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三国演义》第十九回

     

          下邳城曹操鏖兵

          白门楼吕布殒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却说高顺和张辽一起攻打关羽的大寨,吕布攻击张飞的大寨,关羽、张飞各自出寨迎战,刘备领兵作为两路接应。吕布分兵从背后杀来,关羽、张飞两支军马抵挡不住溃败,刘备带领数十名骑兵逃回了小沛城。

吕布随后追赶而来,刘备急忙召唤城上军士放下吊桥,吕布随后也赶到。城上想要放箭,但前后距离太近,怕射伤了刘备,吕布乘势杀入城门,守门将士抵敌不住,都四散奔逃,吕布领军进城。刘备看到事情紧急,只得舍弃了妻子老小,穿城而过跑出西门,匹马狂奔而逃。

吕布赶到刘备家中,糜竺出来迎接。他对吕布说:“我听说大丈夫从来不会侵害别人的妻子家小。现在和将军争夺天下的人,只是曹操。刘备常常感念将军辕门射戟之恩,一直不敢背叛将军。现在他是迫不得已投奔曹操,愿将军可怜他的家小。”吕布说:“我和刘备有旧交,怎能忍心伤害他的妻子老小。”便命令糜竺保护刘备的妻小去徐州安置,吕布亲自领军马去山东兖州边境,留下高顺、张辽守卫小沛城。这时孙乾已经逃出城外,关羽、张飞两人也各自收拾了些残兵败将,到山中驻扎。

且说刘备匹马逃难之间,忽然背后有一人赶到。刘备一看正是孙乾,就问:“我现在两个兄弟不知道生死存亡,妻小也都已经失散,咱们该怎么办呢?”孙乾说:“不如暂且去投奔曹操,然后再图谋其他。”刘备听了孙乾的话,找小路投奔许昌。

不知不觉出了梁城地界,正行进间,忽然见前面尘土蔽日,一彪大队军马来到。刘备知道是曹操大军,于是和孙乾来到中军和曹操相见,说了前面丢失小沛城、失散兄弟、陷落妻小之事。曹操也很难过,安慰刘备一番后尽起大军直奔济北。

军马来到后,夏侯渊等人迎接进入营寨,向曹操报告其兄长夏侯惇伤了一只眼睛,现在卧病在床还未痊愈。曹操亲自到病榻前探望,专程派人先护送回许昌调养。接着派人打探吕布现在何处,探马回来报告说:“吕布和陈宫、臧霸结连泰山众贼寇,正在进攻兖州诸郡。”曹操立即命令曹仁率领三千军兵攻打小沛城,曹操操亲率主力和刘备去战吕布。

到达山东境内后接近萧关地界,正遇到泰山贼寇孙观、吴敦、尹礼、昌豨领兵三万余拦住去路。曹操命令许褚前去迎战,四将一起出马迎击,许褚奋力死战,四将抵敌不住后各自败退。曹操乘势掩杀,追赶到萧关城下,探马飞报了吕布。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时吕布已经返回徐州,想和陈登一起前去救援小沛,命令陈珪守卫徐州。临行前,陈珪对陈登说:“当初曹公曾经说过东方之事全部托付给你和我。现在吕布马上就要战败,可以伺机图谋。”陈登说:“徐州之外的事情,儿我一定办好。倘若吕布战败而回,父亲您便请糜竺一起守城,不要放吕布入城,儿我自会有脱身之计。”陈珪说:“吕布妻小在这里,心腹众多,事情怕不好办。”陈登说:“儿我早已有计。”

于是陈登去面见吕布说:“徐州四面受敌,曹操必然全力来攻,我们要先考虑退身步:可把钱粮等转移到下邳城。那么即使徐州城被围困,则下邳城也有粮可救。主公请早拿主意。”吕布说:“元龙说的真是对极了,我应当先把妻小转移过去。”于是命令宋宪、魏续保护妻小和钱粮移屯下邳,一面亲自领军马和陈登前往救援萧关。

才到半路,陈登又说:“且容我先到萧关城前去打探一下曹操的虚实,主公才能进军。”吕布答应了,陈登于是先到萧关之上,陈宫等来相见。陈登说:“吕温侯深怪公等不肯向前用命,这就要前来责罚。”陈宫说:“现在曹军势力太大,不可以轻敌。我们紧守关隘,可劝主公保卫下沛城,这是上策。”陈登连连点斗称是。

