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弦梦十夜(3)

罂粟之梦

      让人不安的花香,漫山遍野的罂粟花,花海的中央,我无力的躺在花丛中,仰望幽暗中挂着一抹紫罗兰的天穹。

      微风吹拂那簇妖冶,吹过紫罗兰的天穹,被染成光怪陆离的色调,这情景,似梵高的那幅《星月夜》,柔和而激烈,平顺又扭曲。我尝试着坐起来,却发觉身体好似棉花一般,根本使不上力气,却还是硬撑着让自己抱膝而坐,可能是因为坐了下来,那种棉花般的无力感也瞬间一扫而空。

      我环顾这漫山遍野的罂粟花海,红色蓝色与黄色的花交替穿插,显得那么不规则,却又那么唯美。我随手摘下身边的一朵黄色的罂粟花,静静的看着它宽大的花瓣。

      我已在这境地里流浪了数百年,在梦与醒之间浪游,眼中几百年来的光景,都是这光怪陆离的花海,一片连着一片,望不到尽头。有时走累了,便瘫倒在这花海中,茫然的瞪着眼睛,呆望着天空。这片绵延无尽的花海,这几百年来我从未见到任何人,但这绵延无尽的孤单并未摧垮我的灵魂,或许我一开始,我就孤独的活在这世上,已然习以为常。

      风疾了,在微微弯腰的花丛中,隐约响起几声摩挲,我不由一惊,定睛看向那摩挲声的源头,霎时,那片摩挲的花丛中窜出了几个人,说他们是人,不如说是人体木偶——他们根本就没有脸。

      他们随着那风与花丛的律动,翩翩起舞,舞步是那样轻快,却又是那样的机械,我很诧异的看着他们,几百年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生灵的存在,之所以称之为生灵,是因为我从没见过没有面孔的人类,以及那样不知疲倦的舞姿。我躬下身来,慢慢的靠近那些生灵,它们也没有发觉我的存在,依旧是那样不知疲倦的舞动着,从他们那没有面容的脸庞里,我感觉他们似乎在笑,在欢唱,却又永远迷失在这奇怪的境地里。

      我默默的思索着他们为何物,又尝试继续靠近他们,忽然有一个穿着长裙的姑娘,姑且称之为姑娘的生灵,快步跑到我面前,向我做出了邀舞的姿势,这些生灵的一举一动,都好似上了发条的人偶一般,见此情景,我已然尴尬,却也无法推脱,便挽起她的手,和那些生灵跳起了他们的舞蹈。

      一步一步,步步生莲,这轻快的舞步,使我忘却了流浪,甚至有一丝渴望,渴望时间能永远定格这画面,因为这几百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像这样发自内心的欢愉着。

      忽然,一阵细微到难以察觉到香味,悄无声息的钻进了我的鼻子里,但我还是察觉出这香味的异样,这让人上瘾的香味,正是源自这漫山遍野的罂粟花,我可以强烈的感觉到,这些生灵或许和我一样是流浪在这世界的旅者,却在这里成瘾于这罂粟花的芬芳,而失去了面容,不停的舞动着。我似乎感觉到,随着这舞步越发的深入,我越难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意识也随着这邪恶而无比美妙的气息而逐渐消亡,难道.....我也会变成他们.....不.....或许我正在变成他们......变成这.......木偶般的生灵......

      猛的,我甩开了那舞女的手,一头撞醒自己,头也不回的远离那些生灵,和那些散发邪恶芬芳的罂粟花,但此刻,随着我的惊醒,这世界也开始分崩离析,漫天的罂粟被紫罗兰的逆风卷集着,混沌了天地,邪恶的颜色肆意晕染,随着崩塌愈发强烈,这个世界和其中的我,也已然神形俱灭,混入这不安的颜色中.......

      当我醒来时,自己面前的,是一副抽象到墨迹干枯的画作,原来这几百年的流浪,都是一念间的梦幻。我依旧是我,绝不能留在那虚幻的时空,即使那里怎样遗世独立,但终究是一场混沌的梦罢了.........

罂粟之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4,303评论 113 219
  • 这是一座安静的别墅,院子里种满了翠竹,还有一些时令的花卉,假山和流水,流水在在池子里不停的流淌,在这个安静的院落里...
    水之韵味阅读 28评论 0 1
  • “要给别人留一个好的印象” 爸妈经常会在我的耳朵边说这句话,以前,总把它理解为,要放下自尊,去讨好别人。做一些违背...
    村里灯花阅读 13评论 0 1
  • 微信公众号搜索关注:不二咪妹 (ID:wumeibuwu) 咪妹在那等你撩! 是的,我也会面对失望 你有没有过这样...
    咪妹阅读 55评论 4 4
  • 蜜汁感动
    我说你瞅啥呀阅读 1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