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君》廿四:真相

蓝三小姐从小就被呵护备至,在一个相对两位兄长而言完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长大,自是天真无邪,纯洁无比,所以当她亲眼见到生活在第九面墙里的奴隶时,自然于心不忍,大动恻隐之心,于是她跑去找长公子,请求长公子放了山庄内所有的奴隶。

这对于九道山庄来说,当然是无稽之谈,不过三小姐天真无知,倒也不会有人把这话放在心上,他们当然也认为,长公子同样也不会把这话放在心上。

然而让人震惊的是,长公子不仅对这话上心了,并且隔日改革提案就出炉,他请示老庄主,希望能对九道山庄进行改革,结果可想而知。也是在这次事件之后,属于长公子的辉煌历史正式方翻篇,九道山庄的权利开始过渡到了二公子身上。

二公子虽然取代了长公子的地位,但他并不开心,他从小的愿望就是辅佐他最崇拜的长公子,他很有自知之明,他并不是当庄主的料。他还是想挽回,他更希望长公子成为继承人,要做到这一点,那么首先就要弄清楚,为什么一向英明无二的长公子一旦涉及到与三小姐有关的事情就会变成一个弱智。

他的第一个想法是,也许三小姐并不如他们以为的那么天真无邪,她其实满腹心机,说不定对庄主之位也有觊觎之心,而长公子有什么把柄在她手里,所以才对她言听计从。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二公子否决了,他监视了三小姐一个多月,他自问在看人方面,即便比之老庄主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他的这位妹妹能骗过他的眼睛,那他也认栽了,如果三小姐能有这份才能,他就是让出庄主之位也毫无怨言。

当然真正令他下结论的是,他观察到这个月长公子出入三小姐处非常频繁,而且从未谈论庄内事务方面的话题,长公子的表情,也一直都是发自内心的愉快,并不像是受制于三小姐的样子。

于是蓝天翔有了第二个想法。

这个想法,令他恐惧,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深深的恐惧。他小的时候有一次失足掉进池子里,他不会水,当时四周无人,他拼命喊叫也没人听到,那段长时间在水中的挣扎,是他一生当中的噩梦。但是与之相比,他的这个想法还要令他恐惧得多。

但是令他更为苦恼的是,这个想法没法验证。蓝家最让人羡慕的就是子女相处非常融洽,这在一个九道山庄这样一个灰色世界里是很难得的,他们兄妹从小就非常要好,在庄内活动时,都是并肩携手,同行同坐,当然,这里说的是长公子和三小姐,没有他蓝天翔,所以蓝天翔幼时常常怀疑自己跟他们到底是不是一个妈生的。

十几年来,长公子与三小姐的亲密早已如日出日落般让人习以为常,所以长公子常常出入三小姐处也无人在意,大家只会觉得,这两兄妹感情还真是好,但蓝天翔初次有了异样的想法。

蓝天翔试着从侧面敲击过,有一天他与长公子闲聊,语及婚嫁方面的事情,蓝天翔故意说道,听父亲大人的意思似乎想给三妹寻一门亲事,三妹如今也长大了,生的又是如此美貌天仙,不知道会是哪家公子有这等艳福,蓝天翔说着列举了几个达官贵人家公子的名字,长公子听罢寻思片刻,似乎真的在考虑这些人是否合适,半晌,有了结论,长公子摇头,说这些都非良人。

蓝天翔于是话锋一转,说起来兄长英俊倜傥,又有如此才智武功,与三妹倒是一对人品,可惜是生为兄妹,不然倒是佳偶天成。

长公子只是淡淡说道,二弟说笑了。

长公子的神情并未让蓝天翔发现端倪,但一个想法一旦在脑海里生了根,就会无可遏制的快速生长,在多次试探之后,蓝天翔已经不是在验证事情是否如他所猜想的,他似乎潜意识里已经默认了自己的想法,而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去证实。

验证和证实所产生的行为,当然是有区别的。

一天,恰逢老庄主进宫面圣,这对蓝天翔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心里一直有一个计划,他在想,如果告知长公子他与三小姐并非亲生兄妹,他猜测已久的事情是否就会有结论。这个事情的难点在于,他不能对老庄主讲明这件事,他自己去说的话可信度又不高,所以他思来想去,只有当老庄主离开山庄的时候,他才有可能做成这件事情。

