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千万不要急着嫁人

急着结婚就是一个打折出售的商品恰好在一个对的时候,遇上了一个饥不择食的顾客。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秦羽又又又当了一次伴娘,算上这次就是第三次了。

“当伴娘只能当三次,不然会嫁不出啊!”闺蜜们一本正经的对秦羽说。

“好像我不当伴娘就能嫁出去似得。”秦羽冷笑道。

要问秦羽现在最恨什么事情?那就是被人问“多大了?”“你哪一年的?”

三十岁,一失去了二字头的帽子——就像是超市里即将过期的食品在半价处理;就像是菜市场昨夜的剩菜打个折求你带走;就像是去年款的衣服抖抖还有樟脑味胡乱的挂在商场一楼拉开地摊的架势做促销——直到有一天,热心的广场舞大妈们开始给秦羽介绍离婚拖油瓶男时,秦羽才懂得在外人眼里,自己已经沦落到如此不堪了。

怎么会拖到这个年龄呢?秦羽问自己?

彷佛是一眨眼间,秦羽浑浑噩噩稀里糊涂的就到了三十岁,真真不是外人说的挑花眼了!要求太高!而是根本就遇——不——到!

是哪一个写鸡汤的说:“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是在那里等着你的,不管在任何时候,不管在任何地方,反正你会知道,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如果让秦羽遇到她,一定会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晃成风中的柳树,然后大声质问她:等我的人在——哪——里?

秦羽兰心蕙质,擅长绘画。高考时一门心思要上美院环艺系,可这个专业全省一年就只录取几个人,而秦羽持才自傲,又不肯屈就其它的院校,结果就一连复读了三年最终达成所愿。美院四年本科读下来,她就已经27岁了。

美院这四年,秦羽没有闲着,她曾有过一个男朋友,爱的也是“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只不过一毕业两个人就“与君绝”了。只有上帝、佛祖、真主知道分手这个英勇的决定给秦羽带去了多少痛苦,而为了在这场内心的天崩地裂的灾难后继续活下去,她躲在自己的被窝里流下了多少苦涩的泪水,泪水又制造了多少揉成一团的抽纸。

拿着一纸文凭和叔叔的关系,秦羽比同龄人要幸运的多,她应聘到一家中字头的央企工作。可央企有央企的规矩——所有新分来的大学生都必须到外地项目上干够三年才能回本市工作。于是,秦羽收拾行李到了郊县项目工地——项目上不是没有好男孩,可秦羽辛苦了这么久就为了能回长安市工作,怎么能再找一个外地的男孩平添麻烦呢?爱情啊!一加条件就不在轻松——秦羽现在是真得懂了。

30岁,秦羽回到了长安市。这时的她早被远在郊县的妈妈催疯了。记得上高中时,妈妈像福尔摩斯一样在她的卧室里偷偷摸摸翻来找去,生怕她谈恋爱,好像她沾上恋爱两个字就会立刻死去一样。而现在,还是这个妈妈又左一个电话右一个微信催她谈恋爱,好像不谈恋爱就该下地狱一样。秦羽头都大了——我已经够焦虑了!作为妈妈,你就只会火上添油么?爸爸表现得也还淡定,但看到他斑白的双鬓秦羽知道自己是该带个女婿回来了。

唯独让秦羽想不通的是,和她毫无关系的单位同事——一个白胖胖的工会主席高姐,在得知她是个“齐天大剩”后,就以秦羽的婚事为己任,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像打了鸡血一样开始忙碌起来——高姐上上下下招呼着给秦羽介绍对象,而中年妇女的精力是何等的汹涌澎湃,一浪高过一浪,拍的秦羽只有招架的份。

“哎呦喂——”

高姐出场如同《红楼梦》中的王熙凤,一定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一声是在告诉秦羽,为了她的婚事高姐有多拼!

可秦羽一听这声音,头皮都麻了。

高姐一屁股塞在秦羽面前:

“秦羽,上次那个没瞅上没关系,找对象么——是终身大事,就得好好挑挑,省的结了婚后悔。姐姐我再给你说一个,你看,这是照片——”

高姐拿出了手机,拨拉着找照片。办公室的小王、燕子立刻飞一般的跑来,一左一右伸着头边看照片边评论。

“这个不错,比上次那个看着精神多了。”

“就是的,上次那个太胖了——”

“这个长得好,还事业有成呢,是个科长!可就是离了婚拖油瓶带了个姑娘。”

高姐居然和左右两个局外人聊的热火朝天。

“后妈可不好当啊!”