到了晚间,陈登上城楼眺望,见曹军直逼萧关城下,于是连夜写好三封书信,拴在箭上射下关去。第二天陈登辞别了陈宫后,飞马去见吕布说:“关上孙观等人都想要献关投降,我已经留下陈宫守把城池,将军可在黄昏之时杀去救应。”吕布说:“不是元龙那么萧关早完了。”便让陈登飞马前往萧关,约定陈宫作为内应,举火为信号。

陈登前去通报陈宫说:“曹兵已抄小路攻入关内,恐怕徐州会有闪失,大家抓紧时间撤兵回徐州。”陈宫于是带领众军兵弃关而退。陈登就在萧关城头之上放起火来,吕布乘夜黑杀到,陈宫军兵和吕布军兵在黑暗里自相掩杀。曹军望见号火后也一起杀到,乘势攻击,孙观等各自四散逃命去了。

吕布一直杀到天明后方知是计,急忙和陈宫逃回徐州。到了城边叫开城门时,城上却是乱箭齐射。糜竺在敌楼上大声喝道:“你当初抢夺我主公刘备的徐州城,现在就应当归还给我主公,你们不要再想进入这座城池了。”吕布大怒道:“陈珪在哪里?”糜竺说:“早已经被我杀掉了。”

吕布回头问陈宫:“陈登去哪儿了?”陈宫长叹道:“将军现在还执迷不悟,这都是陈登这贼子的计策啊!”吕布却是不信,命人在军中四处寻找,只是遍寻不见。陈宫劝说吕布快点去投奔小沛城,吕布无奈只得听从。

行到半路之时,只见一彪军马赶到。吕布一看,正是高顺、张辽所带队伍,吕布就询问缘故。两人答道:“陈登来报告说主公被围困,命我们火速前来解救。”陈宫说:“这又是佞贼陈登之计。”吕布大怒说道:“我定要杀掉此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吕布急忙驱动军马来到小沛,只见小沛城上尽插曹兵旗号。原来曹操已命令曹仁袭取了城池,领军守把。吕布在城下大骂陈登,陈登在城上远指吕布骂道:“我是大汉之臣,怎么肯侍奉你这等反贼!”吕布大怒,正要前去攻城,忽然听背后喊杀声大起,一队人马赶到,当先一将正是张飞。高顺出马迎敌后不能取胜,吕布亲自出马接战。

两人正酣斗间,阵外喊杀声又起,原来是曹操亲统大军冲杀而来。吕布料定难以抵敌,领军向东退走,曹兵随后紧紧追赶。吕布走得人困马乏,忽然前面又闪出一彪军马拦住去路,为首一将立马横刀,大喝道:“吕布不要走了!关云长在此!”吕布慌忙接战,背后张飞赶来,吕布无心恋战,和陈宫等杀开条路直奔下邳城,侯成领兵接应吕布进城去了。

关羽、张飞兄弟二人相见,都洒泪说了前番失散之事。关羽说:“我在海州路上驻扎,探听得消息后赶来这里。”张飞说:“兄弟我在芒砀山住了这段时间,今天万幸又得相遇。”两个人叙话完毕,一同领兵去见刘备,都哭拜在地上。刘备也是悲喜交加,忙引荐两人去见曹操,之后随同曹操进入徐州城。糜竺接见,说刘备家属安然无恙,刘备更加高兴,陈珪父子也来参拜曹操。

曹操摆设宴席犒劳众将,曹操居中,让陈珪居右、刘备居左,其余将士各依次坐定。酒宴之后,曹操嘉奖陈珪父子功劳,加封十县的俸禄,封陈登为伏波将军。

且说曹操攻占了徐州后心中大喜,商议起兵攻打下邳。程昱说:“吕布现在只有下邳一座孤城,如果围攻太急,吕布必定死战或者投奔袁术。如果吕布和袁术会合,其势力就难以阻挡。现在可以派能征惯战的战将去守把住来往淮南的路口,既可内防吕布,又可外挡袁术。况且现在山东还有臧霸、孙观等贼寇没有归顺,也应该加倍提防。”曹操说:“我亲自挡住山东诸路贼寇,淮南几路请玄德前去抵挡。”刘备说:“丞相的军令我哪里敢违抗。”第二天刘备留下糜竺、简雍在徐州保护家小,带领孙乾、关羽、张飞领军把守住淮南各个路口,曹操领军兵去攻打下邳城。

