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30)

字数 2834阅读 167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29)女神驾到



(30)三个小仙女过七夕

难道是傅雪?

听胖芸讲完,我开始确定傅雪跟我住进了同一间宿舍。本以为同是生命里有着巨大空洞的两个女孩,交换了各自心中无法向外人倾诉的秘密后,在百草园一别,定不会再见了,没想到……

“不和你男朋友过七夕?”下班后我回宿舍,胖芸不在宿舍里,吃完午饭后她被薛向宇又揪进车间上班去了,傅雪在阳台上摆弄她新买的脸盆晾衣架等生活用具,对我出现在这间宿舍没有一丝丝讶异,真符合她淡漠的性子。

“他很忙,去总部汇报工作了。”

“你不失落?”

“他工作要紧。”我淡淡的回答,其实心里有些介意,因为韩娜娜也在总部。

“真淡定。”

不知傅雪是在夸我还是笑话我,在百草园宿舍里和许尹正通电话时,一直他说话我听着,偶尔用“嗯”、“知道”等简单的字语回应他,傅雪全然竟知道我是在和男朋友打电话,为此她揶揄过我,说从未见过谈恋爱的女孩子像我一般的温吞吞性子。

上夜班的婆娘们走后,宿舍就剩下我和傅雪俩个人,可能因为之前在百草园熟络了,彼此间没那么多顾忌了,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胖芸下班回来后又惊奇又有点不服气,因为上午她在她的女神跟前献殷勤,找机会说话,傅雪都冷冷的懒得搭理她,现在我们却聊的这么投机。其实也不算投机,也有冷场的时候,但不至于接不上茬。

胖芸得知我和傅雪是在拓展训练时就认识了,也没那么气恼了。为她们互相介绍后,胖芸说话向来直爽,她问傅雪,“你皮肤明明不白,你爸妈还给你起傅雪(肤雪)的名字。”

傅雪也不生气,立刻反唇相讥,“以为都应该像你,吃得越多越好才对得起自己姓胖(庞)。”

肿芸哈哈一笑,说:“女神,我要跟你做朋友!”她向傅雪伸出了手,傅雪脸上的神情有些怪异,但眼里并没有平时的淡漠疏离之意,做了个翻白眼的表情,嘴角抽搐地笑笑,伸手去拍了拍胖芸的手当是同意了。

后来我们三个人在宿舍喝起了酒,是胖芸提议的,理由是为了庆贺认识了傅雪这么叼的女神做朋友,也为今天向她男神告白被拒绝。

我笑胖芸收获也不小嘛,没征服男神却也认识了女神。胖芸反过来取笑我,“你有男朋友又怎样,那叼毛还不是把你一个人扔这里了,和我们过七夕。”

说不过胖芸,我赶紧乖乖地闭上了嘴巴。胖芸开始打听傅雪有没有男朋友,傅雪昂首喝酒不回胖芸的话,胖芸见状悻悻地摸了摸鼻子,然后举起啤酒罐豪迈地说:“去他龟儿子的男朋友,谁说情人节一定要和男朋友一起过,我们仨女的一起过不也挺好的吗?”

大家各怀心事将酒一饮而下,后来聊的话多起来,主要还是胖芸在讲,说起这么多年来和薛向宇之间的种种琐事,偶尔拿我和许尹正打趣,我会气恼地嗔怪她一下,傅雪却始终沉默着喝酒,像棵笃定静默的树。

我们三人喝光了我床铺底下的一箱啤酒,胖芸竟还醉了,跑到狭小的阳台上往天上瞧,估计是瞧了半天,也没找着牛郎织女相会的银河鹊桥,便抓着阳台上的不锈钢防护栏喊道:“喂,牛郎啊,见到你织女妹妹了吗?我们这儿也有三个仙女呢,我是最胖的小仙女……”

喝了酒的胖芸比平时入睡的更快,我在和许尹正聊天,他给我打电话我没接,因为宿舍里已经关灯睡觉了,心里总感觉影响到别人不大好,便在微信上聊天。

许尹正对于今天没陪着我,感到特别歉意,想到他在那头拿着手机,像女人一个长吁短叹,我觉得有些好笑。

其实没什么,日子每天不都一样吗,因为有了些美丽传说,人们便赋予这天不同寻常的意义,不过都是人们自己的主观臆想,明天又不是见不到了,以后来日方长呢。

想想这话也没什么毛病,许尹正却像是受了鼓励一样,借用了句柳永的坚贞缠绵的词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许尹正问我是不是很应景,我发了个干笑的表情过去,心里想着哪里有应景嘛,明明是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相会后,又要离别之际,说出的互相鼓励对方,顺便安慰自己的话。

