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里最舍不得删的照片是哪张?

抱歉,虽然最不舍得删,还是已经找不到了。

那是我第一个手机里的一张照片,拍摄于我高二,2009年6月,第一个周三或者周四。

没错,一个姑娘。是我同班同学,我们曾一起吃饭,上课写小纸条,下课瞎聊。我也曾喜欢。

六月份是高考季,七号八号之前一周要给考生们收拾考场,整个高中只剩下高二年级的几个重点班在临时的教室里上课。我们把大部分教参搬回宿舍,只留下少数几本在教室应付这一周。由于宿舍非常规的东西杂乱,七八号又要放假,因此在一周一次的下午大扫除活动时间里,大部分同学都没回去整理,趁着难得的不上课的一两个小时,打打篮球或者和朋友聊聊天。何其有幸,我是其中的一份子。

活动课前的下课铃响起,我条件反射似的回头看她。像平时每节课下课一样。她趴在座位上,像是睡着了。我看了几秒钟,站起身来,靠在桌子上,掏出功能并不强大但在高中依然很稀有的手机看网页。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她,因为书桌上的书都很少,所以视角也很好,抬了几次眼后干脆就一直看着了。我也不知道我想看些什么,就觉得好像从来没有好好看过她。

过了一会儿,我们两人座位间的几个同学都离开了教室,我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抬起手机,对准她,按下相机的OK键。

“咔擦”

手机的快门音好像是关不掉的。

她抬起了头,我讶于她居然没有睡着,没来得及收回手机。她看是我,就笑了,冲我挥了挥手“你干嘛呢,删掉。”

我也笑“删了干嘛,挺漂亮的~”

她伸出了手“拿来我看看。”

我说:“刚不是还要删吗,是不是给你拍照片说好看你就特别有好奇心呀?”

她说:“你说得真对。”她越笑越开心。

“那再给你拍一张吧,刚才的没露脸。”说着我又举起了手机。

“别照,困得眼都睁不开了。”说着笑着,手上是拍打的动作,像是想要拍掉我手机的样子。但她并没有站起来的意思,就只是那么摆着手。

我不管她,调整好手机的角度,嘴上说“三”

“你别拍啊。”她看着我,笑得合不拢嘴。

“二”

“你咋不听话呢?”她看着我,笑弯了眼睛。

“一”

她好像不好意思了一样,捂上了嘴巴。

“咔擦”

谁说笑容一定要露出八颗牙,谁说拍照一定要找个好场景。那一瞬间弯下的眉眼,一瞬间端坐的身姿,下午透过窗的一束阳光打在直顺的头发上,和十六岁少女恰到好处半遮的脸。定格之后,记得好多年。

我拿给她看,她说:“笑得真甜。”对,心里真甜。

“别删了,挺好看的”她把手机递给我。

“你出去玩儿吧,我睡一会儿。”她笑着跟我说。

“一会儿吃饭叫我(你)”我们几乎是同一时间说出这句话,对视了一眼,笑得愈发灿烂。

至于再后续的故事,想起看到的一句话:“青春韶华,大梦一场。旧年时光,不过转瞬,不说也罢。”

差不多八年过去了,高中早已毕业,手机还在家里放,却因死机恢复了出厂设置,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数据。以为很多事情不会消失,很多人不会离开,但有些时候,生活就是很无情。自以为恋旧的我,在看到这个问题之前,也有多年想不起那一刻了。

或许想不起来也是好的,回忆再不舍,也还是要希冀未来更美好的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