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电梯的禁忌,你知道多少?

很多人都坐过电梯,但大多数人却不知道。在电梯里,其实存在着一些不为人之的禁忌,一旦触犯……后果不堪设想!

电梯在风水上有“吉气走曲线,煞气走直线”这么一说,在垂直升降中,属于直线,当电梯门打开时,会有两股“气”进入电梯,一个是杂气,另一个是阴气,“地上为阳,地下为阴”,电梯每天穿梭在阴阳二界面,所以电梯也有一个名字叫“阴阳门”,有能通往人间和地狱一说。

记得时常会看到一些关于电梯事故的新闻,譬如“北京电梯吃人事件”,“荆州电梯无头鬼”,“蓝可儿电梯死亡之谜”之类,一个比一个毛骨悚然,诡异邪门。

就在最近,我就经历了一场比上面这些,还要惊悚百倍的电梯灵异事件……

我叫田志勇,在一个工厂上班,每天累死累活,就靠着一个月两千多工资过活。幸运的是,我娶了一个漂亮老婆,还有一个正在上幼儿园的儿子。

经过几年拼搏,我和妻子终于存够了钱,在金水湾小区买了一套二手房。

说真的,在现今房价高涨的情况下,能以十五万的价格买到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实在捡到了大便宜。

这事还得感谢我初中同学阿伟,是他在网上看到了这条信息,打电话邀我一起去看房子。

金水湾小区安全管理很严格,每一栋楼房,都有专门的保安看守,我们这栋的保安姓王,六十来岁,我们都叫他王伯。

第一天去看房子,王伯就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瞪着我们。

那眼神带着恐惧,同情,甚至还有几分紧张,让我和阿伟丈二十分摸不着头脑,以为这老头脑壳有毛病,直到后来才知道,这眼神,分明就是在传递死亡的讯息……

业主所在的楼层是19楼,我们等电梯打开门,准备进去时,阿伟一把拽住了我,说:别急,先站在旁边等一下。

我说为什么要这样?

阿伟跟我解释,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里面通常会有一些看不见的“气体”冲出来,如果这个时候直接正面走进去,很可能会和那些气体撞在一起,这种说法,叫做“撞到正”,也叫“撞到鬼”。

还有这说法?

我听得头皮有些发麻,看了眼阿伟,发现他一脸严肃,根本不像在开玩笑。

进了电梯,我按下19层按钮,电梯开始上升,只不过上升的速度很慢,至少跟我以前坐过的电梯相比,慢了差不多一倍有余。

到第七层的时候,电梯门开了……

外面,一个人也没有。

我没怎么在意,可能是这楼层的人上了另一架电梯。

再次按下关闭按钮,电梯继续上升……

到13层,电梯又停了下来。

门打开,外面……依旧空空如也。

这时,我注意到阿伟的脸沉了下来,变得很难看,额头上隐隐还能看到汗珠。

“走吧,这房子不看了。”阿伟忽然语气急促地说道。

“啥?”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走啊!!!”

阿伟忽然大吼一声,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无比,然后猛地拉住了我的手。

就在这时,电梯内突然“嗡”地一下,变得一片漆黑……

第2章 警告

停电了?

我心陡然一紧,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电影里经常出现的事故桥段……

完了,不会这么倒霉吧?

好在不到几秒钟的时间,电梯再度恢复了光明,而阿伟握着我的手,也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

阿伟长舒了一口气,但表情明显还带着几分紧张和惊恐。

我问阿伟怎么回事?

他只是摇头,说房子别买了,这电梯不对劲。

阿伟这番话让我非常吃惊,我让他说清楚,阿伟却怎么都不愿开口,只是让我别买这房子。

到了19楼的时候,我不顾阿伟的反对,拉着他就往电梯外面走,说什么也要把房子看完。

记得以前在初中,阿伟特别喜欢研究一些风水,易经,玄学之类的书籍……班上同学觉得他性格怪癖,刻意疏远他,也就我和他能说得上话……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神神叨叨的。

看房子的过程,阿伟始终都是一言不发,脸色阴沉,眼神警惕地四处瞄着,就好像要防备什么东西扑过来似的。

离开后,阿伟再次叮嘱我,说不要买这个房子,买了必定会倒霉。

我很不高兴,说房子这么便宜,我要不买,保证没一会儿就被人抢了,你说这房子有问题,那我问你,房子怎么有问题了?难道还是个凶宅不成?

阿伟急了,说问题不是出在房子,房子是正常的,真正有问题的……是电梯啊。

“电梯?”我愣了愣,“电梯怎么了?”

