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3)

96
江雪的文字阁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018.01.11 10:12* 字数 3371

彩云走到楼上,打开了她和吴云根生活的房间,床的正面是放大的俩人结婚照和自己的新娘照,床头上方是一幅雅芳送她们新婚的十字绣画,画的是和合二仙,意寓百年好合。西墙是一排到顶的衣柜,里面是吴云根的衬衣,羊毛衫,羽绒服,裤子,皮鞋,还有她结婚时穿的红棉袄,红裙子,红皮鞋。临街是一排木窗,窗下是两张藤椅,中间是一张茶几,茶几上一只绿色的竹叶壶,壶盖上停着一只蝉。她坐北边的椅子上,双手拿起这只壶,轻轻地抚摸,壶通身发出柔和的亮光,象一块翡翠碧玉。

那年也是这样的夏天,她去竹海的亲戚家吃饭,饭后在竹林里午休,密密修竹撑起大片的荫影,清风徐徐,凉气阵阵,她躺在竹床上眯着眼睛看竹叶在太阳下摇晃,叶漏下的阳光象调皮的孩子在林间跳跃,近处一只蝉在竹枝上鸣叫,她久久地注视这蝉,它停在那里一动不动,唱一会儿,歇一会儿,就这样一人一蝉这样对视着,脑海里冒出一句诗来:“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她灵机一动,立即回屋拿出纸笔,把蝉和竹画了下来。

回城后,她顶着烈日,开始跑原料厂,炼泥厂,寻找心目中的绿泥。跑到第三家海陶炼泥厂,进门就看到陈列柜里的一团绿泥,开心地说;“终于找到你了。”于是立即跑到销售部,对背坐着的小伙子就叫:“喂,绿泥怎么卖?”“对不起,我不叫喂。”小伙子转过身来说。

彩云听了笑了起来,边笑边说:“你不叫喂,那叫什么?”

“你听好了,我叫吴云根,口天吴,天上的云,根据地的根。这绿泥已答应给人家了,没有了。”

彩云看那小伙子,浓眉大眼,国字脸,挺直的鼻梁,大嘴巴,看上去很年轻,就一本正经地说:“吴云根,告诉你,就是答应给我的,拿来给我吧。”

“哈哈哈哈......”吴云根大笑了起来:“你真逗,你知道答应给谁的?是我。”他一笑两个大酒涡,眼睛也含着笑意,整个脸显得调皮又活泼,“笑死我了。”

“有什么可笑的,厂里答应给你了,你再答应给我,不就对了,拿来吧,多少钱,我付给你。”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谁答应给你了?”

“你刚才笑就是答应了,拿来吧,我今天下午冒了如此酷署,跑了三家厂,就取本山绿泥,你看,我跑得满头是汗,你是男子汉,又那么帅,发扬点绅士风度,女士优先,把绿泥让给我吧。”

“我答应给蒋大师的,你知道她是做花货的,寻了好久了,要找绿泥做荷叶壶。你一定想要的话,让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他停了下来,看着彩云期待的眼神,露出作弄人的表情。

“快说啊,要怎样才肯让给我。”彩云看他上下打量着自己,一副调皮的神态,“不要看啦,再看眼珠子要掉出来了,没见过美女,也不用这样眼馋。”

“很简单,做我的女朋友,就把绿泥让给你。”

“哈哈哈......吴云根,你才多大,有二十了吗?真想得出来。”彩云止了笑说,走近一步,拍了拍他的肩,“本小姐二十有五了,小弟弟,我是没关系,找个弟弟做男朋友,证明我有魅力,你行吗?”

”一块绿泥换得个女朋友,我是赚翻了,有什么不行的,就这样说定了。”说完,去柜里拿出了那团绿泥,“这样,钱呢,我就不收了,算是给女朋友的定情礼。我送你回家,去认认女朋友的家门。”

两辆自行车一路骑一路聊,彩云了解了吴云根今年二十岁,初中毕业进了原料总厂工作,分配在炼泥车间,痴迷矿石,工作五年已能识别各种紫砂泥矿石,自己的工资全用在购买矿石上了,一些稀有品种都有采集,他发现许多制壶艺人不懂矿石,不了解泥性,往往掌握不好泥料的收缩率,导致废品率高,所以不断学习,亲自下矿井,上窑场,准备条件成熟时,编缉一本有关紫砂矿泥的工具书。

彩云听着他的雄心和计划,顿时对他刮目相看,觉得这个男孩子就是自己心目中男朋友的样子。回到家,立即泡了杯绿茶,拿出自己设计的草图给他看,把自己的设想和他讨论。吴云根听着她的设计理念,连声称妙,心想真是赚到了,除了人漂亮,她还有思想,能产生那么好的创意,真是个才女。许多民间艺人一辈子只能做仿古壶,模仿他人的创意,她现在就能自己设计作品,未来更是大有可为,心里坚定了追她做女朋友的决心。

俩人低着头,对着图纸修改着壶把壶嘴和壶盖的设置,竹叶采用写意的形式,夸张它的厚度,做成壶身,用绿泥。蝉用写实的手法,做到惟妙惟肖,叭在壶盖上,用黑泥制作。叶尖做成壶嘴,叶柄翘在壶身上方和竹枝相连做成壶把。俩人沉浸在创作中,不知不觉中,头越靠越近,彩云听到妈妈叫她,“哎-”她答应着,猛一抬头,嘴巴碰上了吴云根的鼻子,两朵红云顿时飞上了脸颊。“啊!什么事”

妈妈说:“在干嘛呢,他是谁呀?”

