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存在,那是因为你

如果给我一段时光。。。      如果给我一个你。。。

/1/

“皮皮虾,我们走!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出去浪一圈 ,咋样?”小鱼欢脱地撒着脚丫,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不了,我今天晚上要加班,你自己浪一圈吧”我无情地泼了她一瓢冷水。

小鱼夸张地捂着自己的心,大叫:“大美妞,你无情,你无义,你无理取闹,我不干,我不干,一个人多无聊啊⊙﹏⊙”

“对,我就这么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乖啊,这些文件必须现在处理,你一边玩去。”我笑着捏了捏她气鼓鼓的小脸蛋。

然后,毫不留恋地转身,抱着文件夹离开……

小鱼是我的闺蜜,也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她是个欢脱的性子,额,简言之,她会不定时地抽风,像个傲娇的小斑马,嗯,这个斑马还是喜欢撒野的那种。

不知道是怎样的缘分,大概她上辈子拯救了地球,所以我们一直在一起。对,就是这么自恋。

从小学开始,一直到现在工作,我的生活里都有她的位置,嗯,无可取代的位子。想想,要是没了她,我的生活,也会少很多趣味吧。

大部分时间,我是不会拒绝她的,但是,总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我要请假一星期。

若是让她知道了,怕是会阻止我的。

当然,瞒着她是有风险的,比如,回来之后……

不过现在,这都不重要,尤其是在我已经拿到请假条之后。

/2/

风飒飒地掠过旷野,在火车车厢外皮上留下自己的声音。火车内,声音嘈杂,每一句话,都是特别的故事。

开往Z县的路程,漫长,车轨蜿蜒向前,看不到尽头。

我已经不记得是几年几月几分没有回到这了,抱着薄薄的旅行包,靠在椅背上,感觉,那些空白的岁月就像不断后退的风景,稍纵即逝,不留痕迹。

很多时候,淡忘一座城,不因为它没有刻骨铭心的回忆,而是因为,回忆太重,我们承受不起。

Z县,曾经的贫困县,现在,变化真大。

这是我下了火车最深的印象。

天空飘起了蒙蒙小雨,轻柔,像时间这双温柔的手,将每个人带到不同的分叉口,将来时的痕迹一一擦掉,无处寻找。

原来破破烂烂的公交站牌已经焕然一新,旁边还有亮蓝色的塑料板凳,待遇真是比我们上高中那会好了不少。

我这个路痴加近视眼,不得不凑近站牌上的一行行小字,在别人时不时投来的探究眼光中,寻找回到过去的路线。

嗯,对,没花多少时间,也就半个小时吧,我确定了自己的路程。比起以前,很有进步。

以前的公交车,土色的车漆,蒙灰的车窗。

现在的公交车,明黄的车漆,亮堂的车窗。

但我还是想要以前的公交车,别问我为什么,我不会告诉你我已经被挤成肉夹馍了。

熟悉的大门,熟悉的小道,熟悉的校徽。

不熟悉的人。

以前那个和蔼的看大门的大爷现在已经换成了一个大腹便便,一脸凶相的大叔。

无视他审视的目光,我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校园。嗯哼,我怎么会怂呢,我可是这里的学生,虽然是曾经。

真的不用那么尽责地询问我,我不是推销员,我也不是来买惨讨钱的,我看起来是那样的人么。我真的只是来回望母校的。

诶,不对啊,学生们不是放暑假么。

大叔露出迷之微笑,然后允许我进去了。

于是,就这样。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我走向我的青春。

突然想起了席慕蓉写的一首诗。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

所有的泪水都已启程

却忽然忘了是怎样的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在回来的夏日

……

时过境迁,我已经不记得,那段属于我的透明时光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白云苍狗,我已经不确定,那个属于我的你是不是真的来过我生命。

重重迷雾,模糊了你的脸。你是我幻想出来的重要的人,是吗?

/3/

我们的初遇 ,是在我最狼狈的时候。

我不是悲观的人,我可以保证我不会得抑郁症,但我不能保证,我会活得很好。

我不是不幸的人,我可以安安分分地过着每一天,但我不可以选择,一个幸福的家庭。

像每个直男癌晚期的男人一样,我的父亲,是一个霸权主义者。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所以我拿着菜刀对着他。

像每个勤劳隐忍的女人一样,我的母亲,是一个和平主义者。

她不是一个勇敢的母亲。因为她选择原谅渣男。

那时我不懂,在渣男已经出轨之后,在渣男殴打她之后,在渣男对她吹胡子瞪眼之后,为什么她要留下来。

现在我还是不懂。可是没关系了,他们的婚姻终究结束了。

而那一天,我们相遇的那天,我的脸上是一个红手印,我不能想象我肿成猪头是什么样子,也许你还记得,可是,我到是希望,你不记得。

那天夜里,我一个人发疯一样跑到学校,在黑漆漆的夜色里,低头,闷声,狂奔。

极速倒退的街景中,我像每一个中二少女一样张扬。那是与我文静外表不符的疯狂,所以,成功地赢得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回头率。