且说吕布在下邳自恃粮食足备,并且有泗水之险,只是安心坐守。陈宫说:“现在曹操军兵刚刚来到,可乘其寨栅未定之时以逸待劳出击,肯定会取得胜利。”吕布说:“我们刚刚战败,不能轻易出动。等到他们来进攻时再发起反击,他们都会被我们击落在泗水之中。”吕布根本不听陈宫的计谋。

过了几天后曹军安营下寨已定,曹操统领众将来到城下,大叫吕布上城答话,吕布上城而立。曹操对吕布说:“我听说奉先你又想和袁术联姻,所以领兵来到这里。袁术有反逆的大罪,而你却有讨董卓的大功,现在为什么要放弃原来的大功而追随逆贼?倘若城池攻破,后悔就来不及了!还不如早早来投降,共同扶保大汉王室,也不会失却封侯之位。”吕布说:“丞相暂且退兵,再容等我们商议。”陈宫在吕布旁边大骂曹操奸贼,一箭射中曹操麾盖。曹操指着陈宫恨恨地说:“我发誓一定要杀了你!”于是领兵攻城。

陈宫对吕布说:“曹操军马远道而来,势必不能支撑长久。将军可以领骑兵去城外屯驻,我领众军士闭守坚守。曹操如果进攻将军,我会领兵击其后方;如果他们前来攻城,将军可以在后方救援。用不了个把月,曹军粮食用尽,可以一鼓出击而攻破。这叫做掎角之势。”吕布说:“公台说得好极了。”

吕布回到府中收拾戎装。当时天气刚刚入冬,他吩咐从人多准备棉衣棉裤。吕布的妻子严氏听说后,出来问吕布:“将军这是要去哪里?”吕布于是把陈宫的计谋告诉了严氐。严氏说:“将军把自己交付给城中百姓,撇下妻子孤军远出。如果形势一旦有变,妾还能再是将军的妻子吗?”吕布踌躇不决,三天都没有动静。

陈宫见吕布说:“曹军四面围城,如果不早早出城,必定被其困住。”吕布说:“我考虑了一下出击不如坚守城池。”陈宫说:“我刚刚听说曹操军粮很少,派人前往许昌去运粮,这几天就要回来。将军可以领精兵前往断其粮道。这个计策很好。”

吕布听了陈宫的话,再次入内对严氏说起这事。严氏哭泣道:“将军如果外出,陈宫和高顺他们怎么能守得住城池?如果有一丝差池,就会后悔不及!当年妾在长安之时已经被将军舍弃过一回,幸好依靠庞舒私藏妾身,才得以再和将军团聚。现在又想扔下妾而去?将军您前程万里,请不要因为妾而挂念!”说完放声痛哭。

吕布听了这话后愁闷不决,于是进入同貂蝉商量。貂蝉说:“将军要为妾作主,千万不要轻易外出。”吕布说:“你不要担心。我有画戟、赤兔马,谁能接近于我!”于是对陈宫说:“曹操军粮马上要到的情报,是他在使诈。曹操一向诡计多端,我们还是不动为好。”陈宫出来后长叹一声说:“我们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吕布于是终日不出,只顾和严氏、貂蝉天天饮酒解闷。

谋士许汜、王楷去见吕布进献计谋:现在袁术在淮南势力重新恢复,将军原来曾经和袁术有婚约,为什么不前去求他?如果袁术派兵来攻,然后内外夹攻,曹操不难攻破。吕布听从了他俩的计策后,立即修书一封派两人前去。许汜说:“必须有一支军马领路冲出重围才行。”吕布命令张辽、郝萌两个领兵一千,送出曹营。

当夜二更时分,张辽在前、郝萌在后,保护着许汜、王楷杀出城去。路过的正是刘备防区,众将来不及追赶,他们已冲出隘口。郝萌领五百人跟随许汜、王楷而去,张辽领一半军马杀了回来,要到隘口时,却被关羽拦住。双方没来得及交锋,城内高顺领兵出城救应,全都接入城中去了。

