开垃圾堆填区一样,呼吸憋紧跑过马路。

我好难过。

同学X住大排档旁边的民房,没记错应该是6楼,我家与他家相隔一条马路。家住得这样近,两个小孩子理应很熟络,他不,非常抗拒异性。

小学经常以家庭为主题写作文,也逐渐了解他的家庭背景。父母离婚,爸爸没再理会过她俩母子,跟死去没区别;他妈妈从小又当爹又当娘,2000年在楼下的大排档当服务员,以最大的努力给他最好的资助。

小学时,他成绩比我好且稳定,总成绩保持在班前五,我一般在班二十名前后浮动。六年级面临小升初考试,我每天6点就出门,迎着寒冬凛冽的冷风在大马路中轴一直走,我看到了他。

他双手插尽了衣袋,像发现怪胎一样盯着我,不说话,他的脚步开始加快想超越我,我便开始跑起来。

离学校开门还有40分钟,门口仅有几个身影,我找他说话:“天还没亮,马路没人,一个人霸占了整条路,高处不胜寒。”他说:“万一有车呢?”我笑了:“那下次再早点出门,就没人够我早露脸了。”

次日,我提前了20分钟出门,5点45分时早餐店才刚张罗东西,竟然见了他。心里暗骂:“小滑头,想比我早,做梦!”

似乎最早到校门的人才能证明自己有多努力学习,有一次我到校门时全街只我一人。空气进胃时觉得自己像空无一物的冰箱,有时我会幻想有个一模一样的陈慧欣帮我考过全部的试。

小升初考试成绩出炉,我以全班第6的成绩考进了市重点初中,他发挥失常去了一间以痞子和严厉校训出名的学校。

初中升高中的考试成绩出炉,我绝地反弹直升市重点高中,他意志消沉地去了一间全校前五才能上二本的学校。

高考成绩出炉,考试当天凌晨4点翻遍所有教材的我蒙对了文综50分题目,踩录取线入二本学校,他去了偏远地区读大专。

并不是说学历与前途对等,教育对个人三观的塑造比对工作能力的影响要大得多。社会上一直在讨论读书的意义,眼里只有金币的人们在乎读书能否多赚钱,心里有星空的另一些人会思考很赚钱无关的问题,譬如人生的意义。

“想那么多做什么?活得好就行。你看你读大学出来还不是给初中学历创业的老板打工。”

然而曾经有个小学学历在北京当老总的人,看了我的书评后表示愿意付费请我教他拆书。

他说:“我小学就辍学来北京创业,当时表哥跟我说,语文基础都没打好,以后会吃亏的。我不在乎,现在企业做大了,想看些经营管理和心理学的书,这本《心理学与生活》看了一年半,笔记都抄了三大本,还是看不懂学不到,着急。”

有些人一辈子就像赚钱工具,连梦想都是赚更多的钱买更多的楼车交更多权势朋友。他本身没甚智慧的光,只是站在金矿之上想不发光也难。

一年前在小学聚会的微信群加了他,没说出一句“我觉得是小升初那个转角点改变了你的人生轨迹”。这句话会像利刀一样将他想挣扎的手钉在墙上,因为事隔十年再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

曾经他的解题速度让我以为他能如愿当上数学家,我相信努力的人一定能实现理想这种鸡汤,但在他身上,我却怀疑一个人的自信心熄灭后很难再重燃,风一吹,十年也过去了。

正当我想翻查他朋友圈看看近况时,才发现他已经把我删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实现人生逆袭,重新把控节奏迎难而上;还是在事业瓶颈期看着微信公众号一堆零基础小技巧就月薪过万的文章,分享到朋友圈提醒自己一定不要放弃奋斗;抑或是沿袭他从小到大的自卑和排外心里得过且过混日子。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运气比努力重要。尽管我一直说自己是靠老天赏赐的运气才活到今天,身上无数伤疤在阳光下却遮挡不住破烂的补丁:

我总是大胆接纳新事物和新观点,无论它是给我拥抱还是新添伤口;

我知道活一天就少一天,也害怕愿望一个个落空会加剧我对这个世界的疏远感;

经历过许多磨难后,我发现比运气更重要的是——爱人。你要珍惜爱人的能力,珍惜被人爱的福气。你要尽最大力气去爱这个灿烂又卑鄙的世界,消化痛苦储存光热的能量温暖人间。

前不久翻阅《权力意志》时看到一句:“当上帝赐予我苦难时,他要的是我的精华。”无论是原生家庭的不幸,还是个人运气实在不佳屡遭磨难,许多看起来像是外部影响的东西,只不过是来自内部的适应。我们的行为是对人生意义的答案,任何认知的提高都能在徒劳的工作和奋斗中克服狭隘的思维,令人更自信、更快乐地拥抱全新的视角。

也许X妈妈摘下工作服回家上楼梯时,会掏出手机跟他说两句话聊聊天,听听他工作的辛酸和收获。那句“妈妈在门口被泼了一身热茶”,不说也罢。

- END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