彩云连忙介绍说:“他是吴云根,取到了一块绿泥,帮我送来的。”

“阿姨好,我们正在讨论茶壶的设计。”

“你也做茶壶?跟谁学呀?”妈妈走了过来。

“他在原料总厂上班,炼泥。”彩云抢着回答。

妈妈看到了桌上的图纸,说:“这壶设计得真漂亮,你们设计的?”

彩云把头一扬说:“我设计的,漂亮吧。”

“我不信,肯定是上海美院的教授设计的,你们从美陶厂偷偷画出来的。”

“你这么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啊!真的是我设计的”

妈妈用怀疑的眼光朝吴云根看去,他赶紧点点头说:“真的是彩云设计的,刚才我们真在讨论修改。”

妈妈开心得笑了,“我立即来打模,泥料也有了,今天就开始做,还来得及参加金秋博览会。”

吴云根对着彩云说:“你忙吧,要什么泥料和我说,我帮你取,我的电话号码你记一下,保持联系。”又对着彩云妈妈说:“阿姨,我走啦,再见。”

彩云送他到门口,把自己家的电话号码告知了他,目送他骑着自行车走出了视线。

这只壶后来题名为“蝉噪林静”,果然获得了博览会金奖,并被省博物馆收藏,凭着这只壶,彩云被破格评定为工艺美术师,成了壶艺界的后起之秀。拿到职称证书那天,彩云的哥哥嫂嫂带着侄儿,姐姐姐夫带着外甥女全回家来恭贺,爸爸妈妈一整天笑得合不拢嘴,把那只壶的获奖证书用镜框装上,挂在了堂前。

晚上家里请客,邀请了老街上教她做壶的三位师傅,彩云特意叫来了吴云根。第一次见面后,两个人经常在蠡河边相会,吴云根说:“你叫顾彩云,我叫吴云根,名字里早就设定了,云根就是彩云的根据地,这是天意。”彩云一掌拍在他背上说:“不对,云根,就是跟着彩云走。”云根连忙点头,并举起了右手说“对对对,我,永远跟着彩去走。”

蠡河原先叫塘河,范蠡带着西施泛舟太湖,逃离吴国,沿着这河来到鼎山这个地方,发现这里山明水秀,鸟语花香,于是定居了下来,从此这条塘河就改名叫蠡河。范蠡看到这里有优质的陶土,当地山民却只能制作粗陋的陶罐,生活艰辛,就着手教人制陶,改造龙窑,从此就诞生了精陶、彩陶、均陶、青瓷和建筑陶瓷,人称五朵金花,紫砂壶是其中最独特的一种,是五朵金花的明珠。

他们俩沿着蠡河散步,一边说着蠡河的故事,陶瓷的历史,紫砂的传说,壶艺的发展,一边说着自己的童年趣事,未来梦想,俩人越说越投缘,成了一对恋人。

饭桌上,彩云端着酒杯,恭恭敬敬地走到每一个师傅身边敬酒,“没有师傅的教导,就没有我的今天,谢谢师傅,愿师傅身体健康。”,大家都举杯表示对师傅的敬意,彩云的父母更是兴奋,频频举杯,不断说着感谢的话。正当大家吃得高兴,喝得尽兴,彩云拉着云根的手站了起来说:“今天,我还要宣布一件喜事,我和云根恋爱了,今天算是正式公开恋情,大家祝贺吧。”

大家顿时楞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她妈妈第一个反应过来,把筷子用力朝桌上一拍,说:“胡闹,坐下,云根才多大,你多大了,快坐下吃饭。”

爸爸也放下了脸说:“小云,别有一点成绩就不知天高地厚,婚姻法规定结婚年龄,必须男二十周岁,云根结婚年龄还不到,根本担不起家庭的责任,谈什么恋爱,听话,快坐下。”

哥哥姐姐也纷纷附和父母的意见,反对他们谈恋爱。彩云和云根就这么站着,彩云说:“你们急什么,我们又不是立即结婚,是恋爱,我会等他的。”

妈妈说:“我不同意。”又说:“云根你配不上我家彩云,彩云是工艺美术师了,你有什么?没有文凭,没有财产,没有能力,不过是一个小工人,长着一张帅气的脸能当饭吃?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云根涨红了脸,眼泪含在眼眶中说:“我是什么都没有,但我爱她,我会让她幸福。”

“一无所有怎么让她幸福,你走吧,从今天开始我家不欢迎你。”妈妈用手指着门口,对着云根说。

三个师傅打着圆场说:“彩云妈别动气,年轻人就是这样,今天好了,说不定明天就分了,你越反对,他们越来劲,别当回事。彩云和云根也坐下,别惹你妈妈不高兴了,吃饭,吃饭。”

一顿庆祝饭就这样吃得不欢而散。

一起走过的日子(2)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目录

一起走过的日子(4)

一起走过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