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睥睨天下 (133)

原著:远歌

【睥睨天下】目录

【睥睨天下】主角介绍

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泪盈喉(下)

几个女真大汉见有人胆敢挑战少爷,也来了兴致,一拥而上把桌子围住,吆喝着助阵。


锡宝少爷大手一把抓紧楚进良的手掌,却觉得对方手掌放松,并不显得十分有力,笑道:“小心点,别掰到筋断骨折!”见楚进良仍是一脸平静,便朝身边兄弟点头示意。

随着一声“开始!”锡宝少爷一声大喝,本来就钢筋铁骨般的胳膊骤然青筋暴起,一股力量便似排山倒海般朝楚进良猛压下来。楚进良聚气凝神,运起内力,小臂内旋,将力量集中在手腕一处,居然生生接下他势若千钧的臂力。锡宝少爷也非寻常之辈,眼见抢腕失败,立刻改变策略,拇指上灌注内力,打算压制楚进良的虎口。那虎口穴属阳明经,一旦被制,整个手腕的力量便会急剧下降,楚进良当然识得他的心思,微微翻腕,又把手腕往外侧转动,锡宝少爷的拇指立时用不上力,发力的方向也被打乱。楚进良眼明手快,抓住他调整力量的瞬息间断,手腕拇指同时发力,一瞬间打破了两人力量的制衡,把手腕抢了过来,而后势如破竹,一举将对手手背压在了桌面上。

围观的女真人万没料到少爷竟会被一个汉人打败,个个面露不可置信的模样。那锡宝少爷却不怒反笑,一脸兴奋地道:“厉害厉害!这位阿哥果然有两下子!实话说,建州女真人中至今还没有一人能掰赢我,你和那些软蛋明人果然不是一路。”言毕径自打开一个酒囊,喝了口烈酒,臂上那海东青的刺青开始发红,转了转手腕,再次握紧楚进良的右手道:“来吧,我收回最初的话,我们还是三局两胜吧。

楚进良见锡宝少爷眼神中的傲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专注和执着,仿佛整个人都燃烧起来,透着对胜利的强烈渴望,知道这次非同小可,手上也是暗暗聚力。待得号令一出,对方居然仍旧一声大喝,先声夺人直接抢腕,楚进良只觉得手上压来的劲力何止排山倒海,简直就像在和一只巨熊搏斗,无法想象这人怎有如此实力,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就能把劲力提升数倍,那手指仿若钢爪,握力惊人把自己的手捏得剧痛,感觉骨节都要散裂一般。而且那锡宝少爷显然吸取上次落败的教训,一开局就把自己的碗口和拇指角度锁牢,手肘和手腕宛如一块钢板,再不肯动摇丝毫,如今的态势等于摒弃了一切技巧的可能,完全成了臂力和内力的比拼。

在这种原始的体能较量之下,任楚进良内功修为再高,也挽不回体格和力量方面的差距,几次提气终究无法挽回颓势,手腕在强大的劲力震撼下剧烈颤抖,却还是被他一点点压倒至桌面。

围观的女真人们见自家少爷果然获胜,忍不住满心骄傲,大声喝彩。那锡宝少爷虽然取胜,却不复当初的轻敌之意,语气中也带上由衷的赞赏:“我还没见过哪个人能在已被掰倒的颓势下挣扎支持如此长的时间,看来你不仅是有实力,而且有毅力,不轻易言败,是条好汉!我们最后一局见分晓!”

楚进良暗暗心惊,想不到竟在关外遇到这样的劲敌,看了看脚边一脸无辜的雨点儿,心想爹爹要是落败,难不成真把你给赔上?那样非得被你阿爹埋怨死不可。定了定神,干脆伸出左手,道:“我的右手已经乏力,不知道你左手是否可以一战?”

锡宝少爷自诩常在白山黑水间射猎,左右开弓不在话下,眼见胜利在望,哪里在乎用哪只手比试,当即伸手与他相握,笑道:“怕只怕你左手也是同样乏力。”

楚进良不理会他的挑衅,调整内息,平静思绪,暗暗观察对手胳膊上每一块肌肉的轻微跳动。开局号令一起,果然便收到来自对手一如既往的怪力猛压,楚进良气沉丹田,也是拼上了平生的武学修为,暗中调整内息,贯通从手臂到胸膛到腰腹乃至双腿的力量,仔细分辨对手筋骨肌肉的每一寸变化,做到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不敢丝毫大意,生生把两人足以开山的气力制衡在分毫不差的平衡上。

锡宝少爷只感到全身气血都充满了脸颊,太阳穴上青筋突突乱跳,这个汉人看起来颇有几分儒雅之风,霸气不露,举止内敛,怎地就如此顽固,强悍到可以抵住自己倾尽全力的暴发!感到自己浩瀚的劲力似乎被他并不张扬却尽显绵长的内力牵制着不得突破,难道这就是汉人武学所谓的以柔克刚?

在旁观望的众多女真人见他二人僵持不下,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若不是看得出各人头上、颈侧的青筋渐显,交握的双手不停地剧烈颤动,还以为两人就要变成铜铸的雕像。想来此刻二人之间交战的劲力,只怕随时都能让手骨碎裂,筋肉崩断,这么拼下去别再弄出内伤!可如此关头,谁又敢出言干扰?