且说许汜、王楷来到寿春,拜见袁术后呈上书信。袁术说:“前者吕布杀掉我的使者赖我婚姻!现在又来相求,你俩说说吕布这事办得怎么样?”许汜说:“这是被曹操奸计所误,愿明上详察。”袁术说:“你的主公不是因为曹军困急,怎么肯把女儿许配给我儿子?”王楷说:“明上如果现在不去搭救,肯定会唇亡齿寒,绝非明上之福。”袁术说:“你们说得好象也很有道理。但吕奉先做人反复无常不讲信用,可以先送女儿来,然后我就发兵。”许汜、王楷只得拜辞后和郝萌回来。

两人又到了刘备寨边,许汜说:“白天不可以强过。夜半咱们先行,让郝将军断后。”商量停当后,夜半冲过刘备大寨,许汜、王楷先过去了。郝萌正要过去,张飞出寨拦住去路。郝萌和张飞交马只一回合,就被张飞生擒过去,五百人马全被杀散。张飞押解着郝萌去见刘备,刘备带着郝萌到中军大寨去见曹操。

郝萌说了去袁术处求救一事,曹操大怒,立即下令斩杀郝萌于军门,派人传谕各寨加强防守:如果再有放走吕布和他们军士的,依照军法严厉处治,各寨都很惊惧。

刘备回到大营中吩咐关羽、张飞说:“我们正当淮南要冲之处,两位兄弟千万要小心在意,不要触犯了曹公的军令。”张飞说:“咱们捉了一员贼将,曹操不见有什么褒赏,却反过来用军令吓唬人,这是什么道理!”刘备说:“二弟不是这么回事。曹操统领大军,不严明军令,怎么能够威服众人?两位兄弟千万不要触犯了。”关羽、张飞应诺而退。

却说许汜、王楷回来去见吕布,说了袁术的要求。吕布说:“现在重兵围困,如何能够送得了女儿出去?”许汜说:“郝萌被擒获后曹操肯定知道了我们的内情,必然会加强防备。不是将军亲自护送,哪个人又能够突得出重围?”吕布说:“今晚我便亲自送去,你觉得怎么样?”许汜说:“现在时间太紧,明晚再去吧。”吕布命令张辽、高顺:“领三千军马,安排好小车一辆。我亲自送到二百里外,然后你们两个亲自护送去。”

第二天夜里二更时分,吕布将女儿用棉衣包好,用甲包裹了背在身后,提戟上马。放开城门后吕布一马当先冲出城去,张辽、高顺后面紧随。将要来到刘备寨前,四下里一声鼓响,关羽、张飞两人迎面拦住去路,大叫:“不要再走了!”吕布无心恋战只顾夺路而出。刘备亲自率领一军杀来,两军混战。吕布虽然勇猛,但终因背着女儿在身上,只恐怕伤到孩子,不敢用力冲突。后面徐晃、许褚赶杀过来,众军兵都大喊道:“不要放走了吕布!”吕布见对方军兵来得太急,只得退回城中。刘备收军,徐晃等各归自己寨中,这回真的是不曾走脱了一人一骑。吕布回到城中后心中烦闷,只顾喝闷酒度日。

却说曹操攻城两个多月没有攻下。忽然探马来报告:“河内太守张杨出兵东市,要来救援吕布。张杨部将杨丑杀了张杨,想要把人头献给丞相,却被张杨心腹将佐眭固所杀,他们去投奔犬城去了。”曹操听到报告后,当即派遣史涣追击眭固。

曹操聚齐众将说:“张杨被灭是万幸,但现在我们北有袁绍之忧,东有刘表、张绣之患,下邳城久围不克,我想要舍弃吕布还军许昌,暂且休战,大家看怎么样?”荀攸急忙制止说:“不行。吕布屡次战败后,锐气已然丧失。军队以将为主,将领没有信心那么军士就无战心。陈宫虽然很有谋略但吕布却不采纳。现在吕布元气尚未恢复,陈宫也没有什么出奇的计谋,趁此机会加紧攻城,吕布可擒。”

