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恋爱也需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字数 2326阅读 129

现在是晚上23点58分,我阖着眼却怎么也睡不着。

枕边人的手机屏幕闪着荧荧的光,落在我单薄的眼皮上。浓墨般的黑暗里,幽灵般的光点在我合着的眼皮上跳跃、移动。如一群猖狂的小丑,嘲笑我的难眠。

“你睡不睡觉!?”

“不睡,你先睡吧。”X先生一边懒懒地回应,一边迅速地翻了个身,下意识地躲避着我气势汹汹的眼神。

现在要是有一面镜子,我相信我此刻的面目肯定是狰狞的。

不过我可没心情照镜子,烦躁的情绪像一头发狂的狮子狠狠地扼住了我的喉咙。浓稠的黑暗里,我顺手抓了一个软软的枕头狠狠地向X先生的脑袋砸去。

李碧华曾这样评价爱情:大概一千万人之中,才有一双梁祝,才可以化蝶。其他的只化为蛾、蟑螂、蚊子、苍蝇、金龟子……就是化不成蝶并无想象中的美丽。

初爱的激情褪去,最后也只剩下一地鸡毛而已。

经过了羞涩的悸动、甜蜜的心慌、炙热的亲吻、缠绵的交颈,曾经只要小小拉一下都忍不住强烈跳动的心脏,如今四目相对都再难勾起爱火。两个人手拉手上街,就像左手牵着右手,没了令人心欢的喜悦,也失去了爱情的趣味。

事实证明,死在平淡的、平庸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里的爱情,比死在天崩地裂、生离死别里的爱情还要多。

对此,我堂姐深有感触,她曾一边怀抱着我嗷嗷待脯的小侄子,一边扒开上衣一角,露出胀满奶水的ru房告诉我说:我以前以为婚姻是爱情的加冕礼,是神圣的殿堂,现在知道了婚姻其实是爱情的终点,一只脚迈进了教堂,另一只脚其实就已经踏进了坟墓。女孩子总是容易被小说里的爱情、电视剧里爱情的感动,其实那些都只是爱情的假象、是海上的冰山单薄一角。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是冲动荷尔蒙的连番刺激,而平淡的、日常的,没什么波涛起伏情绪的才是爱情全部真相。

我和X先生除了三观还算契合外(都算个正直善良的好人),其实私下生活里并没有什么共同爱好。周末休息,他喜欢躺在床上看他的抖音“咯咯”直乐,我喜欢倒在沙发上泡杯速溶咖啡看我的《陆犯焉识》。两个人一“躺”一“倒”就是一下午,只有快到饭点的时候才会显得特别有默契,不等对方张口,眼眉一挑就知道大家都饿了。

想做饭的时候,就积极蹿腾着让对方做,自己来刷碗,可真等到该刷碗的时候又都不干了,一边扬言困了一边躺在床上继续玩到12点。只有在第二天中午发现真的没碗用了,才会破天荒的“团结协作”、“一致对外”。

刚刚准备开始同居生活时的激动、雀跃,转眼就变成鸡毛蒜皮的吃喝拉撒、琐碎繁复的柴米油盐。当时心怀羞涩偷偷买的廉价“情趣内衣”,用过一次也就随手撕扯成一块块擦墙用的抹布。真正踏入生活后,一件布料贼少的性感衣服,不如一块吸水、好干的抹布受欢迎。

Y是我的好友,也是过着我可望不可及日子的“采蜜大盗”。

每每听我说起这些琐碎重复日子的时候她都会使劲皱眉,发出“啊,怎么这样,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的感叹。

她视爱如命,她身上的全部热情和能量似乎只有在恋爱中才会体现。

她做了所有女人想做却不敢做的一件事,恋爱只谈三个月,过了甜蜜期就马上分手。古有采花大盗,专门觊觎漂亮姑娘,现有“采蜜大盗”,专门攫取爱情里最甜蜜的那部分。看着她对“甜蜜爱情”如鱼渴水般的眼神,我曾以为她可能会一辈子做一个不知疲倦的“采蜜大盗”,就算没有一辈子,至少也会做到三十岁。

直到她拉着一个白白净净又有一点温柔的男孩,俯首在我耳边顽皮地告诉我“你看!他!六个月了!”时,骄傲又澎湃的丝丝热气穿透过我对这个“采蜜大盗”的所有设想,一阵甜蜜之音堆积在我的耳膜。未等我缓过神,这个曾经的“采蜜大盗”就转过身就给了我一个骄傲又俏皮的迷之微笑。

“哦,看来你之前还是没遇到吧。”后来我评价说。

“恩,确实。说实话,我现在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平平淡淡的日子也蛮有滋有味的。”Y轻轻咬着已经瘪掉的吸管,歪着脑袋对我说。

又一个夜晚,我关掉灯,合上眼,正准备把从淘宝买来眼罩套在脑袋上以防止X先生手机强光的扫射时,很突然的,床里侧幽幽的荧光轻轻一灭,X先生转了一个身翻到了我面前,漆黑又寂静的夜里,只剩下两双晶亮的眼睛流淌着意味不明的光。

“怎么了,今天开窍了,不打扰我睡觉了?”我依然没好气。

“你猜我最近在看什么?”X先生是个要面子的人,这个时候他可不会接我这个一回答就面对“错”还是“没错”的陷阱问题。

“能看什么?看你那个看了好几年也没写完的《大主宰》呗。”我耐着性子。

“错,我也在看你上次给我推荐过的那本《陆犯焉识》呢,还真挺好看的。”X先生一边说一边坐起来拿起软软的枕头垫在我的身后,话匣子再次打开,这是一个像最初刚刚认识时那样畅聊的夜晚。

曾经在《月亮与六便士》中看到这样一段话:一般来说,爱情在男人身上只不过是一个插曲,是日常生活中许多事务中的一件事,但是小说把爱情夸大了,给予它一个违反生活真实性的地位。尽管也有很少数男人把爱情当作世界上的头等大事,但这些人常常是一些索然寡味的人;即便对爱情感到无限兴趣的女人,对这类男子也不太看得起。男人们即使在恋爱的短暂期间,也不停地干一些别的事分散自己的心思,赖以维持生计的事务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他们沉湎于体育活动;他们还可能对艺术感到兴趣。作为坠入情网的人来说,男人同女人的区别是:女人能够整天整夜地谈恋爱,而男人却只能有时有晌地干这种事。

也许正是因为男女之间这种巨大的思维差异,才造成了许多矛盾的产生,如果爱情也需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我想最大的困难就是生活里令人麻木的平淡,总有人说婚姻是需要经营的,我觉得一点也没错,爱情其实也是个技术活。

但说到底它其实也是个心态问题,味同嚼蜡和甘之如饴,也许嚼的是同一种东西。平淡婚姻和甜蜜婚姻之间差的也许只是双方一份决心理解、用心体贴的坚持而已。

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情话也许不是“我爱你”,而是我甘心和你共同度过每一秒的平淡时刻。

最后,愿对的人总能和对的人相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