他计算着老庄主面圣所需要的时间,然后在一个恰当的时机易容成老庄主的样子,他知道长公子不是容易糊弄过去的,为此,他还准备了一个完美的剧本。易容成老庄主的蓝天翔假装重伤回到了九道山庄,告知长公子原来圣上早已视九道山庄为心腹大患,这次召他进宫面圣其实是场鸿门宴,幸亏他早早发现了城墙上的埋伏才侥幸逃脱,眼下朝廷的大军不日将至,作为继承人的二公子理当要担起大任与九道山庄共存亡,他嘱托长公子赶紧带着三小姐离开,务必照顾好三小姐。当然,末了他不忘告诉长公子三小姐其实并非他亲生,只是他捡回来的。

蓝天翔很清楚,以长公子的秉性断然不会离开山庄苟且偷生,若果真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必然会与九道山庄共存亡,当然这也不是蓝天翔的目的,他只是想知道长公子在得知自己与三小姐并非兄妹之后,会怎么做。

但蓝天翔很快便后悔了,因为接下来发生的时候,大出他的意料,也完全脱离了他能控制的范畴,以至于后来根本无法收场。

蓝天翔虽然猜疑长公子对三小姐的感情中夹杂着爱情的成分,但并未想过,这个分量有多重,因为他本身还没有体验过爱情,所以他并不知晓,情爱的魔力。

他本以为,长公子若真的爱上了三小姐,在得知他们并非兄妹后,应该会向三小姐坦白自己的心意,这时候在暗中窥视的他就会立即出去解围,他本来是这么打算的……

在这件事情当中,他太过于关注长公子的想法,所以他并没把三小姐的真实心意计算在内,以至于最终酿成大错。

长公子与三小姐的的亲密十几年如一日,这不是没有缘由的,早在情窦初开的年纪之时,他们便已经意识到,自己爱上了对方。据说,两个人若是真心相爱,只要四目相对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所以很微妙的,他们同时也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他们当然也很清楚,这是无法实现的爱情,这个感情的出现,之于他们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他们都很清楚。所以,他们将这个秘密深埋心底,打算永远也不说出来。他们表面仍旧努力维持着兄妹的感情,只希望在时光的流失中,这段感情会悄无声息的自然消散。

可惜爱情并不是简单的玩意儿,爱情的种子一旦生根发芽,不管品质如何,必然会长成参天大树。在日复一日中,他们这股不寻常的感情不但没有逐渐消散,反而以惊人的速度无限生长着……当然,不管怎么生长,也无法冲破道德这把巨大的枷锁——这使得他们更加痛苦,爱情与道德的双重折磨如蛆附骨地伴随着他们。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打开了这把枷锁。

可以想象,一头野兽若是被关在笼子里太久了,一旦笼子的锁被打开,它会有着怎样的疯狂。

爱情有时候就是一头野兽。

当晚,他们便进行了爱情的最高仪式。

蓝天翔发现到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们长久以来的积压,都在那一刻尽情释放,在他们看来,朝廷的大军不日将至,他们已命不久矣,既然如此,就了无遗憾地走完这一生吧。

他们积压了太久,他们的感情太过于沉重,要消化这份感情,一时半会并不足够,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房间里依然不时传出床欢之声。

蓝天翔愣呆地站在门外,尚且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没有去想如何补救,也没有去想等老庄主回来知晓一切之后该怎么办,他什么都没有想,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不管事实如何残酷,事实总归是事实。

其后,长公子离开了九道山庄,蓝天翔再也没有听到有关长公子的任何消息,便是不久之后老庄主病逝的消息传遍朝野,长公子也没有回来。

而三小姐从此没有再踏出房门一步,她终日坐在床沿,不停地绣一条鸳鸯图案的手帕,绣好了拆掉,拆完了再重新绣,日复一日,不曾再说过一个字。

尽管蓝天翔觉得自己并不适合,但他还是接任了新一代九道山庄的庄主。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出于什么原因,他没有去看望三小姐,一次也没有。他最后一次见到三小姐,是因为三小姐的房间里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等他赶过去的时候,三小姐已经去世了,她走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安详,嘴角尚存一丝笑意,这让蓝天翔稍稍安心了些,仿佛心底的罪恶感因此而减轻了些。