一口气跑到操场上,我想,我该多锻炼一下了,真是累成狗。

当我粗喘着气抬头的时候,我看到了你。

如果我是你,看到一个满头大汗,肿着脸,表情狰狞的女生在向我这个方向狂奔,我一定会跑的比她还快。

你就是与众不同。

当然,后来我才知道,你只是反应比较慢,来不及跑。

我其实更愿意相信,你比较善良,至少在我将哭未哭的时候,你淡定地走了过了,一脸温柔地递给我一张餐巾纸。

月色很亮,照着你白皙的脸,勾勒出你柔和的轮廓。你淡淡地笑,不带一丝恶意。修长的手指微微屈着,我一时词穷,只能用好看来形容你。

我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但是……没有但是。

遵循我的原则。即使你那么好看,我依旧不解风情 ,愣是拒绝了你。

谢谢,不用。

这是我对你说的第一句话。有点后悔 当时没有梨花带雨地哭一场。

也很庆幸,还好当时脑子比现在清醒,不然哭完肯定更丑。

我大步流星地走到最中间的那棵大槐树后面,一点也顾不得脏,也顾不得啥刚运动不能立即坐下的忠告,一屁股坐下,哎 ,当时真是身心俱疲。

知了一声声尖叫,吵的我头晕目眩,嗯 不排除我是被气的,真是提前体会了恨铁不成钢的复杂心情。

诺大的操场上只有我们两个人。毕竟,也没那么多傻瓜在晚上十点的时候狂奔到学校。

哎,年轻的时候就是勇敢,一个人可以穿过夜色,一个人可以任性胡闹。

真是,真是没有自我保护意识。

就这样,孤男寡女,共处操场。

可能是你长得太良善,你就坐在我身边……一米开外的小石凳上,我竟然也没害怕。

也许是我已经没了生气吧,蜷缩一团,像个被遗弃的小奶狗。

余光满满的是你,白色寸衫,淡蓝牛仔,干净透明的感觉。

你有点无措,也许是从来都没遇到过像我一样的人吧,也许你是想安慰我的。

虽然,你最后陪我坐了很久很久,久到我已经憋泪憋到睡着了。

我是在妈妈焦急的呼喊中醒来,醒来,你已经不在了。

但是,我还是记得你。

哪怕你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4/

再次遇见你,是在我家旁边一个废弃的篮球场。

绿色的爬山虎密密麻麻地覆盖住斑驳的红墙,遮挡住了细小的空隙。如果不仔细看,没人知道在这个角落会有一个篮球场。

因为附近的人都差不多搬走了。

那是怎样的一个傍晚?

天边的云缱绻温柔,忽聚忽散,纠缠不清。叶子在最后的温暖中唱着情歌,一声一声忽长忽短的蝉叫沙哑绵长,你,那么夺人心魄。

被剥离的霞光缠绕在你黑色茂密的头发上,你专注着望我的眼神,深邃,仿佛含着某种光泽。让我,想起来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所期盼的,身披金甲圣衣,脚踩七彩祥云的英雄。

你对着我,浅浅一笑。手边的篮球,一下一下,撞击着地面。咚咚的声音,让我,有点紧张。

两个人,默默无言,相视良久,我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你有点羞赧地用手抓了抓头。

我走向你,像是走向,我的未来。

不用太多言语,仿佛天生就是这般默契,我静静地坐着,抱着书包,在一旁看着你打篮球。

汗水甩出一个优雅的弧度,跃动的头发,灵活矫健的身手,旋转,跳跃,篮球沿着抛物线的轨迹,精准无误地滚进篮筐。

我不想回家。因为,我无家可归。

书包中是致家长的一封信,要求每个家长务必前来参加。然而,我知道,忙着重构新生活的他们,已经没有多一点点的时间为我出席。

我不想看到母亲卑微地等待,等待那个决意的人回头看一眼,我也不想看到母亲无望地哭泣,带着复杂的眼光不时看着我。

于是一切,那般顺其自然,如约而至。

那天早上,很早很早的早上,我听到门轻轻地阖上的声音,我听到行李箱滚动的声音,唯独没有听见,一声再见。

默默离开,的确很符合母亲的性格,毕竟,她从未为任何人勇敢过,包括她自己。

从那以后,我真真是一个人,我知道他们不想看见我,也不想带上一个拖油瓶,于是,只剩我,和一张银行卡。

我以为我会释然地大笑,又或者,放肆地大哭,只可惜,日子就在重复平淡中度过。我是该夸一夸自己的心如止水吗?

也许,我是想过倾诉。可是有些时候,哪怕你的内心已经兵荒马乱,你的面上还是得灿若春花。因为,没有一个合适的人在你身边,愿意承担你的痛苦。

也许小鱼是一个可以分享的人,但是,那又怎样,不过多一个人,多一分烦恼。

往事不可逆,往事不可追……已经发生的,已经发生了。

可是为什么,看着坐在我身边的你,那般温暖,温暖到,我贪念你的气息,想要将一切,一吐为快,哪怕你与我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

我问你,你的名字,你咧了咧嘴,轻快地说到,“我是楚译”

很好听的名字,很好看的你。为什么我想笑呢?