可是之后我无论怎么追问,阿伟都是闭口不言,仿佛说出去,就会引起什么灾难一般。

我和阿伟随便下馆子吃了点东西,然后各自分道扬镳。

回去的时候,我开始有些心慌,脑子里不断回荡着阿伟说过的话……

这小子从小到大都是个闷葫芦,从不会开一些不知轻重的玩笑,他说让我别买,说不定还真有他的理由。

只是,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却舍不得koi这么放弃。

晚上回到出租屋后,老婆问我房子看得怎么样,我忽然想到了阿伟的话,犹豫了一番,说要不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老婆问我原因。

我只好把阿伟对我说的话告诉了老婆。

谁知老婆听到后直接火了,指着我的脑袋骂我,说我就是个傻逼,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些东西?还说她命苦,跟着我这么个窝囊废过了这么久苦日子,现在想有个自己的家都不行,真是信了你的邪!

我被骂的无地自容,连忙跟老婆道歉,答应她明天就买下房子,她这才消气。

第二天,我和业主联系,经过了一系列手续后,我和老婆拿出这些年的存款,买了这栋二手房,然后就是风风火火的搬家,打扫卫生。

这一忙活,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九点多,我们这才想起没吃饭。

老婆提议出去吃,就当是庆祝,于是一家三口去楼下附近的川菜馆,点了几个小菜,吃饱喝足后,已经是十点多了。

……

回到楼房,保安室的门关得紧紧的,里面没有开灯,王伯估计已经睡了。

老婆哼了一声,说这么早就睡,万一有小偷进来怎么办?真是不负责任!

我尴尬地笑了笑,按下了电梯。

叮!

电梯门打开后,我没有立刻走进去,而是往旁边让了让,老婆疑惑地问我干嘛?我不敢跟她说这是阿伟告诉我的,怕她生气,连忙摇摇头,说没事。

按下19层按钮后,电梯开始缓缓上升。

叮!

到18层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

只是,外面并没有人。

老婆皱了皱眉,按下了关闭按钮。

电梯继续上升……

到19层的时候,我们正要出去,儿子忽然抬起头看向老婆,用天真无邪的声音,说了句让我差点魂飞魄散的话:

“妈妈,你刚才为什么不让那个红衣阿姨进来啊?”

第3章 王伯

红衣阿姨?

听到儿子这句话,我和老婆都愣住了。

“不要胡说!”老婆严厉地冲着儿子喝道,但我看得出,她眼中明显带着一丝恐惧。

小孩子最怕的就是被冤枉,哪怕面对母亲的斥责,儿子依旧大声反驳:“我没胡说,刚才在18楼的时候,那个红衣阿姨想进来,要不是妈妈你挡着她…………”

“够了,你给我闭嘴!”老婆又急又怒,狠狠地揪了一把儿子的耳朵,拽着他往外面走。

我连忙跟着走了出去,忽然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回过看了眼。

这一眼,却让我寒毛直竖……

在电梯门缓缓关上的瞬间,我分明看见,有一抹红色的影子,在里面一闪而过……

这是什么东西?

我身子一哆嗦,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看什么呢,还不快走?”老婆见我在发呆,不耐烦地说道。

我重重地咽了口唾沫,不敢停留,三步并作两步地拿出钥匙,打开门,往屋里冲去。

回到新屋,儿子还在呜呜呜地哭着,老婆在旁边教训他。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个红色影子,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慌……

难道,这电梯真有问题?

可是现在说什么的都晚了,毕竟房子已买,就算要卖,老婆肯定也不会同意。

这一晚,我在辗转难眠中度过,脑海中一直回荡着那个红色的影子……

……

……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做了些简单的早餐,骑着电瓶车去上班了。

上班的地方离家里大概五站左右,不太远。

老婆和我都是在一个工厂上班,但不在一个车间,而且工作也不同。我是做流水线生产,很辛苦;她则是在办公室开发票,基本上很闲,这也是为什么我去上班了,她还能在家里呼呼大睡的原因。

到了工厂,王二癞子嬉皮笑脸地凑上来,对我搓了搓手道:“志勇,借我三十块钱呗,早上没吃饭。”

我摇了摇头,说没钱,王二癞子的脸色立刻变得很凶狠,直接把我拖到角落,二话不说,就是一耳光打来,指着我骂道:“田志勇,你TM别给脸不要脸,就找你借三十块而已,再磨磨唧唧,信不信老子把你老婆强暴了?”

我捂着脸,颤颤巍巍拿出三十块,被王二癞子一把抢过。

说到这王二癞子,是厂里出了名的流氓,到处欺男霸女,作威作福,因为是副厂长的小舅子,所以一直没被开除,以至于他的气焰更是嚣张,经常动不动欺负一下没背景的男工人,揩一揩女工人的油,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半个多小时后,老婆来上班了,穿着黑丝袜,高跟鞋,扭着纤细的腰肢,从我车间经过,旁边正在工作的工人全都瞪直了眼睛,贪婪地在老婆的身上上扫来扫去,这多少让我有些不爽,一个老师傅更过分,色眯眯地对我淫笑道:“志勇你小子真有福气,娶这么漂亮老婆,每天晚上怕是吃不消吧?”

