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句话

0.384字数 3301阅读 200

八6班

张韵雯

欢喜荡漾在眼角,流淌在眉梢,而后在整个脸庞上铺排开来,鱼尾纹草不淡,岁月磨不灭。“你是春日的欢喜,喜欢有你的春日。”是一句最深情的告白。

明媚温暖的春日,数以亿计朵金灿灿的笑靥,打量着一对老夫妻,好像分隔多年的好友重逢,勿须再多说一言半语,彼此都已明白;大片大片象征着春天的油菜花们几近泛滥了,在眉目间,在不经意间嬉笑着,追逐着,打闹着,两人的眼角充满甜甜的笑意。老人每一道皱纹里都蒧着宠爱,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涌出。

“你是春日的欢喜。”

“喜欢有你的春日。”

那一句话此刻浮现在我的眼前。阳光下,金色的花,美丽的笑容,都化为了最长情的承诺。

袁远

浩瀚的银河,璀璨的星宇。命中注定的缘分,让我在茫茫宇宙中邂逅了他。他的出现,似一道光,为我指明了前进的方向,给予了我前进的动力。

他是千年关家喻户晓的兵仙,初汉三杰之最的韩信。

午夜梦回,见到的是他那身着银甲红袍、手持佩剑、傲立于将军台上,头望天空。

整个军营充斥着沉闷的气息,天是黑的,地是黑的,连人也是黑的。一阵狂风呼啸而过,众将士眼中满是敬畏之色。

只听他一声慷慨激昂如同宣誓般的豪言壮语:“吾必将率汝等助刘公取得天下!”

黑夜中,我拿起炽热长剑,奋不顾身地与黑暗决一死战,只为守护他。

无数个漫漫长夜,我独自在月光下遥望远方,满脑子都是他那慷慨的话语,彻夜难眠。

这千年的守护,千年的思念,千年的等待,只为完成你那句誓言。


刘欢欢

“唱的什么东西,谁听得懂?”……

深巷中搭起的古铜色戏台,戏台边挂着蝇环绕的煤油灯,踩在吱呀吱呀的木板上提着绢花水袖的戏子……这些景致,想必历史悠久了。老胡同的黛瓦白墙上,留下了斑驳的印迹。

年幼的我兴致勃勃地来到戏台,一走近,便听见古朴的京腔,曲调时而如小溪潺潺般轻缓,时而如波涛澎湃般高昂,声音抑扬顿挫,铿锵有力。水袖轻拂,身影好婀娜多姿,似天仙下凡。只是,别人好象与我感受不同,他们纷纷离开,走时还不忘说:“唱的什么东西,谁听得懂?”我皱眉,为他们说的话感到羞愧。

京剧是中国物质文化之一,其中经历了历史的变迁,才精炼到如今的呈现效果,可他们却丝毫不为之自豪,甚至诋毁。从古至今传承下来的都是经典,都是我们应该为之付诸努力,保持下去的。


彭雨杰

两脚踩得飞快,桥上的叶子被风吹得晃动,两个轮子你追我赶,向前飞驰着。每每这时,隔壁的年近古稀的奶奶便会喊我一声“慢一点”,顺着风飘散入我的耳畔,很快又从另一只耳朵出去。

我总是骑得飞快,她总是一声声喊着,她这一句话喊了数年,我也听了数万遍。

但物是人非,车还在,老奶奶却不在了。她的那一句话只能成为回忆。我通过桥边时总会想起她,慢慢停下车,应了她那一句话,我对她充满了怀念。

“慢一点”的声音在空中消散,在风的追求下愈走愈远,向着远方飞去。那空中的白云也许有那句话的踪迹。那一句话永存心中,永存怀恋。


江莉青

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冬去春来,老槐树生长得愈加挺拔葱茏。同老槐树一起生长的,还有爷爷那种子般的智慧叮咛:“志当存高远,路自脚下行。”它在我的心中生根拔茎,舒枝展叶,伴随着我不断成长,脚踏实地追求自己的梦想。

童年的午后,顽皮好动的我将目光投向了院子里的那棵槐树。我望着树顶,豪情万丈,不顾脚下险峻的路势,双脚胡乱踩着,结果没出两步就摔了个底朝天。闻声赶来的爷爷得知事情原委后,鼓励我再来一次,并在一旁当起了指导员。我再度起身,然而很快就被爷爷喊住了:“孩子,别老望着树顶,踩稳脚下,一步一步踩稳了,再往上走。”我不听爷爷劝阻,一意孤行,结果再次狠狠地跌了下来。

再次重拾信心,终于,我到达了树顶。夕阳的光辉在瞬间洒满了全身,我惬意地靠在树干上,爷爷的话似乎还在那浓密的绿叶间回响。原来,只要脚踏实地就能实现那看似遥不可及的目标。


八10班

潘可

白烟袅袅缭绕牌匾,指下清苟悠然漂浮落英,千年古树的茶梗一茬一茬淀入盏底,我望得他鹤发童颜不见愁,一杯茶里是天光云影,人生百味。

我有幸被邀请入大师家品茶,一入堂,文墨之息浓郁地扑面而来,活水自源头叮咚潺潺,宣纸上铺陈开遒劲毛笔字,神圣庄严自不必多言。我紧张地落座,大师轻笑示意,用长瓶取出凤凰单枞,旋转入已烫过的紫砂壶中,随后以匙拨茶入口。煮沸的清泉粼粼荡荡注入,至泡沫溢出。壶中茶形壮实而卷曲,随水浪上下翻滚,叶子浅黄带微绿,汤色鎦金莹澈,香气清长,宛若珠宝沥出的精魂琼浆,却无烟火杂气。