可能是因为,你嘴角的弧度真诱人。

/5/

爱是什么?如果——

是可以在他面前不必坚强。

是可以想念他到彻夜难眠。

是可以和他一起捧腹大笑。

是可以,放心大胆地将自己的心托付给他,毫无保留。

那,我想,我似乎爱上了一个人。

在盛夏的傍晚,在晚霞的余晖,在漫天的星光,在撩人的花香,我想见的 ,想拥抱的 ,想亲吻的,是我爱的人。

小鱼这个傻妞也似乎关注到了我的异样,一脸狭促地捣了捣我,问:“大美妞,看你一脸荡漾,说,你是不是瞒着我谈恋爱了!”

我就笑笑不说话,权当默认,让她自己猜啦。

到是没辜负我的期望,小鱼贯彻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真理,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穷追不舍。

真是可爱呢。

我告诉了她,他的名字。便不再吐露什么,急得她抓耳挠腮。不是我的恶趣味 ,真的不是。

又是一个朦胧的夜晚,我们一起回到初见的地方,我指着我们初见的地方,问他,你是否记得?

他摸了摸我的头发,轻轻附在我的耳边,说:“记得,因为我在等你,如果我存在,那是因为你。”

夜色温柔,我很庆幸这是晚上,不然,我堪比红富士苹果的脸会很丢人吧。

晚风中带着一丝凉意,飒飒的秋天要来了吧,我在他的臂弯中,静静地望着槐树缝隙中洒下的点点月光。

岁月静好,因为有你。

/6/

一个人,一场梦

世界破碎的样子,你感受过么?

纯白的医院,严肃的医生,来来往往的白大褂,一脸担忧的小鱼。

朦朦胧胧睁开眼,这个世界,不复当初。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没疯,我没病。

久违的父母,久违地重聚,可是我不想看见,不想看见他们惊讶地打量我的目光,不想懂得这复杂目光背后的哀叹和排斥。

我听得到医生说的,但我不信。

妄想症?

长期缺少关爱?过度忧郁?

不,我很开心,因为我的心满满的。

可是,为什么,你还是没来找我。

等待,漫长的等待,从反抗到沉默,我的坚持,是不愿相信的执拗。

小鱼说,如果你真的存在,一定会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出现。

我点头,因为你一直是这样的。

可是,为什么,你这么久都没来找我?

我有点想你。

我有点难过……

我不懂,为什么,他们都说你是假的,是一场梦,我不想明白。

楚译,你出来好不好?

你出来,好不好……

/7/

我像一个无业游民,闲逛在空旷的校园。

一切都好似没变,除了你。

晚上,我又坐在我们曾经一起坐过的地方,看着月色温柔地荡漾在每一片树叶的末梢,为什么,我觉得有点冷呢?

你在哪,你也冷吗?

呵呵,我又犯病了呢!要是小鱼在,肯定要一脸担忧,连拖带拽地让我离开这呢。

多少年了呢?

我不记得了,反复颠簸,来回辗转,兜兜转转地回到原地。

曾经想试着去谈一场恋爱,可是,我想,我也许缺少爱人的能力了,它或许随着你的离开消失。毕竟,谁也忍受一个一听到一个男生名字就心不在焉的女友,一个心里装着另一个人的女友……

我相信你真的不存在,可我真的不愿意忘记。

忘记不了,那红着眼奔向你的每一步。

忘记不了,那一脸温柔走向我的,我的爱人……

透明的时光,透明的你,如果可以,我希望,这场梦永远不要醒……

如果可以,你能再抱我一下吗?

这儿的夜晚,有点冷。

我,有点想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 小鱼:谷宝,我发现你眼睛好小啊!而且还是单眼皮! 谷宝:请允许我吸一口可乐再回答! 谷宝:拜托!兄弟!我是...
    配宣阅读 1,007评论 17 13
  • 惊闻韩本固同志于2017年5月3日病逝,万分悲痛。他是一位老党员,是我的老领导,他将终生献给了建筑业;他工作敬...
    许永杰阅读 211评论 0 0
  • 我带着孩子妹妹带着孩子和母亲一起去逛街。 孩子们完全不按照既定路线走,一路的花草草,是他们驻足流连的理...
    我想做个好辣妈阅读 19评论 0 3
  • Tomcat本身不能直接在计算机上运行,需要依赖于操作系统和一个JAVA虚拟机。JAVA程序启动时JVM会分配一个...
    pleaseAnswer_10阅读 634评论 0 2
  • 6岁的女孩参演惊悚片 却笑着高呼“我喜欢东北大炕~大炕~” 小馨月像一个小天使一样 用她奶声奶气的声音和开朗活泼的...
    利美嘉亿阅读 11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