怎么处理三小姐的这个遗孤成了困恼蓝天翔的一道难题,这个孩子是被上一代的罪恶孕育出来的,他的出生,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但另一方面,他又的的确确是蓝家的血脉。

蓝天翔一时想不到怎么处理合适,他决定,就先一边抚养这婴儿一边继续考虑吧。

这一考虑,就考虑了好几年,蓝天翔还没来得及想到怎么处理这个孩子,事情却有了新的变化。

医学上说,有血缘关系的人之间所产出的后代,会有很大概率患上先天疾病,这大概是上苍对违抗自然道德之人的惩罚吧,谁也没想到,长公子和三小姐生出来的孩子,竟然是个智障。

这下子蓝天翔就不需要再考虑了,血统尊贵的蓝家,绝对不会承认一个智障的存在。

正好管理账房的熊老先生很想抱孙子,可惜他的儿子体弱多病,英年早逝,他无此福缘。蓝天翔见熊老先生愿意抚养这个孩子,便应允了,熊歌这个名字,也正是熊老先生取的。

不过……或许这个孩子命犯孤星吧,身体一向健朗的熊老先生在收留熊歌后第二年就染上了重病,不到一年便病逝,怎么处理熊歌,再度成为了蓝天翔的难题。

……

岚和朱阙静静听着蓝天翔的讲叙,蓝天翔讲得很投入,毕竟这些事情埋藏在他心底已久,这是一个难得的倾诉机会。

大概是深受这个故事触动,朱阙竟然没有趁蓝天翔忘我讲叙的时候动手,他木无表情的立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岚毕竟也是一个女人,女人总是比较感性,她的表情格外凄迷,似乎已完全代入到了故事当中,她一直没有出声,生怕打断蓝天翔的讲叙,此时见蓝天翔停了下来,便说:“就算如此,你也不该把熊歌扔在奴隶堆里去啊,他毕竟也是你兄长的孩子。”

“我已经给过他一次机会了。”蓝天翔坦然说道,“送他去第九面墙里的,不是我,是他自己的选择。”

“我想不出到底该怎么安排这个孩子的人生,所以我只好让他自己选。”

蓝天翔的做法很简单,就是做了五个纸阄,上面依次写着从五到九几个数字,对应的是从第五面墙到第九面墙。

“是他自己选的。”蓝天翔强调说:“上天对于每个人的机会都是平等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岚无言以对,良久,她问:“但我认识熊歌的时候,绝对是一个正常人,后来他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什么都没有发生。”蓝天翔摇摇头,叹息了一声,说:“世事总是这么奇妙,他在第九面墙里生活了不到一年……”蓝天翔指了指脑袋,“没有任何征兆,他这里竟然突然恢复正常了。”

“但我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在脑子还不正常的时候就时不时去翻墙,所以我一直以来并没有留意,直到我发现你在他身边的时候,才知晓,他真的变成一个正常人了。”

“我说过,我并不知道该安排他的人生,所以我让他自己选,既然他这么想离开这里,那么我就给他自由。”

朱阙听到这里忽然插话说:“所以你才煞费苦心地让公主配合你演一出戏给他看,为的就是让他毫无牵挂地离开,同时还能把公主留在身边为你效力,如此绝妙的手段,不知道蓝庄主为何会认为自己不具备当庄主的才能。”

“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我的兄长。”蓝天翔说。

岚说:“那么熊歌离开九道山庄之后怎么样了,庄主可有注意?”