我心里非常愤怒,但碍于他是老师傅忍着没发作。

下班后,我骑着鬼火摩托车,载着老婆去幼儿园接儿子。

一家三口回到金水湾楼房时,保安王伯刚好从保安室走出来,看到我们,他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从我们身边快速走过,还叹了口气。

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谎称去超市买点东西,让老婆和儿子先走,然后掏出一根烟,递给了王伯,

王伯诧异地看了我一眼,犹豫了几秒,接过烟,点着。

我走到王伯身边,压低声音说:王伯,你是不是有什么想告诉我?现在没人了,你可以说了。

王伯愣了愣,随即摇头说没有。

我说不可能,如果你没什么想告诉我,为什么每次我路过,你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王伯笑了,说不好意思,我天生斗鸡眼,看人都是这德行。

我知道王伯是在敷衍我,八成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不想说,或者不能说……我也不急,干脆就在这耗着,等王伯抽完烟,再给他点上。

王伯可能也有些不好意思,在抽完了我三根烟之后,叹了口气,说道:

“年轻人,你要想活命,听老头一句劝,搬家吧。”

第4章 禁忌

王伯的话让我愣住了。

这语气,这神态,简直和当时阿伟如出一辙。

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都想让我搬家呢?

难道这地方……真的隐藏了什么可怕的秘密不成?

“住在这一栋楼的人,都是倒霉蛋。”

王伯吸了一口烟,说了句让我完全听不懂的话。

我问王伯什么意思?

王伯连连摆手:不可说,不可说。

我气得不行,心想又不是什么天机,有什么不可说的?

“搬家吧,搬了家,什么事都没。”王伯说道。

我说搬家是不可能搬家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搬家的,赚钱又不会赚,也就这种便宜房子,勉强能买的起,而且老婆,也肯定不会答应。

王伯皱了皱眉,说道:你不搬家也行,但一定记住下面几件事,若是记住了,倒也能平平安安住下去。

我连忙问王伯什么事?

“晚上11点前,一定要回家。”王伯说,“如果过了晚上十一点还没回,宁可去外面宾馆住一宿,也最好别回来,更不要坐电梯……另外,十一点后,如果有人敲门,千万别开,有什么动静,更不要去管。”

我惊呆了,说:为什么啊?

“别问了,问了我也不能说,说了我就要倒霉。”王伯脸色铁青地说道:“还有,坐电梯的时候,也要注意几件事……”

“第一、如果有人问你时间,千万不要告诉他。”

“第二、如果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里面或者外面摆着一只鞋子,这个时候如果你在电梯外面,一定不要坐;如果你在电梯里面,立刻转过身,等电梯门关上,然后默数三十秒,才可以回头。”

“第三、如果遇到电梯停电,走到东南角方位,不要动,等电梯恢复来电,切记……不要使用打火机等照明物,否则会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第四、不要在电梯里照镜子。”

“第五、如果有一个你不认识的人低着头走进电梯,但是他她却眼睛凝视着你,你必须马上走出电梯,千万不要在里面停留。”

王伯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最后用严肃地语气对我说道:“这些禁忌,晚上十一点后,一定要严格遵守,只有这样,才能保你安全。”

我瞪着眼睛,直接彻底呆住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脚底冒出了一层寒气,头皮凉飕飕的。

只是坐个电梯,怎么搞得跟打仗似的?

临走的时候,王伯一边提醒我不要忘记这些,一边自言自语,说着什么“这样应该不会有事吧?”之类莫名其妙的话。

回到家里,老婆正在教儿子识字,看到我,皱着眉说:“怎么搞这么半天?快去做晚饭吧。”

我茫然地点了点头,走到厨房,脑子里,却还在想着王伯的话……

这时候,手机响了,是领导打来的,说今晚有一批急货,要加班。

我心情烦躁,但也只能答应,和老婆打了声招呼后,给她和儿子点了外卖,然后匆匆骑着鬼火去上班了。

……

……

加班结束,我托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住宅大楼。

大楼黑漆漆的,安静又阴森,除了一盏昏暗的声控灯,什么都没有。

我看了眼手机,十点五十七分。

心里咯噔一下,不由想到了王伯的叮嘱。

“没事的,都是假的,王伯这些老人,总爱疑神疑鬼,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怪,人总是在自己吓自己。”

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按下了电梯按钮。

叮!

电梯的门,缓缓打开了……

这一刻,我浑身的血液,仿佛凝固了一般,心跳几乎停止……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关注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谢谢大家)

来源于公众号【汉唐文学】

书名: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