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老师的小事

01

我妈是个老师,她的课我半节也没听过。

我们在校园里的交集,仅限于她下班来附属幼儿园接我一起坐校车回家。我们路过学院食堂前面的荷花池,她指着里面白的紫的花,跟我说这叫出淤泥而不染。

她还说埋在泥里的莲藕味道很不错。


回到家,她搞完卫生,坐在餐桌上备课,笔记本的封面是走钢丝的杂技女郎。“我在看书。你也看书好不好?这样我们就一起学习了。”

于是我摸出我们从图书馆借的简写本小说,坐在小椅子上读起来。遇到不认识的字,我便问她或者我爸。后来我学会了翻字典,就自己查。

我看的书越来越多,个子也渐渐长高,可以翻家里的书柜了。我爸我妈一人一柜,分别装着他们自己专业的课本和参考书。还有几格用来放草稿纸和墨水之类的杂物,有天我在那翻了翻,找到了几本《蜡笔小新》。真是太好看啦!

我妈发现以后大惊,然后她说其实这是她很多年前买的,因为想用有名的漫画教小孩认字。想不到内容竟如此的少儿不宜。

“居然被你发现了。”


虽然蜡笔小新的故事算是教学生涯的滑铁卢,但我们家从来不缺故事,因为我们有《今日说法》,一次不落。我妈说看这个很好,可以积累一些案例上课用。而且这节目刚好在中午播,主题曲一响就可以催我爸开饭。


其实我妈也是一本正经地指导过我的。中学政治课里那一点点关于法律的内容,是我们罕见的共通点。我更喜欢的是她闲聊里跟我说的东西:十二铜表,以牙还牙,判例法,拿破仑……在legal high还没有问世的时候,我就大概知道陪审团是怎么回事了。

在legal high问世以后,我妈吃了我的安利把它给看了。然后还看了半泽直树。好期待续集呀!咦好像跑题了。



02

都说言传身教,耳濡目染,可我和我妈真的一点不像。


她早睡早起,我修仙。

她凡事早准备,我临阵收行李写报告背稿子。

她善于赞美,我擅长吐槽。

她耐心无穷,我总是翻白眼。

她超有亲和力,我怕人。

她善于包容,我很会记仇(……也很会记单词啊)。

我真是太惭愧了。


对了我们还长得一点也不像,这真是令人恼火。我好喜欢妈妈的样子,妈妈真漂亮!所有律政剧女主角加起来都赶不上。



03

她到底教过我什么呢?


我今天去开家长会了,各科老师都来讲了讲。

看了这么多学生果然还是我女儿比较靓啊。


妞,砂糖橘很甜,吃一个!沙田柚很甜,吃一瓣!橙子很甜,吃一块!(全都酸……)


学校啊专业什么的,是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来选,后果自己承担。

我们全力支持你,安心。


不要减肥啊!!现在刚刚好!这一点点饭还叫多?啊你自己来盛吧。


星座是骗人的吧你的窝怎么这么乱?

但我不动你的东西,你自己记得收拾哈。


在家吃饭比下什么馆子都强。最好是你爸下厨。


如果喜欢上了一个人就欣赏他的优点,包容他的缺点,用心爱他珍惜他。


明天早餐吃什么?



04

这真是不可思议。朝夕相处的家人,其实有一半的生活我一无所知。讲台上的曾老师,写黑板或白板的曾老师,答疑的曾老师,监考的曾老师,教师休息室里的曾老师……我都没见过。但我知道她一定是很好的老师,因为她是超棒的母亲,教我独立、勇敢、自信、容人、吃水果,用二十多年来的每分每秒见证我成长,让我变成自己想成为的人。


“下课。”

“起立!”

“同学们再见。”


恭喜退休,我的妈妈!







↓打赏可能会用来买真的甜的砂糖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