他提壶逆行转圈,至七分满。微敛首轻捻瓷沿,养生起身躬腰,伸长手臂递与长案对面的我。我惊愕,他竟对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礼数至此!赶忙谢过接杯,细啜一口,两腋清风似要将我带上蓬莱,芬芳清和流经唇齿,淌入心湖,荡涤肺腑。这时,大师捋着花白胡子笑言:“用心感触。”

我不发一语,轻拢眸,已有泪光在薄睑下凝聚。是的,用心感触,文人墨客的正气,待客虔诚的心意,茶味,情味,一一皆惊心动魄。

用心感触,涣涣大道,便容我驰骋。


江莉成

“耶路撒冷有面哭墙。”

我曾听过年长博学的前辈如此说着,他的神情充斥着憧憬、仰慕。于是我不可避免地开始幻想着:在地域遥远的中东,静默地矗立着座静穆、严峻的“圣城”。形形色色的人脸上带着哀恸,他们或垂首伫立,或轻抚墙面。徘徊不去的祈祷者们口中念念有词,低声诵背着,甚至有的将写着夙愿的纸箱塞入墙中缝隙。他们渴望着他们所信仰的神聆听并降下仁慈的宽慰。

我听见无数低沉的声音蕴藏着悲苦在耳畔萦绕,我仿佛看见那残损高大的哭墙屹立在我的眼前,携着历史的沧桑与耻辱。有火光在燃烧,刺耳的惨哭混杂着兵器的轰鸣,在我耳畔炸裂。那依旧挺立的墙在猩红的火舌中显得分外沉重。

“耶路撒冷有座哭墙,沉重而悲恸。”

耶路撒冷的哭声。


宋月月

我去过幽美寂然的桂林,去过热情似火的海南,去过高耸巍峨的黄山,还去过……

旅途中,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似乎是:“你来晚了……”

因为这句话,我知道了,如果我去年来,就会遇见多年难遇的漫天飞雪;如果,我早一个月来,就能够遨游漫山的山茶花,或者,我早一个星期来,就能够狂欢于某个节日举行的庙会;又或是,早一天来,我便能乘着热气球翱翔于碧海蓝天之中。

每每听闻这句话,心底总会涌出酸酸的液体,随即又会埋怨自己,为何不早些来,但这句话听多了,便也释怀了。

后来也就明白了,这些错过的事情并不是上天送给人们的,遇到了,就运气;遇不到,是应当的。

如此想来,那些迷醉的景,欢乐的事,错过便错过了。虽留有遗憾,可人生不就是充满遗憾吗?既然如此,那么,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错过呢?

杜宇涵

那一句话 ,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奔赴古城温暖的光,如悄然绽放的紫罗兰,幽香袭人,感动着我,激励着我。

徘徊于街边一角,脑海中一次次重播着那一幕……

清风呼啸,微风伴随着老师踏入了教室。近日的我们,懒惰颓废,无所事事,不求上进。老师的眼中充满无奈:“比你们优秀的人还在比你们更加努力,你们又有什么资格放纵自己呢?”平静的心湖,荡起了圈圈涟漪。

老师的一语惊醒了此刻昏昏欲睡的梦中人,我开始醒悟,开始懊悔,开始改变。

那句话像燕在梁间呢喃,是爱,是暖,是希望,是人间的四月天!

有花一朵,清扬婉兮;有话一句,诲人不倦!

卜静

一曲京调,唱尽悲欢离合;一袭长袍,漫卷俗世红尘。京剧,唱的是情,演的是魂,那一张张红艳的脸,在辉煌的灯光下,已然闪光了无数年。

京剧,这一中华民族孕育而出的国粹,恰似一朵绽放在华夏大地上的玉簪花,以它独特的美,惊艳世人。

记得那年暑假,爷爷带我去领略了一番京剧国粹的魅力。

当锣鼓声响彻在明亮的戏台周围时,戏剧演员们便伴随着锣声一个个粉墨登场。气质清秀的小生,形如镜花水月的小旦,浓墨重彩的净角,黑眼白脸的小丑,形态各异。尤其是那花旦,她那传情的眉目楚楚动人,举止恰似那宛在水中央的佳人。她于高台之上挥舞着清白的衣襟,如此优雅,如此凄美,将古代闺秀的娴静刻画得淋漓尽致。这形将内外之美结合于一体,触动心弦。

一曲《霸王别姬》,让人潸然泪下;一曲《穆桂英挂帅》,让人不禁精神抖擞。这,就是京剧之声的美。

“唉,可惜喽,现在没有多少人乐意听这京剧了。”看着看着,在锣与鼓伴奏的交响下,爷爷发出感慨。

那一句话,道尽了万千心酸,中华体统文化的存在已岌岌可危,何去何从让我担忧。

那一句话,道尽了沧桑与怀念。