郭嘉说:“我有一计,下邳城可以立即攻破,胜过二十万雄师。”荀彧笑着问:“奉孝之计莫非是决开沂、泗之水吗?”郭嘉大笑道:“正是此计。”曹操大喜,立即命令军士决开两河之水,曹军都转屯到高坡之上,看着水淹下邳城。下邳全城只剩得东门没有水,其余各门都被水淹。

众军士飞报吕布,吕布却说:“我有赤兔宝马,渡水如履平地,有什么可怕的!”于是依然整天和妻妾痛饮美酒,因为酒色过度,形容销减。有一天他拿镜自照,大惊道:“我被酒色所伤!从今天开始,大家都要戒酒。”于是传令城中,只要有饮酒的立斩。

却说侯成有马十五匹,被人偷盗了去想要献给刘备。侯成发觉后追杀盗马人,将马夺回,众将都来为侯成贺喜。侯成自酿了五六斛酒,想要和诸将饮酒,恐怕吕布怪罪,于是先装了酒五瓶送到吕布府上,禀报说:“托吕将军虎威,我追回了被盗的马匹。众将都来作贺,我自酿了酒,不敢擅自违令饮用,特地先奉上给将军。”

吕布大怒道:“我刚刚下了禁酒令,你却敢擅自酿酒饮用,难道是要和曹操一起来谋害我吗?”命令左右推出斩首,宋宪、魏续等众将都上前求饶。吕布说:“明知故犯,理应斩首。暂且看在众将面上,重打一百大板!”众将又来哀告,最后打了五十背花,然后放回,众将无不垂头丧气。

宋宪、魏续都到侯成家中前去探望。侯成哭道:“不是你们求情我早就完了!”宋宪说:“吕布只贪恋妻子,视我们等就如同草芥。”魏续说:“大军围在城下,水绕壕边,我们死期都要到了!”宋宪说:“吕布无仁无义,我们都舍弃他逃走,你们看怎么样?”魏续说:“逃走不是大丈夫所为,不如擒拿吕布献给曹公。”侯成说:“我因为追拿马匹遭受责打,而吕布所倚仗的,不过是赤兔马罢了。你们两人如果真能献关擒拿吕布,我先偷了赤兔马去见曹公。”三人商议好了。

当夜侯成到了马院,盗了那匹赤兔马,飞奔东门而去,魏续便开门放出,却装作追赶的样子。侯成到了曹操大寨,献上马匹,说宋宪、魏续要插白旗为号,准备献关。曹操听到这话后,便写了十多张榜文用箭射进城去。榜文中说:“大将军曹操特奉天子明诏征伐吕布,如果胆敢抗拒大军的,城破之日满门诛戮。上至将校下至庶民,如果有能擒拿吕布献来的,或者献吕布首级的,加官封赏。特此榜谕全城。”

第二天清晨,城外喊杀声震天动地,吕布大惊,提戟上城到四门巡察,责骂魏续走脱了侯成,丢失了战马,想要治罪魏续。

城下曹军望见城上插起白旗,便一起全力攻城,吕布也顾不上责罚魏续,只是亲自迎敌。从清晨一直打到中午,曹军稍微退后。吕布就在门楼上眯了一会,不知不觉睡着在椅子上。宋宪赶退左右军士,先拿走吕布的画戟,然后和魏续一起动手,把吕布绳捆索绑,紧紧捆住。

吕布从睡梦中惊醒,急唤左右军士,却都被两人杀散。两人把白旗一招,曹军又攻到城下。魏续大叫:“我们已经生擒了吕布!”夏侯渊却还是将信将疑。宋宪从城头上扔下吕布的画戟,放下吊桥,打开城门,曹兵蜂拥而入。高顺、张辽把守西门,被大水围困难以冲出,也被曹军所擒。陈宫跑到南门后被徐晃擒获。

曹操入城后随即传令出榜安民,和刘备同坐到白门楼上。关羽、张飞侍立在两侧,提过擒获的一干人等逐个审问。吕布身材最是高大,却被绳索捆作一团,他大叫道:“绑得太紧,求曹公松松绳子!”曹操冷笑道:“缚虎不敢不紧。”吕布见侯成、魏续、宋宪都站立在两侧,就对他们说:“我待你们众将不薄,你们怎么忍心背叛于我?”宋宪说:“你专门听信妻妾之言,不听我们的计谋,怎么能说是不薄?”吕布默然无语。

不一会高顺被押解到,曹操问:“你还有什么话说?”高顺一声不吭,曹操大怒命人斩杀。徐晃押解着陈宫来到,曹操说:“公台别来无恙!”陈宫说:“你心术不正,我所以不跟随于你!”曹操说:“我心术不正,公台为什么却侍奉吕布?”陈宫说:“吕布虽然无谋,却不像你诡诈奸险。”曹操问:“公台自称足智多谋,现在怎么落到这般天地?”