锡宝少爷向来是个极好胜的个性,久攻不下早已急躁,又是一声大喝,只憋得满脸通红,目眦尽裂,聚合全部余力以破海开山之势向楚进良猛袭过去。楚进良知道对方内力与自己不相仲伯,而体力却远在自己之上,极限之下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承受他再一次攻击,只觉得整条手臂剧痛无比,仿佛不是自己的了,却绝不肯在心理上认输。只当是赌上名誉一战!咬紧牙关,再次强提内力……正此胶着不下的关头,只听咔嚓一声巨响,只见二人肘下的那张沉重的硬木大桌,终于再也禁不住两人几番巨力相搏,生生被压得四分五裂!

二人失去支撑,臂力当时就松了,均累得长出了一口气,看向对方的眼中却带上不自禁的钦佩。那锡宝少爷伸出一只手,开怀朗笑道:“不比了,我认输,豹子我可以不要,你这个朋友我却是交定了!”

楚进良伸手与他重重一握,相视而笑道:“锡宝少爷好气魄,果然女真不乏猛士!”

锡宝少爷笑道:“其实的确是我输了。”言罢拿过酒囊,拔开盖子,凑到楚进良鼻下,道:“你闻闻看。”

楚进良只觉得那酒辛辣之中还含有浓重的药香,不知何意。那锡宝少爷道:“此酒名为‘背水酒’,乃以东北虎血为引,配合千年野参、梅花鹿茸、林蛙油、黑熊胆、百花蜜和各种雪山药材经多年酿制而成的烈酒,喝了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幅提高内功,爆发体能极限,令人不知疲倦,不知疼痛,在战场上爆发出背水而战的气魄,即使生命枯竭也会奋战到死——就像我们女真战士以万鹰之神海东青为图腾,所谓‘搏风玉爪凌霄汉,瞥日风毛堕雪霜’,以烈酒壮志,永不言败!”

楚进良点头道:“此等气魄的确令我敬佩。朝中时有人言‘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如今看来,此评断果然非虚!”

锡宝少爷见楚进良称赞女真,脸露喜色,遂道:“承蒙如此夸赞,我学不会你们汉人的客套,说句直肠子的话,我女真勇士的确堪当此评语。不过必须坦诚,我在第二轮开场前饮酒激发内力,其实对你并不公平,这酒名为背水,威力的确不凡,我靠它的功效方与你战成平手,等于便是输了。”

楚进良见他胸怀磊落,能够主动坦诚手段,心中更生好感,道:“如此说来,第三局的比试对你也不能算是公平。我自幼习武惯用双剑,左手功力自比寻常用单手兵刃之人为高,也算欺你一局。”

锡宝少爷闻言哈哈大笑:“如此我们就算打了个平手,痛快之至!”挥手招呼店家,拿出一锭大银,道:“赔你们的桌子,为我端最好的酒菜来,待我与好汉痛饮几杯!”

楚进良见这人行为诚恳,个性爽朗,确是难得一见的人物,便执酒与他对饮几杯,念着先前那句“十日连丢十卫”的言论,干脆出言追问。

那锡宝少爷脸露傲色,轻声道:“看来你还不晓得。也难怪,如今建州到广宁一线的所有卫所皆已被我族攻陷,所花不过十日光景。这广宁卫的指挥火烧眉毛还未知事态严重,可笑之至。”

楚进良闻言大惊,道:“此话当真?”

锡宝少爷微微一笑:“我交你这个朋友,自然不会骗你。你们明朝人素来欺辱女真,成化初期的犁庭怎不是一笔血海深仇?他们把这些忘得干净,我们却时刻铭记这番屈辱。看这些卫所兵力松弛,将领昏聩,被我们女真收入囊中岂不合情合理?依我看,这广宁城和山海关也未必就保得住……”见楚进良脸色不佳,似乎自觉失言,笑道:“说这么多,至今还未请教阿哥的尊名。”

楚进良微一沉吟,道:“依你们女真的规矩,论名不论姓,便叫我进良即可。”言毕站起身,“请锡宝少爷恕我不能久坐,内子抱恙,我本为他置备饭食而来,已耽搁许久,恐怕他此刻已等得心急,就此告辞。”

锡宝少爷闻言笑道:“进良兄不但武艺过人,对妻子也如此照顾,乃真英雄也。想必夫人定是位美艳绝伦的人物啊,改日定要拜会一下中原佳丽。”


首发:远歌国际

上一章    目录

图片取自花瓣网等网络平台,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在外人眼中就是一枚女汉子,但素!我不能不开心吗?不知道你有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你挺好的一个姑娘,平时上班。总是...
    子壬阅读 37评论 0 0
  • 今晚上是我们.视频超不顺的第一次,因为网络的关系,网速特别慢,很不清楚。看着视频里边,可能也是天晚的缘故,黑乎乎的...
    幸福小微风阅读 47评论 1 2
  • 1.你做的页面在哪些流览器测试过?这些浏览器的内核分别是什么? IE:trident内核 Firefox:geck...
    3hours阅读 232评论 0 1
  • 文/居里社 朋友结婚需要找婚礼策划师,我想起来以前的一位邻居,因为经常看到他的朋友圈里会招募婚礼策划师,偶尔会发一...
    居里叶阅读 38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