“本来,我是想让他自生自灭,再也不管他的,本来。”蓝天翔叹了口气,说:“事情在这里出现了微妙的差错。”

“我把他卖给了关东一个姓王的员外,他买奴隶是为了盖豪宅,为了尽量让事情发生的比较合理,我选在王员外的房子完工之后,派了一个杀手前去他的乔迁宴上,伪装成寻仇屠戮了王府满门。”

“当然,如果在房子完工之前熊歌就有性命危险,我也会让杀手提前动手的。”蓝天翔补充说,“考虑到王员外也是关东一带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宴请的人当中恐怕不乏高手,慎重起见,我派出了最厉害的杀手前去执行这个任务,虽然对他而言这太大材小用了,就当是为熊歌做最后一件事请吧,隆重点也好。”

“最厉害的杀手,丁见?”岚管理九道山庄的事务也有些年头了,庄内有哪些人她自然也很清楚,便问。

“不。”蓝天翔摇摇头,说:“这个人的存在岚你并不知晓,他在江湖上名头非常大,能让他为我效力也是机缘巧合,他加入九道山庄的附加条件就是不能公开这件事,所以他只听命于我,便是在九道山庄里,也没有人知道他。”

岚想了想,说:“这个人,跟夏芸姐姐有关吗?”

蓝天翔停顿了一下,方才说:“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顿了顿,他回到正题:“在这个人去执行任务之前,我飞鸽传书给他说,根据熊歌的情况,尽可能满足他的一切需求。”

“我说这番话的用意,是考虑到熊歌离开王府之后身无分文,生存处境会比较艰难,所以我托那位杀手找个合适的机会给他一笔钱……”蓝天翔说到这里不断拍打自己的额头,似乎相当后悔当初说了这番话。

“却没料到当时发生了一件预料外的事情,熊歌在亲眼目睹杀手屠戮整个王府的场景之后,竟然有了某种灵感,他竟然……有胆向杀手拜师,请求杀手教他剑法。”

蓝天翔连连叹气,“而这位杀手因为我叮嘱的‘尽可能满足他的一切需求’这句话,向来没打算教别人剑法的他竟然收下了熊歌做徒弟。”

蓝天翔还是比较顾忌我学成一身本领的,他隐隐担心他日我若是剑术有成会对他不利,所以他让师傅随便糊弄一下我,不要真的教我剑法。

“但这世上就是有这么诡异的事情,熊歌根据那位杀手胡乱教给他的方法专心练习,竟然真的练出了一门绝技。”蓝天翔显得有些沮丧,说:“然后他成为了一名杀手,并且很快在江湖中声名鹊起,击败一个又一个高手,身价不断上涨,现如今已经位列杀手排行榜第五,名头比我还大得多。”

“蓝庄主说的,可是在下?”

我慢慢起身,从藏身的角落里走了出来,迎着蓝天翔震惊的目光,微笑着,慢慢说道。

蓝天翔整个人顿时凝住,“你……”他愣呆地看着我,说不出话来。

“归西杀手,东君。”我说道,“多谢蓝庄主解惑,在下终于弄清楚自己的身世了。”

“原来……”蓝天翔顿时明白过来,他指着朱阙,恨声道:“你竟敢设计我。”

蓝天翔的智商当然比我要高太多,他马上便什么都明白过来:“另外那个人,不是锦衣卫,你竟然连岚也蒙在鼓里。”

“我可从没说过另外那个人也是锦衣卫。”朱阙淡淡应了一声,转向岚,单膝跪地,“事出突然,属下并非有意隐瞒公主,还请公主赎罪。”

这次岚并没有马上就扶起朱阙,她仿佛根本就没看到这一幕,她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她激动地看着我,嘴巴张了张,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最终竟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岚。”我温柔地迎着岚的目光,微笑着,率先打招呼。

蓝天翔已经镇定下来,打断了我和岚正要开始的叙旧,“说实话我很意外,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你竟然还能保持这样的镇定。”

“这得感谢蓝庄主啊,替我找了一个这么好的师傅。”我淡淡说:“我师傅似乎很早就预料到了今天这一幕,所以他在很久以前就教会了我该如何应对。”

“你师傅?”蓝天翔大感意外,问:“你师傅说了什么?”

“强者,不畏过往,不惧将来,不乱于心,不困于情。”我森冷地说道,拔剑出鞘,指着蓝天翔说:“蓝庄主一直以来对我都很公平,我也给蓝庄主一个公平的机会,我们出去打吧,蓝庄主叫多少人都可以。”

“你要杀我?”

“不然蓝庄主以为我会好好坐下来跟庄主叙叙亲情吗?”

蓝天翔似乎很不解,说:“我自问,并未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岚并不同意这句话,于是说:“若非你设计陷害,长公子怎么会至今下落不明,三小姐又怎么会死?”

