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相逢

   乔乔撑着她的茉莉碎花伞,望着阶梯外的磅礴大雨,突然记起了三年前连续失眠的第二十七天,在暗夜里的自我逃避,情绪就像投映在湖中的一轮月光,脆弱到能被一缕风破碎。

    蹙眉,摇头,最后还是走进了风雨夹杂的黄昏中。

    R市的阵雨从半月前便没有停,断断续续地添着冷意。乔乔一面伸手把一侧头发拨到耳后,一面走进了街边的烘焙店,每天下班买好第二天的早饭是习惯,顺便躲过这场雨,细软微卷的发尾沾上了细密的雨珠,倏忽又被微凉的风吹落。烘焙店里依旧开着冷气,这样的大雨,店里只有乔乔这样的常客和焦虑又无奈的躲雨的人。

   “笨蛋,你怎么还是那么喜欢红豆和黄桃,那么甜也不会腻吗?”左耳后方突然响起的顾氏问候,让乔乔拿着托盘的手微颤,心跳又不露痕迹的停了半拍,很多年没有听见这个声音了吧,然后在这个时常被大雨包围倾倒的城市里,毫无预兆地又出现了。“顾先生,好久不见啊。”乔乔微笑着接过装着红豆吐司和黄桃起酥的袋子,转头把冰冰冷的微笑延续给身后这个说好不再见的讨厌鬼。顾子然显然在几秒内适应了这样礼貌又远距离的乔乔:“好久不见,乔小姐。”斗嘴的方式还是和三年前一样,顾子然会幼稚地一直学乔乔说话,直到乔乔被逼无奈只能和好免受其烦,然后两人继续吃喝玩乐,红尘潇洒。可眼前这张脸清瘦了不少,清亮的眼眸里失去了当年的宠溺,微抿的嘴唇还有些颤抖。他已经不是那个乔乔说要去江湖,就能两人一马,仗剑天涯的顾子然了。

    出门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天气似乎更凉了一分,顾子然接过乔乔手中的伞和袋子,望着眼前行色匆匆的人群和夜幕中各种颜色的光点:“这座城市从来就不缺情绪,但它缺时间。”

    因为时间是良药,它轻描淡写地带走了所有没必要延续终生的情绪。

    但乔乔只看到他左手无名指银色的指环。​

 “我的Boss在R市有个工程,把我这个设计调来监工了,好巧碰见你”顾子然嘴角的酒窝里溢满了笑意,“你不该请我吃个饭吗,大主编?”乔乔忍不住白眼:“要审稿,没空。”“我保证10分钟吃完。”“我不饿,不想吃饭。”“但我饿啊,忙了一天没有吃饭,小气!”乔乔面对眼前委屈的眼神,想要忽略,但莫名想着顾子然有没有变了口味:“你……”“好了我原谅你了,牛肉汤面谢谢。”还是和以前一样耍赖无人能敌。乔乔看着已经顾自向前的背影,气的大叫:“谁答应请了,顾子然你这个自恋狂。”

    乔乔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10点了,新闻专业毕业后留在R市写稿投稿,三年时间的沉淀,乔乔从一个撰稿人成了资深编辑。现在面对一大堆需要审核定稿的邮件,突然没有了继续工作的兴趣。随意披上一条宽大的围巾,乔乔双手托着下巴,倚在阳台栏杆上,抬头看见了雨后云散夜幕中璀璨的星光,美不过那时顾子然的烟花。

     R大学五号楼的天台是乔乔从来没敢去的地方,每个大学总有一两个神秘传说,让学生受尽好奇心折磨又不敢上楼一探究竟。乔乔不敢,顾子然可以。不巧在一次打赌中输给了顾子然,乔乔只能跟着顾子然上了顶楼天台。五号楼算是旧校区的一栋废楼,大门被拆了一半,勉强容两个人进去,空旷的楼层阴暗潮湿,角落里杂乱无章地堆放着还没有搬离的课桌椅,墙面上的各种人像涂鸦在昏暗的灯光下露出狰狞的面孔。“乔乔你看,他在笑。”顾子然打着手电照向最大的涂鸦脸,一脸诡异的笑容让乔乔毛骨悚然。“我们回去吧,传说也许是真的呢。”乔乔拉着顾子然的衣服,都快哭了。“可是你打赌输了呀,没办法咯。”夏季的热潮在夜晚也未消散,可乔乔却觉得脊背发凉,这什么好兄弟啊,明明知道我连恐怖片都不敢看,赌注竟然是上天台。电梯已经停用很久了,按钮上积满了油腻的灰尘。“乔乔,爬楼梯太无聊了我给你讲故事,传说五号楼原来是给R大的医学生做解剖实验的,尸体都浸在地下室的尸池里,有时整层楼都弥漫着福尔马林的味道,若有若无,时浓时淡,这个电梯也是用来运载尸体的,各层的按钮上都布满了油腻的脂水,后来医学院搬去了另外校区,这里便废弃了,但是迟迟不拆,久而久之,就没人敢来了……”“停!顾子然,我还不如无聊着呢,老师给你布置的作业太少了吗?”顾子然看着身侧乔乔紧张的小脸,突然笑出了声:“因为我是可爱的学霸啊。”

    乔乔,不管以后怎么样,顾子然他在那个瞬间想过要一直保护你,可后来你因他而起的委屈,好多人都相信那并不是他的本意。

    世界安静的只剩下两个人的脚步声和不同频率清浅的呼吸声,天台的那扇破旧木门被推开,扬起的灰尘被顾子然挡在了身后。天台却是意外的干净,月光洒落下来,照在斑驳老墙上,投映出对面高楼的影像。顾子然递给乔乔一封信:“我觉得我们应该在这儿看场烟火。”

    三年后乔乔倚着阳台的栏杆,想起那场突然而至的烟火,还是轻笑出了声。绚烂如夏花,奋不顾身地在夜幕中绽放,须臾的光亮照在乔乔和顾子然微红的脸庞,此刻必须情深似海。

    顾子然谢谢你,你是年少的欢喜,这句话倒过来也是你。

    但是顾子然,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也会喜欢我吗。

    乔乔没有问顾子然那晚是谁放的烟花,没有问信里的内容算不算表白,没有问他被自己沉默着爱了一场,怎么选择了和其他人共度余生。很多事情乔乔都没有问,包括怎么才能忘了顾子然,成功戒了这场瘾。

    三年前顾子然和乔乔说他喜欢上了一个人,乔乔才明白并不是每一场喜欢都能圆满收场,她喜欢顾子然这件事,就像失明前看过彩虹,极光和海洋。情愿浪费一整个世纪来忘记你,也希望你过得好,才不辜负我的不打扰。

    一别经年再遇见你不是我刻意,只是一场不痛不痒的意外,就像《诗经·唐风》里所说:“旧人不覆,良人未归,墨染锦年,物是人非。”  乔乔最后扔了那封信,信里只有一句话——谢谢你给我的爱。

    不知道顾先生在谢谢谁给的爱,但有人爱他总是好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