陈宫回顾吕布说:“最恨这人不从我言!如果听了我的话,谁被擒获还不一定。”曹操说:“现在这事你觉得我该怎么办?”陈宫大声说:“今日只是赴死而已!”曹操说:“先生如果死了,你的老母妻子怎么办?”陈宫说:“我听说用孝道来治理天下的,从来不加害别人的亲人;施仁政于天下的,从不会让别人断子绝孙。我老母妻子的生死存亡,全在明公一句话。我既然被擒拿,请立即就戮,并无任何挂念。”

曹操有十分留恋之意,陈宫却是大步下楼,左右拉都拉不住。曹操只好起身哭着送别,陈宫却是头也不回。曹操对左右从人说:“立即护送公台的老母妻子回许昌养老,敢有一点怠慢的立斩。”陈宫听了这话也不开口,伸颈就刑,众人都流下眼泪。曹操命人用上好棺椁成殓其尸,埋葬在许昌。后人有诗叹曰:

“生死无二志,丈夫何壮哉!不从金石论,空负栋梁材。辅主真堪敬,辞亲实可哀。白门身死日,谁肯似公台!”


趁着曹操送陈宫下楼的时候,吕布悄悄求告刘备说:“公为坐上客,我为阶下囚!你可要替我说句好话啊!”刘备连连点头。等到曹操上到楼来,吕布叫道:“明公所担心的不过是我吕布,现在吕布已经归服。公为大将,吕布辅佐,天下不难平定。”曹操回头问刘备:“玄德之意如何?”刘备答道:“明公不见丁建阳、董卓的下场吗?”吕布瞪圆双眼对刘备说:“你这个家伙最无信义!”曹操命人推出楼下缢死。吕布回头破口大骂刘备道:“大耳儿!你就不记得辕门射戟的时候了?”忽然一人走过来大叫道:“吕布匹夫!死则死罢,有什么可以惧怕的!”众人一看,原来是刀斧手押解着张辽来到。曹操命令把吕布缢死后枭首示众。后人有诗叹曰:

“洪水滔滔淹下邳,当年吕布受擒时:空余赤兔马千里,漫有方天戟一枝。缚虎望宽今太懦,养鹰休饱昔无疑。恋妻不纳陈宫谏,枉骂无恩大耳儿。”


后人黄河歌者有诗曰:

“人中吕布有异禀,马中赤兔疾如风。铁戟无双百战胜,虎牢关前敌三英。

见利忘义祸由生,三姓家奴留辱名。下坯城困儿女情,枉为天地一枭雄!”


又有诗论刘备曰:

“伤人饿虎缚体宽,董卓丁原血未干。刘备既知能啖父,正如留取害曹瞒?”


却说武士推着张辽来到,曹操指着张辽说:“这人好面熟。”张辽说:“濮阳城中曾经相遇,你怎么忘了吗?”曹操笑道:“原来你也记得濮阳!”张辽说:“只是太可惜了!”曹操问:“可惜了什么?”张辽说:“可惜当初火势不大,没有烧死了你这国贼!”曹操大怒道:“败将安敢辱我!”说完拔剑在手,亲自来杀张辽。张辽全无半点惧色,引颈待杀。曹操背后有人抓住曹操臂膀,有一人跪在曹操面前说道:“丞相且莫动手!”

正是:乞哀吕布无人救,骂贼张辽反得生。毕竟救张辽的是谁,且听下文分解。


图片发自简书App


黄其军

      作于2018年6月12日(古历四月廿九)

    文中照片来源于网络,对作者的辛勤劳动表示衷心的感谢!


近期同类文章链接:

白话《三国演义》第十八回

被点“天灯”的魔王董卓

白话《三国演义》第十七回

读《三国演义》谈做人

白话《三国演义》第十六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