“是啊!可是三十出头的好男人早叫人挑走了,现在小姑娘手快的很!”

“要是条件特别好,其实见见也行。反正是个女孩,结婚后你再给他生个儿子不就结了——”

一万头草泥马从秦羽的头顶上跑过,她奇怪这些名校研究生学历的女人怎么一上班一结婚就和“鱼眼睛”没有任何区别?看来曹雪芹真是看透人性啊!只要是女人,归根到底都是八婆——看别人做“剩女”的快感果然不一般啊!

“不用了——”秦羽站起来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三个女人立刻停止了呱呱呱——全都望向秦羽,似乎秦羽就是个大怪物!“谁啊?带来给大家看看呗——”

“哦,是给你送零食的任凡么?他家条件可不好啊——”

“你这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啊——”

秦羽讪笑着,刚好手机铃声响起,她假装接电话离开了办公室。一走到楼道,她觉得空气都清新了很多——

2

你别说,在爱情这件事情上,女人都是火眼金睛,同事说任凡追求秦羽的事情是有的,只是当事人双方都没有挑明而已。

任凡,30岁,瘦弱单薄,五官还算端正。高中毕业,没有上过正规大学,只因为是央企子弟,父亲又是因公身亡,所以18岁就接了父亲的班工作了。在单位的十二年时间里,任凡工作干的倒也算是兢兢业业,却因学历低,能力不足而升迁无望。秦羽调回本部工作时,他刚好也在长安市的项目部工作。任凡第一眼看到眉清目秀的秦羽昂首挺胸,步履轻快,目不斜视,鼻翼微收,手里拎着早点冲进本部大楼时,就知道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姑娘。

任凡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可谈归谈,姑娘们一接触到婚姻,就都退缩了,原因当然是任凡的条件不好。

父亲早亡,母亲没有再婚,将全部的精力放在了任凡身上。可想而知家里经济条件自然捉襟见肘,若是结婚,任凡最多拿出婚房的首付而已,其它的想都不要想。而任凡也绝不会让寡母独居,将来肯定要婆媳同住。没学历、没房、没车、升迁无望、婆媳同居——姑娘们一听就瞬间消失了。

任凡明白自己条件不好,秦羽就算是“黄金剩斗士”对他来说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可只要能看到心爱的姑娘,任凡就心满意足了。慢慢的,他把她理想化了,把一切不可能的美德和想象中的情感全给了她。两个星期后,除了她,他已经什么也不想了。

他决定写一张简短的便条,便条两面都写得满满当当,但便条在口袋里装了两天,他却一直不知道怎么交给她。就在想法子的过程中,他每天都要再写上几页,结果最初的便条变成了写满字的信纸。等到他将信纸折好放入买好的小零食口袋里时,他又将信纸撕毁了。最终他在巴旦木的袋子里放了一张便条:

“我愿意永远做你的备胎。”

事实上,就在任凡每天努力想遇到秦羽时,任凡那副无依无靠的可怜样已经在秦羽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腼腆害羞、毫不起眼、不管天气有多么炎热,始终穿着黑色的衣服。

等到任凡将装满零食的塑料袋看似漫不经心的放到秦羽的办公桌上,他发抖的手立刻就让秦羽明白了他的爱情。

“路过超市,给你带的。”

“哦——多少钱?我微信给你。”秦羽说。

“那加个微信,钱就不用了。”

任凡快速的离开了,秦羽的手机叮咚响了一下,是单位群里的任凡要求添加秦羽为好友,秦羽犹豫了一下,还是通过了。

“巴旦木里有便条。”

看到微信留言,秦羽在袋子里翻了翻,只有巴旦木的袋子是拆封的,等看到了便条上一笔一划写下的内容,她的心暖暖的融化了。毕竟秦羽是孤身一人在这个城市里打拼。

同办公室的两个八婆在空气中留了无数只眼睛,只等到秦羽坐下来,就“嗖——”的一下凑过来,随手抓起松子、榛子就开封品尝。而且边吃边八卦任凡的各种消息。不一会,有关任凡的没学历、没房、没车、升迁无望、婆媳同居等等等等,秦羽就都清楚了。

还有 49% 的精彩内容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支付 ¥2.99 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