这时许尹正突然发过来一句——小鹿,我想和你久长时,朝朝暮暮的。

接着又用语音说了一遍。

“见到他了吗?”黑暗中我终于问了傅雪这个问题,我知道她没有睡着。

傅雪睡在胖芸的上铺,我躺在自己的床上一偏头就可以看到她,胖芸睡得沉沉的,她在上铺上却一直辗转反侧,可能跟伍天分手后一直都这样,也可能因为今夜是七夕,这个特别的日子。

“嗯。”傅雪良久后回答我,“他穿礼服的样子和我想像中一样好看。”

傅雪没去参加伍天的婚礼,她躲在酒店门口流着泪,看见穿白色礼服的伍天牵着别的女孩的手走进了婚姻殿堂,那一刻她明白了曾经带给她生命里最美好爱情的伍天,已从生命里抽离不再属于自己了。

“世间好物不牢固,彩云易散琉璃碎。”这是我入睡前听到的傅雪说的最后一句话。

工科出身的傅雪以硕士生身份进入了研发部,但人家对工作闲散得很,不想考什么H公司的IT网络认证书,下班到点了就走,可人家在试用期的培训学习成绩和每次答辩考核还是A,修改bug导师教一次就上手了,其速度之快后期预算之完善令许尹正都惊叹不已。

傅雪刚进研发部就引起了很大的骚动,虽然她总穿着一身简单的中性黑色衣裤,浓密的栗色长发高高束起,脸上的气质冰冷迷离,那些长期盯着电脑屏幕编码的IT男,悲叹自己的命运,像一辈子只能长伴一盏青灯的尼姑一样孤寂无聊时,美得惊为天人的傅雪的出现,简直是闪瞎了这群工程师的眼,他们对这位女神的追捧,比之前对韩娜娜那样有过之而无不及,却没有一位能打动女神如凌霄花般冰冷的心。

女神当然不屑主动跟我和胖芸讲起这些,是后来许尹正发现他的老乡傅雪竟跟我是室友说起的,那时我很想问他,如果没有我,他是不是也成了过江之鲫中的一尾。

不久后我和胖芸发现,女神不只是长得美身材好工作能力杠杠滴,还会跳舞会画画,不过最让胖芸佩服的五体投地的,是女神也玩英雄联盟游戏,“简直是神一样的技能和操作呀!”胖芸这样说着时眼里冒着的小星星,比以前讲起薛向宇时还闪亮。

从上次薛向宇拒绝了她亦真亦假的表白后,他们再也没一起去夜市排档上撸串串和上网吧打游戏了,薛向宇选择了留在产品线,还是经常和胖芸在车间里碰到,他很忙,每天下班后都在研究资料,想去考证。

大大咧咧的胖芸,并没有因为少了薛向宇的陪伴玩闹而觉得无聊和失落,她现在的注意力全被傅雪吸引过去了。

傅雪下班回来后,宿舍里的人还在睡觉时,她便盘腿坐在床上安静地画画,穿黑色T恤露出清瘦的手臂,黑色细密的汗毛根根矗立,常常让我觉得她身上有种接近于男子的硬朗气质的美感。

但她的画册却多是兼有写实与小写意的花鸟小动物的作品,笔墨细腻精致,背景却处理成灰蒙蒙的视觉效果,整幅画看起来静谧又略有张力,传达出似有若无的孤独与忧伤。

这让我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一些细节——从小我就喜欢研究墙壁上阴暗角落里的苔藓,在温度水份光线等环境下的变化,留心观察雨水打在玻璃上,聚集流淌而过后又突起分裂开来的情形等等。

傅雪说我们俩人内心深处,有着相似的不安的灵魂和巨大空缺,而她的生命是向外的,寻找着的,我属于向内的,克制型的。

我问傅雪,“不牢固为什么还要寻找?”

傅雪看着我的眼睛,“为了能与这个世界连结,做回更真实的自己,而小鹿你应当做的,就是打破这种克制。”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31)一键优化惹的“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