蓝天翔似乎对岚的这番话感到非常失望,不住地摇头,说:“这件事的确因我而起,但造成这种结果的,并不是我。”

“你们有没有想过,以兄长的才智,他是真的被我骗过了吗?他第一反应就是去找三妹转告此事,三妹得知后也不疑有他,他们甚至都没有去求证便迫不及待地做下了这荒唐之事,你们怎么知道,其实他们根本就是心知肚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呢?”

“让这件事发生的契机的确是我,但是就算没有我……”蓝天翔声色俱厉,非常激动地说:“也会有别的契机让这件事发生,因为他们对彼此的感情,早就已经注定了会有这种结果,区别只是早晚而已。”

我可以想象到,蓝天翔在无数个日日夜夜思考这件事的情景,不管这是不是他为自己开脱所得出的结论,但不得不承认,这番话极有道理,岚顿时被噎住,无法反驳。

“我想我可以认同蓝庄主的说法。”我低下头,静了片刻,复又抬起头说:“但这并非我对蓝庄主拔剑的理由。”

蓝天翔便问:“那你是为了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脑海中回放着蓝天翔之前所叙说的故事。

总觉得,心中像是缺失了某种东西。

我搞不清楚,那是什么。

但我知道,我很难过。

我忽然想起师傅临死的时候,那时候,得知师傅所说的所谓真相后,我的内心几近崩溃。

我开始有点明白师傅的煞费苦心,这并非错觉。

师傅曾经跟我讲叙过他的身世,他说他的父亲是正派的大侠,但母亲却是邪派中人,为此,正邪两派都不认可这两人,都觉他们违背了自己的立场,为自己的派系蒙羞,自此,两派开始不断追杀两人。但即便这样,两人也没有分离,最后还生下师傅。

人是不可能逃一辈子的。师傅叹息了一声,幽幽说道,这个世界,只有顽强抵抗才能生存下来。

但是师傅的父母因为世俗舆论,他们只想逃,所以最终惨死仇人剑下。

因为父母的关系,师傅的存在从不被认可,人们说,他是正派和邪派的人杂交出来的,他来到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那师傅怎么看待你的父母呢?我问。

师傅说,那是上一代的事情,不管是对是错,其实都与我无关,所以,那不是我应该去评价的事情。

但他们确实是我的父母,他们赋予我生命,承受他们所带来的因果,是应该的,但我不会因此,而否认自己的存在。

师傅说,强者,不畏过往,不惧将来,不乱于心,不困于情。

后来我刻意打听过,但并未查到有关这样两个人的事迹。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懂了,师傅。

“我的母亲这一生,应该是幸福的,她所有的愿望,父亲都不计代价地为她实现了。”

我仰起头,叹息着,慢慢说道。

“只有一件。”

我缓慢移动着视线,最终锁定在蓝天翔身上,紧了紧握剑的手,说:“只有一件事情,是父亲还没有为母亲办到的。”

蓝天翔眼睛蓦然睁大,他当然已经想到,那是件什么样的事情。

“你要,释放九道山庄所有的奴隶?”

下一章:《东君》廿五:圣旨

回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其实我很好奇九道山庄这九面墙的安排,通常的思维,庄主的府邸定然应该是在最后一面墙里,为什么偏偏九道山庄要安排在第五...
    公子秦川阅读 80评论 0 1
  • 传闻在很多年以前,九道山庄里有人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要释放山庄内所有的奴隶。据说做这个决定的人,正是当时被誉为九...
    公子秦川阅读 88评论 0 1
  • 朱阙说根据他的同僚所描叙的,送玉佩的人眉间有一块很小的褐色胎记,我听到这一点的时候颇有些吃惊,不,确切地说是觉得真...
    公子秦川阅读 63评论 0 0
  • 如你所见,我是一名奴隶,在九道山庄把我卖给王府之前,就已经做了许多年的奴隶。我有一个名字叫熊歌,不过除了岚以外,我...
    公子秦川阅读 93评论 0 1
  • 听说她还是喜欢旅游,听说她开始计划停留。听说她想去的地方很冷,听说她还是一个人。 1 胖子喜欢小仙女很多年。套用胖...
    木十八阅读 242评论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